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破德國、西班牙兩大強權,日本隊如何在29年後將「杜哈悲劇」化作歡喜?

連破德國、西班牙兩大強權,日本隊如何在29年後將「杜哈悲劇」化作歡喜?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本屆世足連破德國、西班牙之後,足球成了日本國民新精神食糧。1993年曾經在卡達杜哈丟掉世足出賽權的日本隊,從哪裡跌倒從哪裡站起來,29年後在同一個城市成為一支勁旅。這個成果背後有什麼故事?

文:鄭仲嵐

「Nippon!」、「Nippon!」12月2日清晨,位在日本東京都鬧區澀谷街頭,歡呼聲不絕於耳。

日本足球迷們,此時簇擁在觀光聖地的大十字路口前,不斷舉手高唱日本國名,並給予大聲拍手。等到綠燈亮起時,不少球迷衝向十字路口中央又跳又唱,因為這天的世界盃足球賽,日本代表隊在下半場後來居上,最後以2比1踢倒足球強權西班牙,以小組第一之姿進軍16強。

包含日本此前在小組賽首戰,面對拿過四屆冠軍的德國,也是以下半場後來居上連進兩球逆轉贏球,讓日本隊的韌性被許多球迷嘉許。原先位於死亡之組的日本,被認為一定會被小組淘汰,結果卻讓許多人跌破眼鏡,縱使中間輸給哥斯大黎加一場,但是踢贏兩個強國,仍是瑕不掩瑜。

日本隊的球衣,在贏下兩場後也是供不應求,不僅日本各地球衣專門店掛出「售鑿」的牌子,根據日媒在杜哈當地的現地調查,不少國外球迷也「跨國加油」,開始買起日本隊球衣。英國《每日郵報》獨自調查,也顯示日本球衣是現在最受歡迎的球衣,日本隊的好成績,也無形間替他們帶來大量國外商機。

走在大街上,許多店家也貼出標語,祝賀日本的好成績。根據日本第一經濟研究所試算,單單是國內的經濟效果,就能達到163億日圓左右(約1.2億美金),其中飲食業更有52億日圓規模(約3900萬美金),無疑是替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後的經濟注入一池春水;在10月開放觀光客後,經濟再下一劑猛藥。

政治家之間的新語彙

不單是世足對經濟復甦帶來正面影響,對政治界亦同,在世足比賽期間,許多政治家也對日本的好成績表示祝賀,包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立刻致電總教練森保一祝賀,面對記者團時更難掩興奮表示「給了日本國民勇氣與元氣!我衷心感念這些勝利」,還在推特上上傳自己打電話祝賀的模樣。

不僅是岸田本人,包括外務大臣林芳正、以及其他政治家等,都第一時間表達自己對賽事的祝賀。森保一則是表示「能給日本全體國民勇氣與元氣我當然是非常高興。更重要的是能做到這些事(獲勝)。」

除了日本外,韓國也在次日的比賽中以2比1踢倒葡萄牙,進軍16強賽事。日、韓兩國紛紛在這屆世足賽中闖出好成績,也讓亞洲的中國、台灣、香港、星馬泰等國高度關注,昔日被認為是「進補用」的亞洲球隊,如今也踢出自身的價值。

日本過去從未踢過世足賽八強,這一屆世足賽也被認為是「絕佳機會」。森保一則說「要給大家看看新的景色」,面對八強戰的強敵克羅埃西亞,能夠突破的話,對於日本來說都是新的歷史,過去歷史上六度挑戰世足賽,僅有三次踢進16強的日本,劍指更高的目標。

從杜哈的悲劇到歡喜

不過話說如此,日本的足球在過去幾年仍是命運多舛。早先在1993年,日本就在卡達的杜哈爭取過1994年世足賽的最後出賽權。當時日本對上伊拉克,只要贏球就可以晉級世足賽,怎奈卻在最後一刻91分時被伊拉克追平,最後以平手局面收場,日本隊最後一刻丟失晉級機會,被日本媒體廣稱「杜哈悲劇」。

日本在1998年首度踢進世界盃,並首度在2002年與韓國共同主辦世界盃時踢進16強,不過當時日本足球實力仍差距一流足球國家甚遠,面對南美、歐洲等國等比賽多數都以輸球收場。卡達世足賽前,總成績僅為5勝11敗5和,不算太好。

特別是2018年的世足賽,日本雖然一度踢進16強,仍是在該場比賽半場領先比利時2球後,下半場被連追三球,其中最後一球更是在傷停補時最後階段,以10幾秒的速度被對手比利時絕殺,最後2比3飲恨出局。當時在澀谷街頭,不少球迷無法接受出局事實,一度癱軟坐在地上,哭成淚人兒。

而在2022年現在,日本再度回到當初1993年無法晉級的命運之地卡達杜哈。而總教練森保一,當年就是「杜哈悲劇」時的先發球員,結果奇蹟似的,森保帶領日本足球隊擊敗德國與西班牙,將「杜哈悲劇化作歡喜」。森保後來對媒體表示,「在對戰西班牙比賽的最後一分鐘,我想起當年我在杜哈踢球的樣子」,表達諸多感嘆。

日足球改革潛移默化

這十幾年來,日本足球有著大幅進步。自從1993年成立職業聯賽J聯賽以來,日本職業足球不斷深化與在地的連結,並且陸續設立第二級、第三級聯賽,要求在地企業要有回饋當地足球發展。不少球員與經紀公司也相繼將球員送到國外踢球,其中旅德國聯賽的球員佔最大宗,因此這次踢贏德國,被認為是長年熟悉德國球風的結果。

不只是旅德國,其他包括旅法國、西班牙、英格蘭、蘇格蘭、甚至瑞士、比利時、塞爾維亞等歐洲國家,都有不少日本球員活躍,根據粗估至少有80多位左右,加上日本國內成熟的聯賽體系,要選出菁英已非難事。假若德國隊是拜仁慕尼黑,那日本隊也有法蘭克福的強度,要一較高下或許仍佔劣勢,但仍是有其機會。

根據日本足球協會(JFA)統計,1980當年登記有案的足球俱樂部有12958間,到了2021年已經突破26596間,成長超過一倍。長年推廣足球運動,與社區、地方結合,讓足球運動被視為是家庭成員之間的連結、與當地社會的聯繫,就跟歐美國家一樣,深入當地後成為自然生活的一部分。

在西班牙戰中踢進致勝第二球的三笘薰,過去也是當地社區球隊出身,與這次日本國腳田中碧同為小學球員,如今一同攜手踢進世足賽,蔚為佳話。如同漫畫《足球小將翼》那般,小學同學最後成為國家隊先發隊友,當年日本漫畫情節在世足賽場持續發生,無論日本成績最後如何,都在這屆世足賽中寫下一頁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