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諷「跟瘋」世足沒有比較高尚,實際上就是在罵台灣人欠缺民族自尊心

嘲諷「跟瘋」世足沒有比較高尚,實際上就是在罵台灣人欠缺民族自尊心
圖為台北市松山區一家運動酒吧23日晚間同步轉播日本與德國賽事。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一個月的卡達足球熱潮中,身邊是不是出現很多以前從未關注過足球,現在卻將英、法、巴西、阿根廷等國的主將背琅琅上口的朋友呢?「跟風仔」所謂何來,摒棄這些人會顯得自己更高尚嗎?

持續一個月的2022年世界盃,在阿根廷隊由當代球王梅西的帶領下,驚險戰勝法國拿下金盃,一場童話般的完美結局,宣告四年一度的全球最大盛事,就此結束。

新聞或社群媒體上,世足狂潮淹沒了整個版面。無論是看足球的人或只是蹭熱潮的人,時不時都會發文、留言討論。而運彩投注站湧進大大小小不分年齡層的人瘋狂投注,彷彿是攸關生死的大事。當然也很多老球迷或旁觀者看不下去,認為台灣人就是愛跟風,平常根本不看足球,為此冷嘲熱諷。

但台灣人之所以每四年一次瘋迷世界盃,有其道理。理由自不為道德高尚、日子好過,或驕傲自滿的人所接受。但卻反應了台灣人的處境、心態,與需要。

尋求參與感

太久遠的事姑且不論。台灣轉播世界盃,最早是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由華視連續轉播五屆(後來改其他平台轉播)。當時是老三台跟平面媒體發達的年代,世足風雲如故事或娛樂節目一般,成為資訊封閉的台灣人,得以一窺世界最受歡迎運動的盛況。

在網際網路興起、資訊爆炸之前的時代,世界盃當然是童話般的存在,對除了國球外,運動貧瘠的台灣來說,就是世界大事(但與台灣無關)的存在而已。

台灣人初始關注世界盃,是一種「亞細亞的孤兒」的心態。彼時外來政權的統治日薄西山,台灣人開始產生本土化的認同,在退出聯合國後,逐漸認知到自己與中國無關,且失去了一切可能的國際地位與交流。

當時經濟起飛正當開始,台灣人無論是個體或國族的構成,充滿一切可能與想像,便想融入世界,想要追求「認同」與「歸屬感」。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