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槍口下的台灣黑熊:原民傳統規範與政府管理的同步失能

死在槍口下的台灣黑熊:原民傳統規範與政府管理的同步失能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多起台灣黑熊被獵,都顯示政府應加速管理制度的建立,針對瀕危物種例如台灣黑熊,也應該有配套保護措施,例如陷阱規格和使用的規範。根據林務局的資料,至今已有超過20個部落參與狩獵自主管理試辦計畫,政府有義務讓民眾了解,原住民狩獵自主管理試辦以來,究竟成效如何?部落自主管理,也應有外部監督機制以昭公信。

文:張鈞皓(台灣黑熊研究人員、台灣黑熊保育協會常務理事、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熊類專家群組成員)

本月8日,屏東霧台大武部落被查出一隻台灣黑熊被獵殺,塞在狹小的冰箱中,同樣冰冷的還有一隻台灣野山羊和14支水鹿腳。數日後,一段影片在網路上流傳,幾名年輕男子騎機車,其中一車兩人中間夾著一隻癱軟的台灣黑熊,一旁攝影者說:「來拍個好笑的……牠(黑熊)怎麼頭朝那邊不屑捏……」。自此群眾的怒氣值已經滿點,作為台灣形象代表的台灣黑熊,居然被這樣戲謔對待。

今年5月,也有一隻黑熊(編號568,原編號711,綽號小七)被槍殺,屍體掩埋於南投武界山區,頸圈發報器被破壞後遺棄,檢調釐清是獵人發現吊索陷阱上中了一隻黑熊,不知如何處理便詢問從軍的叔叔,後者指使「打死,丟到樹林裡」。

台灣黑熊因人類狩獵死亡並非個案,而是接二連三的事件。這些事件顯示,狩獵行為應被規範和管理。

霧台的被害者是一隻有哺乳經驗的母熊。作為第一線黑熊保育工作者,事件發生後,筆者一直觀察此案陸續釋出的官方和民間消息。非常遺憾,霧台案發生至今已過一週,我國保育主管機關農委會和林務局皆未有正式公開聲明,原住民族事務最高機關原民會同樣默不作聲,政府單位瀰漫著一股政治正確的氛圍,對此避之惟恐不及。目前公開發言的政府機關僅有屏東縣長潘孟安表達震怒。

我更期盼的是,聽見部落和原民族群對此事件的感受和意見。然而,除了原民立委伍麗華說原住民族群一般將獵黑熊視為禁忌,應思考如何重建原住民傳統生態智慧,霧台黑熊被獵只是個人脫序行為。霧台鄉長杜正吉語帶含糊說應思考動保法、狩獵辦法,還有部落文化習俗如何做整合。從大武部落領袖到地方代表,還有其他原民文化和狩獵自主管理相關團體都是一片靜默。

嫌犯自稱為了保衛家園莊稼才獵殺黑熊,記者採訪大武部落居民,居民說是這隻黑熊跑進村莊吃了三隻狗,擔心危及老人,村裡青年才獵殺黑熊。姑且不論是否真有家犬被黑熊殺死,此劇情顯然與冰箱溢出的商業氣息有出入。另一方面嫌犯說在隘寮溪畔獵殺黑熊,又需要以機車載運,也顯然不是家園遭受立即危險的情況。

身為台灣黑熊研究團隊成員,對於過往超過二十年研究歷程中原住民對於研究的幫助我是歷歷在目,原民傳統文化中尊重自然的精神,我也是感佩在心,帶有永續利用精神的狩獵活動不見得會與保育相衝突。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部落人口組成、家族結構、經濟產業、交通載具,食衣住行育樂等生活方式皆已和過往大不相同,自然資源保育和永續利用,恐怕很難只依靠需有穩固家族基礎的禁忌規範來維繫。由霧台黑熊被獵事件,就可以看出傳統文化規範和政府管理的同步失能。

保育要成功,並不是如網友嚷嚷的加重刑度,或是喊喊全面禁獵這麼簡單,真正需要的是有效的管理規範。1972年政府頒布禁獵令,狩獵行為並未完全消失,而是轉為地下化。24年前黃美秀教授進行台灣黑熊研究,就已發現一半的追蹤個體腳掌腳趾傷殘;到了2016年二度展開的研究中,仍有半數黑熊傷殘,全都是狩獵陷阱造成。

2017年蔡總統代表政府就過往對原住民族群的不公和壓迫道歉,之後林務局開始推動「原住民狩獵自主管理計畫」,似乎總算有機會讓長期隱匿於黑暗中進行的狩獵活動照到曙光。然而以瀕危台灣黑熊保育的立場來看,仍急需更有效率的保護機制。近五年包含霧台黑熊,共有七隻黑熊因狩獵活動傷亡,其中五隻遭槍擊,四隻死亡。這些只是公開曝光的紀錄,檯面下究竟還有多少傷亡黑熊則是黑數。

近年多起台灣黑熊被獵,都顯示政府應加速管理制度的建立,針對瀕危物種例如台灣黑熊,也應該有配套保護措施,例如陷阱規格和使用的規範。根據林務局的資料,至今已有超過20個部落參與狩獵自主管理試辦計畫,政府有義務讓民眾了解,原住民狩獵自主管理試辦以來,究竟成效如何?部落自主管理,也應有外部監督機制以昭公信。一般類可獵捕的動物,也應由政府規劃科學的族群數量調查,以利資源永續利用。

霧台黑熊被捕殺事件,不論是對保育、原住民傳統文化、族群包容,都是非常大的傷害。筆者第一次看到霧台黑熊受害影片,簡直不敢相信這發生在台灣。保育人士哀慟一頭黑熊被殺死、戲謔對待。主管機關或許因為政治正確的考量而默不作聲,致力於推動原民文化保存的機關團體和意見領袖,也未出聲批判敗壞傳統文化的行為,則更讓我意外和遺憾。對於脫序狩獵行為的靜默,無疑是在破壞好不容易建立起的脆弱互信機制。唯一還能稍加欣慰的是,霧台黑熊被獵事件,顯然是因在地人士看不慣脫序行為而檢舉曝光,這恐怕是此事件中最大的義舉。

在茫茫社會議題中,生態保育和原民文化的復興都是小眾,或許再過幾天霧台殺熊案便會默默沉寂消聲。筆者需再次強調,生態保育和原民文化並非站在對立面,自然生態是所有台灣人民共享的瑰寶。我仍保有希望,期待未來能共同努力,造就一個野生動物欣欣向榮的山林環境。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