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化歷史建築、教育音樂——「虎豹樂圃」為何做不下去?

活化歷史建築、教育音樂——「虎豹樂圃」為何做不下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身為香港著名建築虎豹別墅的「虎豹樂圃」,2019年開始以音樂學院營運,需以社會企業的模式自負盈虧地營運,但在今年10月忽然宣布因長期虧損,於12月交還給政府。為甚麼虎豹樂圃會做不下去,提早兩年多退場?

文:洪思行

前身為著名建築虎豹別墅的虎豹樂圃,自2009年活化完成,由非牟利機構虎豹音樂基金有限公司管理,到2019年開始以音樂學院營運,是第三期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活化計劃)項目之一,需以社會企業的模式自負盈虧地營運,原定2025年3月31日租約期滿,但在今年10月忽然宣布因長期虧損,於12月1日交還給政府。

疫情下收入大減

自營運以來,虎豹樂圃開設各類型音樂課程,包括中西樂、爵士樂及流行曲欣賞和創作,甚至有心靈支援活動如瑜伽班等,當然還有定期的導賞團,讓公眾認識極具特色的豪門大宅。此外也會舉辦大師班和音樂會,吸引人流。而受到環境所限,虎豹樂圃定位在推廣室樂,例如曾以音樂訓練營形式舉辦室樂音樂節。

然而,為甚麼虎豹樂圃會做不下去,提早兩年多退場?首先當然是疫情關係,香港自2020年受疫情影響,各行各業停擺,以舉辦活動維持收入的虎豹樂圃自然收入大減,雖然曾在2020年及2022年透過第二輪及第六輪「防疫抗疫基金」,分別得到300萬港元及100萬港元,但顯然未能藉此渡過難關。

名氣不及同行

除了疫情影響外,本身虎豹樂圃作為音樂學院也有很多困難。首先是地理位置,位於大坑的虎豹樂圃絕非偏僻,但也不算是交通方便。再者要跟其它同業競爭,先不談學費,論名氣當然不及通利和柏斯兩大琴行,一般人想學樂器應該都會先想起它們,而不會想到虎豹樂圃,又或者是選擇一些規模較小,但「街坊感」較強的地區性琴行。

這亦引伸至另一個問題:宣傳。即便是由本地著名音樂人伍樂城先生創辦的伯樂音樂學院,也會花錢在YouTube落廣告和做電車車身廣告,可是筆者從未見過虎豹樂圃有相關的宣傳,自然難以吸客。另外是師資,伯樂音樂學院其中一大賣點是各種課程都有星級導師,例如音樂製作有金培達、鋼琴有羅乃新等,虎豹樂圃的導師顯得相形見絀(當然,就算有星級導師坐鎮,也得宣傳有他們坐鎮)。

表演場地不足30平方米

作為舉辦音樂會的場地,虎豹樂圃也有很多問題。筆者就此詢問曾在那裡演出的朋友,對方明言那次是不愉快的經歷。

首先是硬件問題,古典音樂表演非常注重場地的聲響設計,虎豹樂圃當然無法跟正式的表演場地,而且持續的冷氣機噪音非常擾人。虎豹樂圃的租場費昂貴,最貴的大廳租金高達五位數字,但那裡只不過是約100平方米大,只能容納60個座位,若要回本,票價必定要非常高。即使是最便宜、場租只有四位數字的場地,面積就更小,不到30平方米。更甚的是,據朋友所說,除了租金,還要付數千元的「搬傢俬費」,事後更忽然被告知要收取「售票系統費」,更不要說本身門票收入的抽成。

至於宣傳,不論力度和時間也不足,甚至曾有活動是無觀眾的。最令人遺憾的是對方在溝通與態度上的問題,曾經有合作過的音樂人在事後忍不住在個人社交平台投訴,可見問題的嚴重性。

前途未卜

無論如何,虎豹樂圃已交還給政府,將來的用途仍是未知之數。值得注意的是,虎豹樂圃是第三個活化歷史建築項目,營運者要提早離場,當中包括改成美國薩凡納藝術設計學院香港分校的北九龍裁判法院(2010年9月啟用,2020年6月1日停辦),或者這表示要在香港經營藝術學院,真的非常困難。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標題為「告別虎豹樂圃」)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