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在死刑存廢的光譜兩端,還有更多值得深入思考的空間

【插畫】在死刑存廢的光譜兩端,還有更多值得深入思考的空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死刑的存在,應該是讓各種不同立場的群眾更能理性地看待刑罰的正反兩面性,透過討論來看到刑罰更多不同的可能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為什麼我們碰到死刑存廢的問題時,往往意見是如此的分歧無交集?

然而事實上,這樣處於光譜兩端的論證,其背後的渴望,都同樣來自於對整個社會安全感的渴求以及嚮往。

因此,針對這樣的分歧,出於個人的一點猜測,我認為,「對於法律的想像的差別」也許是原因之一。

當我們認為法律、法制能夠實現矯治犯人,對於較靠近社會邊緣的人(不特指經濟狀況,亦包含自身認同以及心智狀況等)以及再教育使之找回身為人的尊嚴,進而活得像個「人」,那麼,我們將可能相信,死刑並不會是實現安樂社會的唯一手段;而是相信死刑以外的法律,也能夠實現矯正和教育的目的。

反之,若我們相信法律的存在,是以懲治之手段來遏止犯罪發生率,並且以大快人心的極刑和重點來撫平犯罪人帶給社會的傷痛及憤怒,那我們自然而然會認為作為極刑之最的「死刑」,存在性是必要且不容質疑。

不過在討論死刑存廢與否的同時,在互相指責彼此不同立場的時候,也許不用這麼急著認為死刑應該存或廢,而是理性地想想,在這樣強烈的「是」跟「否」的光譜兩端中間,有沒有其他可以深入思考的地方?比如說:若要提升法律的矯治功能,是否需重新審核和制定獄政的待遇及制度?若要提升法律的遏止功能,我們是不是要去思考,一律使用重典有沒有辦法成功阻止犯罪發生?還是會因為,不管偷錢或搶劫都一樣判處重刑,所以間接讓犯罪人選擇成功率較高,但也更容易侵害受害人的搶劫來達到目的?

在真正談論死刑是否該消失之外,還有很多議題值得一起探討。死刑的存在,應該是讓各種不同立場的群眾更能理性地看待刑罰的正反兩面性,透過討論來看到刑罰更多不同的可能性。而非當今互相指著鼻子大罵,等到風潮過後卻什麼都沒留下來。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