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共同富裕」新政和實施封控下,中國中上階層爭相赴星國置產

在 「共同富裕」新政和實施封控下,中國中上階層爭相赴星國置產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透露,他近期就聽聞身邊有兩位從事金融及外貿的中國富人朋友,前往星國購買房產。至於為何這些人士爭相赴新加坡買房,賀江兵說,這除了與中國目前嚴格防疫封控及擴大對經濟控管有關之外,也包含香港金融地位驟變及新加坡社會制度等原因。

文:林柏宏

中國反封控示威遍地開花,「潤」不出去的民眾努力爭取在國內的自由,不過,專家指出,早在中共實施封控前,中國中上階層已做好在海外置產等「出逃」準備,近期更大舉鎖定在新加坡購買房產;據統計,星國今年前8月豪華及私人公寓最主要外國買家群體來自中國。

觀察人士表示,這與中國嚴格防疫與經濟控管、香港金融地位驟降,及星國今年整體房價上漲有關,但中國買家爭相至當地買房,並非其房價驟升主因,中國熱錢湧入還可能有助星國新市鎮發展。

中國近期最受國際關注的事件,莫過於包含上海、北京、武漢等數十個大城市爆發的「白紙革命」。11月24日,新疆烏魯木齊一場造成至少10人死亡的致命大火,引發全國多地民眾自發性舉行悼念活動,隨後演變成反清零抗議,許多人紛紛舉起空白A4紙,提出解封、復工、復產等訴求,甚至有人高喊「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等口號,被外界視為是中國自1989年天安門事件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活動

對此,英國阿斯頓大學(Aston University)政治系副教授繆瑩表示,這顯示雖然中國在社交媒體上吹起「潤學」(Runxue,意指研究如何離開中國並移民到發達國家的網路用語)浪潮,但仍有許多無法 「潤」的老百姓,只能努力在家鄉爭取應有自由。然而,中產階級或上流社會人士,可能早在中國實行嚴格防疫封控之前,已搶先一步做好在海外置產等規畫,為中國可能面臨的社會或經濟動盪做好萬全準備。

中國防疫、經濟控管 逼中上階層加速外逃

繆瑩告訴《美國之音》:「『潤』這件事情本身是一個比較drastic(激烈的)應對,就它還是比較極端的,意味著一個人要背井離鄉,要重新開始,那對大多數人來說,總的來說,還是希望自己的故鄉變得更好嘛。你想要離開自己的故鄉,它其實也不是個很簡單的選擇,它是需要一種長期打算、有一種策略性的規劃。(中國)國內的話它是有外匯管制這種政策,所以就算是有錢,也是需要有一定的渠道、途徑和資源,它才能做到(『潤』)這種情況。如果說是中產階級以上的話,他們動用的資源肯定會比普通社會階層的那些人比較多一點,然後對他們來說,它是一種風險管理,risk management,就是因為他們相對來說的選擇就比較多一點,比如說海外增加房產(等方式),看一下兩邊(指中國跟國外)今後的情況發展,因為沒有人知道接下來的情況會怎麼發展。假如說現在有海外置產的這些中產以上(人士)的話,應該都是提前考慮好的,不是一種臨時、衝動性的一種決策。」

儘管繆瑩指出,中國中上階層人士可能早在封控前搶先佈局海外房產,但《彭博社》(Bloomberg)11月中一篇報導指出,在中共20大於10月閉幕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加強對經濟進一步控制,富人外逃料加速,在 「共同富裕」新政下,創業家將大舉湧向新加坡等國。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資深訪問研究員唐安竹(Drew Thompson)就對《彭博社》說:「中國私營部門確實在走下坡,問題在於降幅程度多大。這將讓富人加速移出和在海外保住財富的趨勢。」

如同媒體和學者的預估,星國一家公司稍早發布的一份房產數據顯示,近期最主要的外國買家來自中國。

shutterstock_66177662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從新加坡「達士嶺組屋」頂俯瞰

中國買家狂搶星國私人、豪華公寓

據新加坡房地產公司橙易產業(OrangeTee & Tie)統計,星國今年前8月,有932套私人公寓(non-landed homes)被中國的買家購得,是當地今年私人公寓最大外國買家群體,隨後分別為馬來西亞買主買下的566套、印度的324套、美國的203套,以及印尼的194套。

中國買家也在星國今年的豪宅市場中佔據榜首位置。橙易產業指出,2022年1月至8月,星國售出422套價值新幣500萬(約368萬美元)以上的豪華公寓,其中有81套被中國的買家買入、美國買主排名在後,購得34套,印尼籍人士則買下28套豪華公寓。

對此,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透露,他近期就聽聞身邊有兩位從事金融及外貿的中國富人朋友,前往星國購買房產。至於為何這些人士爭相赴新加坡買房,賀江兵說,這除了與中國目前嚴格防疫封控及擴大對經濟控管有關之外,也包含香港金融地位驟變及新加坡社會制度等原因。

星房產受中國人青睞 學者:與當地制度和港地位有關

賀江兵告訴《美國之音》:「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從2019年開始逐步地消退,到去年(美國傳統基金會)就已經(在『全球經濟自由度指數』)不排名了,就(被)踢出了自由市場經濟體,等同於(中國)內陸城市。有一部分亞洲的(金融)總部,都從紛紛從香港轉到新加坡,也帶去了很多金融從業人員,就是高管,有內地的、也有在港的華人,這樣的一些高端的人,過去以後肯定要買房子的。(另外)新加坡也華人居多,教育、語言,他(中國人)都沒有什麼障礙,這是文化方面。 (還有)社會制度認同,因為新加坡它也不是完全等同於歐美的那種民主社會政治體制,所以這也有(獲得中國人)某種程度的認同。 」

不僅星國社會制度吸引中國民眾,根據美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今年9月底發布的一項全球調查,儘管美國、加拿大和瑞典等發達國家有超過70%民眾對中國反感,但新加坡卻僅有34%的人不喜歡中國,是調查中對中國反感度最低的國家。賀江兵指出,這顯示相較西方國家,新加坡人普遍較能與中國人和平相處,自然吸引中國人前往當地購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