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男男性行為除罪化後,同志團體回憶過往遭執法單位霸凌的黑歷史

新加坡男男性行為除罪化後,同志團體回憶過往遭執法單位霸凌的黑歷史
Photo Credit: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新加坡承襲了英國殖民時期的一條有爭議法條377A,該法禁止兩個男性之間的性行為。幾十年來,新加坡警員時常針對同性戀者夜店,海灘和公園等據點進行所謂的 「反同性戀 」突擊檢查。在上周,新加坡國會廢除了該法律,如今王賢勤才提起同性戀者在這國度被歧視、執法單位霸凌的過往。

站在新加坡靜謐的海濱公園(Esplanade Park)裡,王賢勤 (Russel Heng)指著他曾經被警察抓住的地方--原因只有一個: 他是同性戀。

這裡看起來與任何其他綠樹成蔭的角落一樣。但是,在1980年代,在網際網路和交友軟體Grindr出現之前,在這個視同性戀為罪犯的國家,這地方是個受歡迎的同性戀者聚集點。

身為劇作家和活動家的王賢勤回憶說,此地被稱為 「五棵樹腳」(the Feet of Five Trees),高聳入天的熱帶樹林提供了掩護和隱秘性。

「當晚我們正在四處走來走去。突然有人發出很大的聲音。是一個便衣警察,正向我們咆哮。」

我們被迫排成一排,警察嚴厲地喝斥我們說:「你們應該為自己感到丟臉。」

「當時我們只是在公園裡散步,但這讓我們在心理上感覺到,也許你做錯了什麼......這基本上就是霸凌,」王賢勤說。

台灣同志遊行20週年,民眾雨中盛裝慶賀

Photo Credit: Reuters / BBC News

黑暗歷史

事實上,數十年來,新加坡承襲了英國殖民時期的一條有爭議法條377A。該法禁止兩個男人之間的性行為。

當局辯稱,法令反映新加坡公眾對同性戀並不接受的看法。

但上周,議會就廢除了該法律

隨著該國《刑事法典》377A法條的廢除,新加坡也告別了現在鮮有人提及的一段該國的黑暗歷史。

當時,男同性戀者不僅面臨強烈的社會污名,甚至還被當局主動列為整肅目標。當晚,在海濱公園,王先生和其他男子只受到了警告就被釋放了。但是,其他人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因為,幾十年來,新加坡警員時常針對同性戀者夜店,海灘和公園等據點進行所謂的 「反同性戀 」突擊檢查。

這通常包括使用有爭議的「誘捕手段」,即讓冒充同性戀的警察光顧這樣的場所,並迅速逮捕與他們「接觸」的任何人。

被捕者通常會被指控為性交易、猥褻或不雅行為。新加坡的大報紙會刊登這些人被捕的細節,列出他們的姓名、年齡和職業。

多數人被罰款或在監獄服刑幾個月。

但在1993年的一次特殊逮補中,因為其地點被稱為 「堡壘路突襲」(the Fort Road Raid)的執法行動中有數名男子被捕,後被判處接受該國惡名昭彰的嚴厲懲罰:鞭刑(caning)。

後來, 相關指控上訴時被法院推翻。審理案件的法官當時指出,這些男子被逮捕和指控的方式 「令人不安」。

不過,對許多新加坡男同性戀者來說,這些突襲行動都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息:他們的存在是不被允許的。

雖然在國家嚴格控制的新加坡,反同暴力並不常見,但社區中的許多人害怕向親友和更廣泛的社會公開出櫃。

「你總是不得不偷偷摸摸的,你總是害怕被人盯著看,」現年71歲的王先生告訴BBC。 「那是當時我們作為同性戀者生活的一部分。」

逐漸開放

到了2000年代,警方突擊檢查有所減少。曾經是禁忌話題的同性戀在社會變得越來越公開。

2007年,在一次有里程碑意義的關於377A的議會辯論中,新加坡政府承諾,雖然它將保留該法條但不會執行它。 這是在新加坡人慢慢變得更加接受性少數(LGBTQ)族群時採取的舉措。

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雖然該國仍有相當多的人認為同性戀是 「錯誤的」,但對同性戀權利的支持亦在攀升。

現在, 這個城市國家有了一個繁榮的LGBT氛圍,有越來越多的LGBT友好組織在這裏成立。

譬如,儘管新加坡大規模集會和示威活動仍然極為罕見,但卻有粉紅點(Pink Dot)這樣一個該國有關性少數權益的最大的民間集會,每年都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支持者到來。

隨著更多的游說團體和支持社群的出現,在新加坡有關性少數權益的倡議已經變得越來越常見,這與同性戀權利組織甚至難以存在的過去十分不同。

王賢群是該國最古老的同志團體之一 「我等之輩 」(People Like Us)的創始成員。該組織在1990年代曾兩次被該國政府拒絕註冊為公民社團。

王先生回憶稱,在早期,他們受到新加坡政府的嚴密監控,便衣警察旁聽他們的公開談話和會議,並在事後確認發言者的身份。

「現在一些年輕人,他們出生在『粉紅點』成為既定事實的年代。他們會把它當作一個社會景觀,認為同性戀一直以來都沒有遇過問題。他們不知道以前的這個時代,」王先生告訴記者。

Participants form a giant pink dot at the Speakers' Corner in Hong Lim Park in Singapor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4年6月28日,「Pink Dot Singapore」舉辦推廣友善LGBT、同志群體的活動,參加者在芳林公園圍繞成了一個巨型愛心形狀。

歷史導覽

而最近有些人想改變這種狀況。

最近,一群遊客在一名34歲的導覽者唐文豪(Isaac Tng)的帶領下,在新加坡市中心的街道上進行了一次獨特的旅行。

站在新加坡河畔,他向這些遊客介紹19世紀的中國男性移民賣淫的歷史。下一站是棟不起眼的辦公樓,裏面曾有是新加坡的第一個同性戀桑拿房(三溫暖)。後來,他們被帶到一家高檔的山頂餐廳,那裏亦是過去受歡迎的同性戀社交地點。

唐先生的導覽吸引了異性戀和同性戀者參與。他向記者解釋,缺乏對377A法令的認識,造成其中一個後果是有些人並不真正關心:「因為他們從來沒有受到過這種影響。」

唐文豪補充說,隨著近年來人們對377A法案的關注,包括推翻它的法律嘗試,「人們現在對LGBT的歷史有了更大的興趣和更多的好奇心」, 儘管相關 「資源仍然很少」。

隨著377A法令的廢除,該法令正式成為過去。但是,許多LGBT人士即使在慶祝時也仍然很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