2022世界盃:烏拉圭飲恨——球證與VAR

2022世界盃:烏拉圭飲恨——球證與VAR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VAR(視頻助理裁判)的出現令人以為不同賽事的尺度會較一致,但這顯然沒有發生。

球證與VAR

賽後卡雲尼(Cavani)等人立即圍堵球證,大概是因為下半場有兩個疑似十二碼沒有判罰。需要主裁判看影片的那一球,似乎加納球員是鞋釘踢到皮球。而卡雲尼被Alidu Seidu撞跌的一球,我覺得是那些可判與可不判之間的灰色地帶。但我又想起了基斯坦奴朗拿度(C. Ronaldo)對加納博得的那個十二碼。如果當日那個可以是十二碼,這個更應該判罰。VAR(視頻助理裁判)的出現令人以為不同賽事的尺度會較一致,但這顯然沒有發生。因此,烏拉圭不應該怪罪於今場的球證。但上半場的球證,烏拉圭是有理由將他當成出局罪魁禍首。

最後烏拉圭因得球不如韓國出局,其中一個原因是烏拉圭對葡萄牙輸了零比二。而葡萄牙那個十二碼,是源於占美利斯(Jose Gimenez)飛剷時,對方的傳送碰到他支撐著身體的手。而IFAB自己的指引也提過,如果移向或者在地上的手是用來支撐身體,是不需判手球的。那個十二碼是迄今為止今屆賽事最不明不白的一個。

RTSDQYEG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兩難的部署

同組同時間作賽爭出線權,往往令球隊部署艱難。日前波蘭落後兩球後放棄進攻,將希望全賭在沙地阿拉伯不會再被墨西哥攻入第三球,結果賭對了。今天半場時烏拉圭兩球領先,又得悉韓國半場跟葡萄牙踢成一比一。如果烏拉圭能贏三球,則就算韓國小勝一球,烏拉圭也可出線。但假使因為力爭第三球而後防空虛被追平,卻肯定出局。賽後可以抱怨烏拉圭下半場踢得偏向保守,但也只是事後孔明。

這些情況也要看臨場對手的態度。加納似乎踢至補時還有意慾追平求出線,所以有幾分鐘兩邊互相對攻,場面開放。烏拉圭是有足夠機會爭到第三球的,但不是被救出就是把握力欠佳。那邊廂孫興慜無疑顯出身價,但烏拉圭球迷翻看影片時可能會質疑:為何葡萄牙那角球要空群而出,使孫興慜可以長驅直進?

RTSDQWO5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迪亞拉斯卡達(Giorgian de Arrascaeta)

最後烏拉圭在今屆決賽週的兩個入球,由迪亞拉斯卡達包辦。此子在費林明高實在是「踢到曉飛」,但到第三場分組賽始獲委以正選。他以入球和傳送功夫說明了,他應該在之前兩場得到更到更多的機會。當然問題是烏拉圭的佈陣要先考慮前線兩老的使用。而迪亞拉斯卡達那種喜歡四處走動的踢法,確又不易融入既有體系。

RTSDQTZG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標題為「就烏拉圭飲恨的三點觀察」;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運動公社Facebook專頁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