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赴美設廠,半導體在地製造「逆全球化」成趨勢,業者:其他國家無法複製台灣3優勢

台積電赴美設廠,半導體在地製造「逆全球化」成趨勢,業者:其他國家無法複製台灣3優勢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華徵信所指出,包括台達電、和碩、金寶、緯創、英業達、佳世達、光寶科等大廠今年都先後展開新一波東進。一旦供應鏈整個移動,台灣的相關技術、人才也勢必跟著外移。台積電供應鏈業者表示,國際級大企業原本就應該貼近服務客戶,將台積電赴美設廠視為「掏空台灣」,是「戴著有色眼鏡看事情」,應不致削弱台灣半導體競爭力。

空前豪賭或一勞永逸,拜登半導體戰略影響深遠

(中央社)台積電在美國鳳凰城北部建造5奈米晶圓廠今天在當地舉行移機典禮。這是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推動晶片法案、宣揚美國製造的一大里程碑,牽動拜登半導體戰略關鍵。

美國政府10月初宣布一系列晶片出口管制措施,未來美企除非獲得政府許可,否則不得出口先進晶片和相關製造設備至中國;運用美國技術、在他國製造的晶片,也將受此規範。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研究員希恩(Matt Sheehan)一篇專文指出,這些限制可謂美國政府為削弱中國科技能力迄今採取的最重大單一動作,拜登政府的半導體政策宛如空前豪賭。

這些新限制試圖平息美國技術政策的長年爭論:重點究竟是破壞中國的能力,還是先厚植自身以維持美國未來影響力。希恩認為拜登政府賭的是美國可大幅削弱中國半導體製造能力,讓中國無論多積極創建自有半導體產業,始終都沒法和美國並駕齊驅。

此外,美國另想藉由像「晶片四方聯盟」和「印太經濟架構」等機制,與夥伴組成聯盟全面遏止中國科技發展並確保美國自身繼續保有優勢。

希恩認為美國能否贏得這場賭注,很大程度決定未來全球經濟和技術實力的平衡,以及美國晶片戰略可能在世界產生的連鎖反應。

4年多來美國政府透過反覆針對中國半導體實施新限制來找出政策方向。這些政策填補現有法規漏洞、加深供應鏈限制的層級。

隨美中競逐態勢升溫,美國國安與外交政策圈開始爭論該否採取更嚴厲的限制措施。之所以有這樣的聲音,是因為儘管長期禁止軍事應用技術外流,但中國軍仍可利用一系列中間和空殼公司,繞開美國的圍堵取得先進AI晶片。

也有外交政策分析師反對採取更嚴厲的限制,認為更廣泛地禁止對中國出口先進晶片,可能加快中國開發完全本土晶片供應鏈的時間。

拜登政府的新限令,試圖透過破壞中國的能力和延遲中國實現供應鏈本土化的能力,一舉終止美國內部的論辯;新規定還增加兩個重要且新的限制:切斷中國獲得用於製造半導體製造設備關鍵零組件的途徑,並阻止美國公民和居民與中國半導體公司合作。

希恩認為這種策略能否收效,很大程度取決於時間。在接下來1到3年內,美方的舉措可能對中國取得先進半導體以及在國內製造先進半導體的能力,產生真正的破壞性衝擊。

但許多半導體製造設備和零組件的大廠總部設在德國、日本、荷蘭、韓國等,通常這些盟邦雖也普遍擔憂中國,但整體上更依賴與中國經濟關係、對威脅感受不像華府般深刻,典型的例子就是荷蘭曝光機巨頭艾司摩爾(ASML)不打算停止向中國出售先進曝光機。

希恩另認為拜登的禁令代表美國轉向強烈的零和作風來對抗中國技術,但零和博弈對不認為自己要爭做全球超級強權的其他國家而言,不具吸引力。接下來10年左右,如果中國的半導體製造設備、晶圓廠和晶片設計業挺過美國打擊存活下來,它們可能變得強大,並完全掙脫美國的束縛。

另有外電研析指出,中國半導體製造技術雖仍落後先進國家,但已在全球分工體系扮演重要角色,美國對中國半導體的制裁措施對亞洲的供應鏈體系帶來嚴重衝擊,對全球經濟也會帶來重大不確定性,同時傷害到自家半導體產業的創新發展,日後美國業者的創新速度勢將減緩,受害的是美國和半導體產業。

2vyzaaeshjl6trbrdwzb0x8hrbbkbd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右)與台積電執行長魏哲家(左)向美國總統拜登導覽廠房。

台積電赴美設廠,專家:半導體在地製造 「逆全球化」成趨勢

(中央社)睽違20餘年,台積電再度啟動美國投資建廠計畫,這是美國半導體在地製造的重要指標,備受國際矚目。產業專家表示,短期這種「逆全球化」趨勢成形,中長期發展須觀察政府政策及市場接受度。

台積電美國亞利桑那州廠舉行首批機台設備移機典禮,興建中的第一期工程預計2024年量產4奈米。這是繼WaferTech之後,台積電20多年來首度啟動美國投資建廠,將是當地最先進半導體製程技術,對美國推動「半導體在地製造」極具戰略意義,美國總統拜登慎重其事,親自出席見證里程碑。

台經院產經資料庫研究員暨總監劉佩真表示,過去十幾年來,全球半導體產能往亞洲移動,在歷經美中貿易戰及疫情後,歐、美國家意識到半導體在地生產比重下滑,危機意識提高,並積極推動產能回移。

劉佩真說,在美國生產成本相對比較高,是「逆全球化」趨勢,跟過去商業及產業運作模式不太一樣,預期短期半導體在地製造是不可逆的態勢,一方面符合客戶對供應鏈要求生產基地分散風險考量,另方面順應美國政府的「美國製造」訴求。

至於中長期發展能否成功,劉佩真認為具有變數。她指出,未來終端產品是否因成本提高而漲價,能否為消費大眾所接受,都有待考驗。

此外,當前各國多以政策補助推動半導體在地製造,劉佩真表示,未來當補助到一定程度後,可能面臨產業間不平衡的狀況,以及產業內大、中、小型業者資源分配問題。

劉佩真指出,台廠到海外生產會分散掉一些資源,不管是人,或是要多花心力管理海外廠;不過在台灣的根基沒有被連根拔起、往外出走,預期未來台灣半導體產業仍將相對擁有優勢。

市調機構集邦科技分析師喬安說,晶圓廠的運作仰賴大量人才、環境及上、中、下游廠商的協力;台積電在各地政府邀請下,已展開全球布局,其中的美國廠以先進製程為主軸,但台積電仍維持海外擴產的製程至少落後台灣一個世代的原則,且台灣在人才、環境、產業聚落等條件依然具有優勢,發展主軸還是以台灣為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