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沒有人想交作業》導演吳維緯:許多白爛笑話其實是直男們習慣的生活方式,不一定真有惡意

【專訪】《沒有人想交作業》導演吳維緯:許多白爛笑話其實是直男們習慣的生活方式,不一定真有惡意
身為女性卻執導了一齣純大叔劇《沒有人想交作業》,吳維緯笑談跟這些大叔的相處過程既笑鬧又愉快,完全沒有性別帶來的鴻溝|Photo Credit: © 趙珮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吳維緯在擔任劇場版導演之前,也曾是讀劇版的台下觀眾。身為一位生理女性,她在兩次觀看演出的時候,都會在觀眾席想像,同一情境下,將性別調換後的可能性;同樣是「交作業」,許多女生採用直球對決,跟閨密約個下午茶,就能將心事嘩啦啦地全倒出來。可男生似乎就不同了,處在理當成熟的歲數,就更不能被人家發現自己內心的小男孩,於是,只能高高地建起一座堡壘,將自己放在其中,既是武裝、亦是囚籠。

文:Peggy Sha

要知道一齣劇究竟在演些什麼,把劇名讀過一次大概就能掌握精華,《沒有人想交作業》就是這樣一部帶我們直面難題的作品。

這份作業,既是代表大叔們的中年危機,卻又不僅僅是中年危機。人生四十,本應不再困惑,卻又好像卡在了一個最尷尬的時期。故事中,定期相聚的大叔們各懷秘密,說好的聚會也總是湊不齊,直到終於要踏上之前約定好的旅行,才不得不面對一直逃避的內心議題。

學校作業好交,人生課題難答

不只大叔,這世界上大概沒什麼人喜歡交作業;然而,交作業這件事,可不是你想躲就躲得掉的。寒假作業、暑假作業,除了校園生活中那些有形的作業,每個人身上,也都或多或少背負著一些獨特的隱形作業:符合爸媽的期望、跟上同儕的步伐,達到自己的要求……一項又一項無盡的功課,偶爾還會給人一種錯覺,以為離開了學校就能不用再面對。

然而,進入社會後,我們仍然在追尋一份好看的成績單,找好工作、加薪、升職,然後呢?爬到了一定的位置後,大叔們似乎再也逃不開導演吳維緯口中那句犀利的拷問:「這些作業到底是誰給我們的?」

劇本之中,每個大叔性格各異,有神秘系大叔、潮流系大叔,觀眾不必非得把自己套入其中,吳維緯想要做的,其實是透過這些大叔的故事打造一個破口,能讓人停下來想想,接下來在人生這條路上,還能、還要追求些什麼?我們努力交出的這一份作業,又究竟是為誰而寫?

高高的堡壘中,大叔也有溫柔心?

吳維緯在擔任劇場版導演之前,也曾是讀劇版的台下觀眾。身為一位生理女性,她在兩次觀看演出的時候,都會在觀眾席想像,同一情境下,將性別調換後的可能性;同樣是「交作業」,許多女生採用直球對決,跟閨密約個下午茶,就能將心事嘩啦啦地全倒出來。可男生似乎就不同了,處在理當成熟的歲數,就更不能被人家發現自己內心的小男孩,於是,只能高高地建起一座堡壘,將自己放在其中,既是武裝、亦是囚籠。

談起當時看戲的感受,吳維緯說,明明劇中笑點密集,但走出四四南村的劇場時,卻有一種落寞感,看著夕陽西下,在燦爛的笑鬧中,藏著難以言說的孤寂。當時的她,轉頭看見了矗立的101大樓,忽然便明白了什麼。這些大叔,彷彿就是那樣的建築,一直嘗試成為最好、最高的存在,卻也因此再也無法倒下、無法被接住,而那股說不明的唏噓感,正是由此而來。

就在這個瞬間,吳維緯體會到,她想呈現的風景應該是由下往上看的,不再描述高高在上且了不起的成就,而是轉換角度,說出關於這些臭男人們的另一個觀點。

1_oi3U5SpShNziTTy-pS114g
Photo Credit: © 春河劇團提供
對於吳維緯來說,40代的大叔就像101大樓一般,在追尋成為完美存在的同時,也忘記如何宣洩與被承接。圖為讀劇版劇照

幹話連發當武裝,大叔原來很徬徨?

這次製作劇場版的過程中,大部分演員都是吳維緯曾合作過的對象,彼此也十分熟悉。在她眼中,這些演員就像是彼得潘,喜歡鬧、喜歡笑,而她總是接納著演員們拋出來的內容,「因為太好笑了!」再看著彼得潘們考慮現實,慢慢丟下不夠有趣的那些part。

或許正因為在劇場的環境中充滿了這些彼得潘,吳維緯對於大叔們的各種「直男笑話」也多了一份理解,她知道,許多白爛笑話其實是直男們習慣的生活方式,不一定真有惡意。

就她自己的觀察,許多男性可以說幹話、也可以討論事件,卻無法討論自己,彷彿永遠隔著一層紗,無法真正下定決心,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模樣。吳維緯以之前曾為戲舉辦的「大叔心事徵集」活動為例,說當時徵集到的心事都並非真正來自大叔,而是大叔身邊的男男女女;可見,要說出心事,對於大叔而言,就是如此困難。

吳維緯補充道,類似的困境其實不僅僅存在於男人身上,許多女人在相似的年齡時,也同樣需要思考自己對朋友可以傾訴多少、保留多少,這些作業,其實是所有人共同的課題。

讀劇版看不夠的故事,劇場版要說得更完整

那麼,究竟該如何撬開大叔們好不容易建起的堡壘呢?首先,酒絕對是個重點。吳維緯看過太多劇場背景的男生,人生似乎永遠都在「扮演」著什麼,唯有在慶功宴或朋友聚會時,才能在酒精催化下,吐出一些真心話。原本的讀劇版中,就有這樣酒後吐真言的重要情節,搬到劇場版,導演則堆起滿滿的酒箱,讓你好好聽一聽大叔們的心裡話。

不同於之前讀劇版主要是透過口語敘述來描繪情境,節奏好玩又輕快,吳維緯在設計劇場版時,採用了更多象徵,讓意象更顯豐滿,整體而言也較為深沉。

為了完整地呈現出角色的深度與厚度,吳維緯也做了不少功課,不僅細細梳理出角色線條、企圖理解每一句台詞背後的動機,更深入鑽研角色間的關係,讓劇情邏輯更加流暢。

吳維緯笑說,與演員們排戲時的走位可說是「戰略走位」,就像是打籃球時的攻防,演員彼此間需要不斷預測並因應彼此的走位來變化,而每一個出場的方向與站定的位置,都有其意義,再搭配上劇場布景的設計,想必將帶來與讀劇版完全不同的體驗。

1_cCJ3aCZ0pZ43LHY8E-ZNEw
Photo Credit: © 春河劇團提供
排練的過程就像在打籃球,吳維緯笑說需要去思考、預判每個演員的想法,搭配布景,引導演員做出最自然的效果

這次的作業是什麼?填空題由你來答

至於這部戲究竟想要帶給觀眾什麼?吳維緯直言,自己不希望觀眾帶些什麼走,「如果真的是看到心有戚戚焉的話,那(感受到的)是你自己。」這部戲不講大道理、沒有標準答案,每個人在這部作品中,能看見的,不過是自己的內心,畢竟交作業這回事,說到頭來也只能是自己的事情。

如果真要說有什麼提醒,吳維緯決定為各位出一份最重要的作業:「把身邊的人帶進來看戲,再帶著自己走。」這份作業,不只要出給大叔,更要派給廣大的女性;無論你是20歲的花樣少女、30歲的職場菁英還是擁有40歲的成熟風韻,都請將身邊的大叔拽進劇場,來聽聽笑話,順便感受羊毛衫樂隊(The Cardigans)、野人花園(Savage Garden)等等90年代回憶殺。最後,如果這部戲真能擊中你的內心,那不妨再與好友去附近的酒吧,來場不醉不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