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數據看民進黨為何慘敗(上):為什麼地區每戶平均所得越高,民進黨的得票率越低?

從數據看民進黨為何慘敗(上):為什麼地區每戶平均所得越高,民進黨的得票率越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1997年的地方選舉中,民進黨實際上能夠吸引收入較高的市縣。但從這次選舉來看,家戶可支配收入越高、整體學歷越高、越年輕的縣市,反而越少把票投給民進黨。為何會發生這樣的狀況?

2022年台灣地方選舉對民進黨來說是一場令人失望的選舉。民進黨失去了桃園市、新竹市和基隆市三大城市,其中兩區落入國民黨手中,一區落入台灣民眾黨手中。

民進黨保住了四個選區,但在其中兩個選區的選票份額下降了。在屏東,民進黨的得票率由2018年地方選舉的55.90%跌至49.09%,而在高雄的得票率由2020年補選的70.03%跌至58.10%。

在21個選區中,民進黨僅贏得5席,是自1989年民進黨開始參加地方選舉以來,民進黨贏得的最少選區。

此外,在各縣市得票率最高的前15名中,國民黨佔12席,民進黨僅位居第3及第7,分別為嘉義縣62.85%及高雄58.10%。倒數六位中,民進黨佔三席,國民黨僅佔一席。

a
作者製作提供

民進黨本指望保住桃園、新竹兩市,卻守不住這些地區。最終,民進黨的得票率與2014年和2018年的最後兩次地方選舉相比變化不大,但國民黨的得票率逐漸上升。

a
作者製作提供

另一方面,從實際得票情況來看,這次地方選舉民進黨和國民黨的票數都出現下滑。

a
作者製作提供

這與總統選舉相比,情況正好相反。民進黨在總統選舉中的得票率在最近三屆選舉中從45.63%增加到57.13%,而國民黨的得票率從51.60%下降到38.61%。

a
作者製作提供

那麼,投票給民進黨的人是誰呢?

在下圖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市縣的平均每戶可支配所得越高,民進黨的得票率就越低。

高雄市、台南市、嘉義市和屏東縣傾向於更支持民進黨,因此高於趨勢線。台東縣、花蓮縣和苗栗縣更親國民黨,因此低於趨勢線。

其他城市和國家大致落在趨勢線上。

a
作者製作提供

教育方面,受教育程度高的市縣也有不投民進黨的傾向。

a
作者製作提供

同樣,親民進黨的市/縣往往高於趨勢線,而親國民黨的市/縣往往較低,但仍遵循趨勢線的斜率。

a
作者製作提供

25至44歲年輕勞工比例較高的城市/縣,對民進黨的投票比例也較低。

a
作者製作提供

與此同時,45至64歲的中高齡勞工比例較高的市/縣傾向於投票支持民進黨。

考慮到收入較高的市縣,同時也是較年輕和受教育程度較高的市縣,出現這些趨勢並不令人意外。

a
作者製作提供

比較歷年的選票份額,從下圖可以看出,自2005年以來,民進黨的表現有些相似。

在2005年以來的地方選舉中,民進黨在家庭平均可支配收入較高的市/縣表現較差。我們可以看到圖表中的綠色趨勢線在同一切線處傾斜,收入較高的城市/縣不太願意投票給民進黨。

然而,2018年是個例外(見圖表中的橙色線),當時民進黨能夠吸引更多較富裕的市/縣。原因是其在較富裕的桃園市、新竹市和基隆市的現任市長成功保住了席位。

在上次地方選舉中,民進黨似乎正在向較富裕的市縣進軍。然而,在今年的地方選舉中,民進黨失去了這歌優勢,又回到了2005年以來的相同趨勢(見深綠色線)。

a
作者製作提供

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是,在太陽花學運之後,民進黨在2014年的地方選舉中獲得了有史以來最高的選票份額(見圖表最頂部的亮綠色趨勢線)。

太陽花學運的興起是對馬英九領導的國民黨政府的回應,當時馬英九試圖推動與中國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協議將開放64項台灣產業予大陸投資,但細節不明,國民黨政府試圖在兩岸簽署協議後不經正當程序即刻批准,引發國安隱憂,並最終導致學生領導台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學生領導的抗議活動,人數超過50萬人,以抗議馬英九政府。

除了2014年之外,民進黨在地方選舉中的得票率自2005年以來普遍保持較低水平。但請注意,即使在2014年,民進黨得票率的趨勢線斜率也與其他年份一致,除了2018年。

同樣,在其他人口指標中也可以看到相同的趨勢。

自2005年地方選舉以來,年輕勞工所在的市縣傾向於不投票給民進黨,而在2018年的選舉中(下圖中的橙色線),民進黨保住了桃園、新竹、基隆三個較富裕城市的市長席位。

同樣,在太陽花學運之後,民進黨在2014年獲得了最高的得票率,儘管趨勢線的斜率保持不變(亮綠色)。擁有年輕選民的城市/縣仍然傾向於不投票給民進黨。

a
作者製作提供

對於45歲至64歲的中高齡勞工比例較高的市縣,他們更有可能投票給民進黨,但2018年除外。

a
作者製作提供

但民進黨並非總是無法吸引收入較高和年輕的市縣。在1997年的地方選舉中,民進黨實際上能夠吸引收入較高的市縣。

a
作者製作提供

在2000年代初之前,年輕勞工比例較高和收入較高的市/縣一度更願意在1997年的地方選舉中投票給民進黨。

a
作者製作提供

當時民進黨的號召力其中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在1990年代,不像今天,民進黨在選舉中採用了社會福利綱領。

在地方層面,選民為何不那麼信任民進黨?

20世紀90年代初期,民進黨決定更加關注社會福利,並主導社會福利話題。1992年立法院選舉,民進黨推出福利國家綱領。在1993年的選舉中,其競選口號之一是促進福利,而在1994年,其口號演變為大力促進福利。事實上,改革健保和增加養老金,最初是民進黨提出的,最終被國民黨列為競選議程。

20世紀90年代,國民黨在福利支出上更為謹慎,也呼籲對福利進行克制。國民黨在經濟上被視為更偏右的政黨,而民進黨在經濟上被視為左翼。這讓民進黨有能力以社會福利為核心議題保持領先和差異。

對當時的民進黨來說,支持福利被視為民進黨的自然延伸,因為它的目標是民主化和正義。由此可見,選民認為民進黨是最支持福利的政黨,民進黨的福利運動很有吸引力。從上圖可以看出,民進黨因此能夠吸引台北市、桃園市、新竹市等年輕選民的市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