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開玩笑了,你關心的不是梅西,是賭博

別開玩笑了,你關心的不是梅西,是賭博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日球迷不是大問題,但當根本不是看球,只是看能贏多少、會輸多少,實際上根本是終生賭迷的時候,並且眾人爭相上傳自己買的比數賠率有賺沒賺時,其實,台灣根本沒有世足熱,一直都是賭博熱。

文:曾友俞

世界盃足球賽的這段期間,四處可見觀看足球賽,似乎台灣也被這股風潮給襲捲,有股世足熱的樣子。但是其實許多人比世足、梅西更關心的是賭博,運動員在場上踢的是人生、榮譽,他們看球看的是進球、比數、賠率。

世界盃之前可能很多人只知道梅西,世界盃一個月後到下一次世界盃還是只知道梅西,頂多在看球的這個月記下幾個人名,而且還必須要是那些強隊球員的人名,以免太早被淘汰就白記了。這就像約朋友去看球時,還要把最近查好越位是什麼,急著在裁判喊越位時裝作若無其事地解釋什麼是越位一樣。

每次的世界盃都有足球明星,馬拉杜納、C羅、羅納度、羅納迪奧、內馬爾、貝克漢,族繁不及備載,實際是也講不出更多。大多數人也只知道這些明星,但這些明星在世界盃之外在那支隊伍,我想大多數人是不會知道的,理由很簡單,足球在台灣一點也不風行。

更為人所知的其實是周星馳電影《少林足球》少林隊與魔鬼隊的冠軍戰,足球運動的不流行相對的,是幾乎每個人都會念些周星馳電影台詞的流行程度。所以更有名的足球員,其實是有大力金剛腿的五師兄、鐵頭功的大師兄,或是輕功水上飄的六師弟,當然別忘了還有黃金右腳的鋒哥。

滑稽的地方,在觀眾在看這虛構電影中比賽的輸贏其實更加地純粹(當然是第一次看這部電影時),在未知結果中希望其中一支隊伍的勝利,是只因為勝利本身。這無論劇情中的主角與反派的善惡設定,每個人選邊站都有各種理由,因此劇本的設定即便是作出判斷的唯一因素也無礙於觀眾對比賽結果的期冀。

同樣在媒體上所播放的足球比賽,對觀眾來說世界杯足球賽跟《少林足球》其實是一樣的,都是從媒體上接收訊號,甚至連那「LIVE」得鱒都是媒體顯示在上頭的。

簡單來說,世界盃足球賽也好、《少林足球》也罷,都是經由媒體(例如電視)播放給我們觀看的影像,只不過在敘事上一者以轉播、一者以電影(虛構)的方式有所不同。當然真實與虛擬間的界限是清楚無疑的,但重要的是:「這條界線並沒有辦法在經由媒體播放的不同影像中被鑑別而出」,也因此在這裡才能等質以觀二者(世界杯足球賽與《少》電影)。

相對的是在真實世界的足球比賽裡頭,球隊的輸贏對於台灣觀眾來說是錢的問題,這些比賽都不過是場賭局,押上不同的比數只不過是鋼珠掉在幾號數字的另一種版本,每場比賽都不過是另一種輪盤。球員在場上射門,台灣觀眾在彩票上射倖。虛擬比賽中(《少》電影裡頭)觀眾對於勝敗的純粹想望,對比於,真實比賽中(世界盃足球比賽)觀眾對於勝敗實際上是賭博結果的預期,其間的荒謬是顯然的。

這陣子的國片《神人之家》也紀錄下早期台灣人在六合彩上賭到傾家蕩產的實況。

賭博原則上是非法的,在刑法第266條以下就規定有賭博罪的處罰,只不過另外又有了公益彩券發行條例、運動彩券發行條例,換個名字換個莊,就像致人於死的主體從個人變成國家(殺人罪與死刑),就經由國家的政治高權劃定出合法與非法的界線。

又或者說俗諺所說:「小賭怡情,大賭傷身」,但是什麼叫小?什麼叫大?這可不像賭局裡頭有個明顯的數字對比開小開大,卻不過是另一種為賭博開脫的語言魔術,畢竟對於清貧者而言一千元已是大賭將會影響生命,對於富裕者來說一千萬元可能都是小賭開心。

足球場上的運動員與我們都一樣是人,尤其是世界盃中以國族為分界的勝敗攸關的是國家的光榮,但是對於許多台灣的觀眾來說,這些足球員在場上跑來跑去,就如同賭場的電子運動中隨機出現的比賽情形,而這些比賽結果對於觀眾而言只不過是純粹運氣致然,結果的預測只不過是在幾比幾中賠率的高低。

比較對於榮譽與金錢的目的差別,以及,努力與運氣的不同,就可以發現到在踢球與賭球間的行為不同,一者是運動,另一者則是賭博。

許多人對於世界盃足球賽的認識其實就是梅西,都是看梅西在踢球,用功一點的還會看梅西的紀錄片,在更多的了解下就更多的感情投入。但是,當買了彩票,把球賽變成一場賭局,關心的事情就不會是梅西、不會是足球、不會是世界盃、更不會是運動。關心的只會是賭博:輸錢、贏錢。錢。

一日球迷倒也不是個大問題,但當根本不是看球,只是看能贏多少、會輸多少,實際上根本是終生賭迷的時候,並且眾人爭相上傳自己買的比數賠率有賺沒賺時,其實,台灣根本沒有世足熱,一直都是賭博熱。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