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緒曼逝世十週年:當代偉大的知識份子之一,學術遺產持續對拉美研究學界提供活水泉源

赫緒曼逝世十週年:當代偉大的知識份子之一,學術遺產持續對拉美研究學界提供活水泉源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裔學者福山稱讚「赫緒曼很少做量化研究,但他卻能用非經濟學者也能輕易看懂的英文撰寫一系列的書籍,他不受研究方法的拘束卻能優遊於社會科學的諸多重要領域,如政治學、經濟學或哲學,因此避開了一般學者常犯的『專業導致的學術貧乏』。」

文:向駿(Antonio C. Hsiang,現任智利國家政治及戰略研究學院〔ANEPE〕教授)

長期優遊於社會科學的跨界大師阿爾伯特・赫緒曼(Albert O. Hirschman)於2012年12月10日辭世,十年來他的學術巨人地位益發鞏固,原因概述如下。

首先是他的研究歷久彌新

兩本英文原著出版三個中譯本可算是最佳驗證。先看普林斯頓大學拉丁美洲史學家阿德曼(Jeremy Adelman)教授,於2013年3月出版的Worldly Philosopher: the Odyssey of Albert O. Hirschman。阿德曼認為,「赫緒曼屬於一個無法重返的智性時刻(intellectual moment),未來恐怕不會再有更多赫緒曼了。」

歷史學者賈敏將該書中文書名譯翻為《入世哲學家:阿爾伯特・赫緒曼的奧德賽之旅》,他相當貼切地形容「赫緒曼在意的,乃是西方社會科學和人文研究領域,能夠最終接納他孜孜以求為之思考、實踐並熱情呼籲的那一連串如珍珠般寶貴的小想法(petites idées)——可以用作『證明哈姆雷特最終是錯了的』的觀念小魔方,那些最貼切、最合適的詞語(motsjustes),能夠巧妙地表述人類社會過去、當前、乃至未來諸多行為的趨向與未曾預料的後果,並在內心深處為之擊掌叫好。」(註1)

次看赫緒曼1970年經典著作Exit, Voice, and Loyalty: Responses to Decline in Firms, Organizations, and States,他在該書導言說:「我希望向政治學家證明經濟學概念有其用處,也想讓經濟學家相信政治學概念有其用處。」該書兩個中文譯本,分別是2015年由上海世紀出版集團出版、書名為《退出、呼籲與忠誠:對企業、組織和國家衰退的回應》,和2018年由台北商周出版、書名為《叛離、抗議與忠誠》。兩岸在赫緒曼過世後分別出版中譯本充分顯示他的研究歷久彌新。

2021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也出版了義大利波隆那大學經濟史教授(Michele Alacevich)的《阿爾伯特・赫緒曼的學術傳記》(Albert O. Hirschman: An Intellectual Biography期待中文譯本早日問世。

其次是他提供學術範式轉移

由於社會科學不似自然科學存在所謂的真理與不可撼動的單一「發展典範」,社會科學經常形成新舊典範並存的現象。日裔學者福山稱讚「赫緒曼很少做量化研究,但他卻能用非經濟學者也能輕易看懂的英文撰寫一系列的書籍,他不受研究方法的拘束卻能優遊於社會科學的諸多重要領域,如政治學、經濟學或哲學,因此避開了一般學者常犯的『專業導致的學術貧乏』(specialization-induced intellectual poverty)。」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