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戰憂慮 vs. 捍衛民主價值:台灣會徹底封殺抖音和TikTok嗎?

認知戰憂慮 vs. 捍衛民主價值:台灣會徹底封殺抖音和TikTok嗎?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院長陳憶寧教授對《BBC中文》說,抖音只是台灣網上眾多平台之一,年輕人接觸到多方面資訊,都知道中國不只抖音所呈現好的一面。「我們太小看年輕人了,他們沒那麼蠢,中共的宣傳他們是不會買單的,覺得抖音會改變他們的國家認同是想太多,推論太過度。」

抖音滲透政治宣傳的現象,小吉也有體會到。她說從來不會搜尋或點讚政治類內容,但通常每二三十條生活類短片,就會被推播一條政治內容,比如中共二十大期間會有一些和政治相關的影片,或者因平台取得其定位,而推播在大陸的台灣人網紅影片。「在我沒有讚好的情況下出現這些內容,很明顯是宣傳。」

被問到被推播政治內容會滑走還是停留時,她回應指偶爾會看看。「想知道對岸的人怎麼想,但也只是看一下,我用抖音主要是為了娛樂不是政治,看到那些政治內容的留言、口水戰心情會不好。」

小吉從未去過對岸,但她向來「對大陸的經濟和藝文產業有好感」,一度萌生去北京上海留學的念頭,而兩年前開始看抖音後對大陸倍感親切,「會覺得中國是還不錯的國家。」

惟這份好感度難以持續,她在疫情期間曾跟一起追星的大陸網友私下聊天,他們都在抱怨防疫封控措施不合理,許多大學生被關在宿舍很久,「大白」用鐵封死住戶的門,這讓她意識到抖音塑造的世界跟現實是「平行時空」。「抖音上所呈現的全是好的一面,美好到有點虛假,中國政府想在網路上對內、對外做出太平盛世的假象,但背後已經是水深火熱,政府根本不把人當人。」

小吉強調,欣賞中國文化不代表認同當地政權,「看抖音不會改變我的國家認同」。「我從小所受的教育以及生活方式,都是在教育我是個中華民國國民,我也常常說自己是台灣人,我堅決不支持任何形式的統一。」

學者籲培養假訊息抵抗力

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院長陳憶寧教授對《BBC中文》說,抖音只是台灣網上眾多平台之一,年輕人接觸到多方面資訊,都知道中國不只抖音所呈現好的一面。「我們太小看年輕人了,他們沒那麼蠢,中共的宣傳他們是不會買單的,覺得抖音會改變他們的國家認同是想太多,推論太過度。」

。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她又指,台灣5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才是假訊息的最大受害者,經常在LINE群組傳播假訊息,也不太懂得查核事實,「那為什麼政府不禁止LINE?」相反年輕人從小就在真真假假的資訊環境中長大,防禦能力「比中老年人強太多」。

陳憶寧強調,台灣不是戒嚴社會,全面禁止民眾使用抖音將違背民主價值,對岸的心理戰隨時都在進行,最重要是繼續做好媒體識讀(media literacy)教育,培養民眾對假訊息的抵抗力。「不是讓人活在真空無菌的狀態,要多習慣看不同的訊息,有真有假,有來自對岸的,真的接觸到的時候才不會太驚訝、錯愕或反感。」

國防部智庫成員曾怡碩也說,政府的責任是持續檢視和警示民眾有風險,信任民眾能自主判斷,目前批評的人「都是白髮蒼蒼的老頭子」,他呼籲社會不要把矛頭指向年輕人。

對於每天看一小時抖音的小吉來說,那是娛樂工具,她不理解為何要批判年輕人用社群媒體。「我喜歡看抖音,就像有的人喜歡Netflix,有的人喜歡韓劇一樣,是一種娛樂,只要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

她認為意識形態不是最大問題,更讓她困擾的是如何擺脫演算法的「毒癮」,節制使用時間。她笑言:「你說抖音是精神鴉片也沒有錯,大家都被娛樂到麻痺,但這個其實是整個網路世界的問題。」

本文經《BBC News 中文》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