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史學家:治癒六四創傷恐需200年

北京史學家:治癒六四創傷恐需200年
Photo Credit: laihiu / LAI Ryanne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六四斷送了中國歷史上難得一見的政治改革機遇,對中華民族的文化、道德所造成的後遺症,恐怕要用上150到200年時間才能治癒。

北京歷史學家、時事評論員章立凡在BBC撰文,形容每年「六四」前後都是一年一度的國家「月經期」,官家高度緊張,為防範各種「側漏」疲於奔命。而其中一個疑似「側漏」,就是《環球時報》於5月26日發表題為《境外勢力試圖煽動八零後九零後》的社評,內文竟然提到「六四」,且被大陸各大網站轉載,卻又在數小時內全部撤下。

環球時報這篇「被消失」的社論,原本是指摘一些外國勢力煽動中國留美學生發動《紀念六四26周年致國內同學書》的聯署,又指「中國社會對不就八九政治風波繼續爭論、讓那一頁翻過去逐漸形成了共識」,這是中國社會選擇了「向前看」的哲學。

章立凡說,愈是禁忌的東西,愈能惹起好奇心,社論迅速被撤,正好提醒年輕一代,「上網翻牆,一探歷史真相」。他又指出,相對於官方鼓勵的遺忘歷史哲學,作為歷史學者應該是「向後看的預言家」,因為惟有理性總結歷史,才能凖確預見未來。

他指出,六四的「歷史苦果」,可以綜合為六大方面,包括:(1)葬送中國政治改革前途,(2)把黨放在法之上,(3)腐敗升級,(4 )信仰破滅、道德淪喪,(5)社會撕裂,(6)有權任性。

文章指,中國社會曾經有過「支持執政黨透過政治改革,走上憲政民主之路」的共識,但六四槍聲一響令共識瓦解,即使鄧小平南巡,力保經濟改革的半壁江山,但政治改革卻是日益醜陋,甚至「異化為食人怪獸」,形成體制腐敗、社會潰敗的局面。「黨政分開」今日無人敢提,人大淪為「橡皮圖章」,所謂「依法治國」只是空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權力不受監控之下,政府也喪失維繫社會公平的基本作用,大小官員全力投身商海逐利,巧取豪奪、弄虛作假是社會常態。官員如是,社會也普遍喪失責任感,真心關懷公共利益的變成另類。做官的只為謀利,官民間自然互不信任,政權也失去公信力。近年地方政府在處理社會群體事件、上訪時,傾向誇大「敵情」,動輒動暴,以便爭取更多維穩經費和裝備。久而久之,維穩成為一條粗壯肥大的產業鏈,進一步激化官民矛盾,社會不斷蓄積戾氣和仇恨的種子。章立凡認為,要「治癒這場悲劇在文化、道德層面上給中華民族留下後遺症,恐怕需要150年到200年的時間」。

文章的結尾提到,近百年來,中國每隔幾十年就做一場「中國夢」,由1911的「君主立憲」到「共和夢」,再到近年的改革開放夢,美夢不斷的變成噩夢,中國人早已習慣被循環的歷史忽悠。六四斷送了中國的政治改革,而這機遇在歷史上很難再次出現。他寄語政治人物,「若缺乏歷史感,最終可能連現實感也會喪失。⋯⋯不辨人心所向,不明歷史潮流走向,極有可能犯下『顛覆性錯誤』。」

核稿編輯:歐嘉俊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