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流浪之月》與《碳變》:愛倫坡的黑暗、瘋狂與變態,與歧異孤獨者同行

《Wednesday》、《流浪之月》與《碳變》:愛倫坡的黑暗、瘋狂與變態,與歧異孤獨者同行
圖片來源:劇集《Wednesday》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大多只記得愛倫坡的恐怖小說,如《黑貓》(The Black Cat)、《莫爾格街兇殺案》(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等。其實在他早年的文學生涯,以詩人自許,晚年名作The Raven更震撼文壇,影響後世影集,愛倫坡必有烏鴉相伴。

文:戈登探長(德尼思化創辦人,希望讓文藝更加貼地)

黑暗、瘋狂、變態,愛倫坡(Edgar Allan Poe)給予世人的形象。近日火紅的美國劇集《Wednesday》 ,奈落學院內設愛倫坡雕像,作為學院的象徵,皆因他是異類的代表,文如其人。

又像日本電影《流浪之月》,引用詩歌,愛倫坡的Alone隱喻禁忌愛戀關係;科幻美劇《碳變》 AI旅館化身文人,取其天才博學,有如烏鴉的藝術形象。

我們大多只記得愛倫坡的恐怖小說,如《黑貓》(The Black Cat)、《莫爾格街兇殺案》(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等。其實在他早年的文學生涯,以詩人自許,晚年名作The Raven更震撼文壇,影響後世影集,愛倫坡必有烏鴉相伴。

0_GsNm9us612_vlJlA
圖片來源:劇集《碳變》截圖

愛倫坡和Wednesday Addams相似,衣著灰沉,不喜花巧,自小與眾不同。他們之能吸引世人,魅力在於顛覆,看出世界的眾多可能,迥異主流之美。

“Alone” by Edgar Allan Poe 曹明倫譯

從童年時起我就一直與別人
不一樣 — — 我看待世間的事情
與眾不同 — — 我從來就不能
從一個尋常的春天獲得激情 — —
我從不曾從這同一個源泉
得到憂傷 — — 我也不能呼喚
我的心為這同一韻調開懷 — —
而我愛的一切 — — 我獨自去愛 — —
於是 — — 在我的童年 — — 在我的
風雨人生的黎明 — — 我獲得,
從每一種善良與邪惡的深處,
那種神秘:它仍然把我束縛 — —
從湍湍急流,或粼粼飛泉 — —
從山頂那血紅的峭壁之巔 — —
從那輪繞著我旋轉的太陽
當沐浴著它秋日裡的金光 — —
從橫空閃動的銀線飛火
當它從我身旁一閃而過 — —
從狂飄暴雨,從霹靂雷霆 — —
從在我眼裡千變萬化的積雲
(當整個天空一片湛藍)
它變成魔鬼在我眼前 — —

在愛倫坡二十歲的詩作,生前未刊、從未命名的無題詩,如今被稱為《孤獨》。Alone or Untitled ,是他的最佳寫照。這首少年自白,體現了愛倫坡的世界。

詩作語言淺白,難讀在經驗的差異。愛倫坡開首即談自己童年的變態,看世間種種事情,都和別人視角不一,就像配戴了太陽眼鏡,先天內置超常。

因此,千百年來古典詩學的「春」,古今中外都被視為激情、動人之生機,在這首孤獨之詩,展現違背的叛逆,無法從同一個源泉感到正常的喜與哀。

Edgar Allan Poe, drawing on isolated white background for print and web. Illustration, calligraphy for the interior. Painting graffiti on the wall. Design for a book or a collection of short stories.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這種世界觀如何形塑?或與生平有關。愛倫坡自幼遭父親遺棄,其母早逝,曾和少女私訂婚約,因家長反對告終。日後嗜賭酗酒,甚至有傳死於酒精中毒。

但在詩人回首,四十分之二十的一生,「風雨人生的黎明」,在他的童年,愛倫坡的孤獨是:他只能獨自去愛,不能判斷善、惡,受人世種種束縛。

異類活於常人社會,難免備受排斥。詩歌諸種華麗象徵,急流、飛泉,至太陽、金光等,都是紛擾折磨不斷阻撓視線。變態者面對人世的困境,暴雨雷霆。

詩人的結句一語兩義, heaven是天堂,也是天空,洞破幻象的藍。直面現實的魔鬼,是成長的覺悟,唯有認清自我,才懂得自己的價值。

主流和異端之別,到底誰能決定?早慧的愛倫坡從悲苦看清殘酷,以極工整的格式,表達其孤獨內心,成為後世無數歧異者的,同路人。

Screenshot_2022-12-05_at_4_16_26_PM
圖片來源:電影《流浪之月》海報

“Alone” by Edgar Allan Poe

From childhood’s hour I have not been
As others were — I have not seen
As others saw — I could not bring
My passions from a common spring —
From the same source I have not taken
My sorrow — I could not awaken
My heart to joy at the same tone
And all I lov’d —
I lov’d alone
Then — in my childhood — in the dawn
Of a most stormy life — was drawn
From ev’ry depth of good and ill
The mystery which binds me still —
From the torrent, or the fountain —
From the red cliff of the mountain —
From the sun that ’round me roll’d
In its autumn tint of gold —
From the lightning in the sky
As it pass’d me flying by —
From the thunder, and the storm —
And the cloud that took the form
(When the rest of Heaven was blue)
Of a demon in my view —

文章獲授權轉載,原文可見於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