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軍東征意外誕生的藝術:「摩根圖畫聖經」打破我們對於中世紀宗教藝術的刻板印象

十字軍東征意外誕生的藝術:「摩根圖畫聖經」打破我們對於中世紀宗教藝術的刻板印象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歷史課本上所提到的十字軍東征,多被描述為血腥殘忍的侵略行為,但是在刻板印象中的燒殺擄掠下,仍然誕生了獨特的藝術作品——十字軍聖經。法國卡佩王朝的路易九世(Louis IX of France, 1214-1270)在位時,非常熱衷於東方的戰事,雖然最終的結果都差強人意,但是這些在後人看來殘酷的戰爭,卻也促成了東西文化的交流,當然,視覺藝術也包含在內,而摩根圖畫聖經就是在這樣的歷史脈絡下所誕生的藝術作品。

文:蔚然

歷史課本上所提到的十字軍東征,多被描述為血腥殘忍的侵略行為,但是在刻板印象中的燒殺擄掠下,仍然誕生了獨特的藝術作品——十字軍聖經。

法國卡佩王朝的路易九世(Louis IX of France, 1214-1270)在位時,非常熱衷於東方的戰事,這位法國國王多次規畫及參與了十字軍東征,雖然最終的結果都差強人意,但是這些在後人看來殘酷的戰爭,卻也促成了東西文化的交流,當然,視覺藝術也包含在內,而摩根圖畫聖經【圖1】就是在這樣的歷史脈絡下所誕生的藝術作品。

1671793469748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圖1】Morgan Picture Bible (MS M.638), folio 1v., c. 1240, tempera, gold leaf, and ink, 32.5 x 29.1 cm, Morgan Library & Museum, Dep. of Medieval and Renaissance Manuscripts.

俗稱摩根圖畫聖經(Morgan Picture Bible)的摩根圖書館手抄本M.638,是法國中古世紀的泥金裝飾手抄本(illuminated manuscript)的代表作之一,其中主要的43頁藏於紐約市的摩根圖書館(Morgan Library and Museum),剩下已知的頁數則散落在法國國家圖書館(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加州洛杉磯的蓋蒂博物館(J. Paul Getty Museum)。

雖然我們仍然不清楚最初是誰訂製了摩根圖畫聖經,但是從其內容與編排看來,它最初的擁有者應該與法國卡佩王朝時期,路易九世的十字軍東征有些關係。

摩根圖畫聖經總共收錄了約莫340篇的舊約聖經故事,其中主要包含了亞伯拉罕、摩西、掃羅等猶太英雄以及聖戰的故事。不同於中世紀多數的手抄本聖經,翻開其內頁,色彩鮮艷的圖畫佔滿了羊皮紙,而不見密密麻麻的字句。

摩根聖經是以圖畫作為主要敘事工具的特殊作品,在圖片的四周則有三種不同的語言(拉丁文、波斯文以及猶太-波斯文)簡略描述圖畫的內容。

我們能從圖畫與故事內容一窺摩根圖畫聖經跟路易九世及十字軍東征的關係,正如前述所說,這本手抄本主要收錄了舊約聖經中關於猶太英雄的事蹟,這些故事主要描述了猶太人是如何受到了上帝的指令以及幫助,擊退了入侵的外族。

以第十三頁反面記載的英雄基甸為例【圖2】。在左上的格子中,基甸接受了上帝的指示摧毀了外族的異教神壇,右上則描繪了上帝以金色羊毛作為信物,指示基甸準備出征,下方的格內則是基甸領受上帝的指令,靠著三百名的兵力突破了外族的圍城記(士師記6-8)。

對於身處異地的十字軍來說,這樣的故事內容正是他們內心所需要的,對這些基督徒而言,他們是以上帝的名義打仗,並期待能夠從異教徒的手中奪回聖城耶路薩冷,這些舊約故事為這些信仰虔誠的戰士增添了信心,並使他們相信這場遠征是有所意義的;此外,摩根圖畫聖經也收錄了大量與大衛王有關的舊約內容,大衛王是希伯來的一代明君,但晚年卻犯下罪過,也因此摩根聖經內大衛王相關的故事,可能是為了給法國國王立下模範以及警示而出現的內容。[1]

2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圖2】Morgan Picture Bible (MS M.638), folio 13r., c. 1240, tempera, gold leaf, and ink, 32.5 x 29.1 cm, Morgan Library & Museum, Dep. of Medieval and Renaissance Manuscripts.

摩根圖畫聖經跟傳統上的手抄本聖經最大的差異,在於圖片是獨立於文字之外的,因此摩根聖經的藝術家們設計了精巧的構圖以述說故事。以第四頁反面左上的罪惡之城的陷落舉例【圖3】。

根據舊約記載,為了懲罰索多瑪及厄摩拉兩個城市作惡多端的人民,上帝準備降下災罰,只有羅德一家人是上帝眼中的善人,於是上帝透過天使警告羅德盡速逃離城市,並交代他不可回頭。

3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圖3】Morgan Picture Bible (MS M.638), folio 4r., c. 1240, tempera, gold leaf, and ink, 32.5 x 29.1 cm, Morgan Library & Museum, Dep. of Medieval and Renaissance Manuscripts.

然而在逃亡的過程中,羅德的妻子違背了上帝的命令,回頭看了一眼被摧毀的城市而變成了一根鹽柱(創世紀19:1-26)。這個故事的圖畫中,左邊是陷落的罪惡之城,右邊是羅德一家,朝著左邊看去的羅德之妻則僵硬地佇立在原地,藝術家以單色繪製這個角色,不但使得她與右方的人物徹底的區隔開來,也凸顯了她被懲罰變成了一根柱子的事實。[2]

另外,雖然摩根聖經像是四格漫畫一樣,是由一個個的格子將不同的敘事分隔開來,但那更像是作圖的參考與基準,藝術家在構圖時,時常跨越格線的限制【圖4】。尤其是在繪製戰爭的場景時,比方馬匹攻城戰的場景中,經常使用更大面積的頁面繪製,而這些生動的戰爭場景也告訴我們,藝術家對於當時的戰爭場面十分熟悉。

4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圖4】Morgan Picture Bible (MS M.638), folio 24v., c. 1240, tempera, gold leaf, and ink, 32.5 x 29.1 cm, Morgan Library & Museum, Dep. of Medieval and Renaissance Manuscripts.

有趣的是,雖然故事內容是古老的舊約時代,但是圖畫中的戰士卻都是穿著中世紀歐洲的盔甲;另一個有趣的細節,則是人物手上的武器經常寫上當代名劍的名字。比方在掃羅的故事場景中【圖5】,有位騎士揮舞著刻有名字的劍:「IOIOUSE」,這個細節並非出於舊約的記載,這把劍其實是出現在中世紀著名的史詩羅蘭之歌(La Chanson de Roland)中,查理曼大帝所持有的名劍「歡樂」(Joyouse)。[3]

5
Photo Credit: 截圖自漫遊藝術史
【圖5】Morgan Picture Bible (MS M.638), folio 34r., c. 1240, tempera, gold leaf, and ink, 32.5 x 29.1 cm, Morgan Library & Museum, Dep. of Medieval and Renaissance Manuscripts.

根據摩根圖書館的研究,這本聖經最初應該只有圖畫,文字說明應該是後人加上去的,也正是因為圖畫及文字並非同時製作,添加文字的人經常弄錯圖片內描述的故事。[4]

雖然這些附加的文字造成了一些誤會,但是也讓我們看見了摩根圖畫聖經的旅程。在法國路易九世過世之後,摩根圖畫聖經到了義大利,這時一位不知名的學者為它加上了拉丁文的解說。

到了十七世紀初,摩根圖畫聖經被當作外交禮物送給了波斯的阿拔斯一世(Shah ‘Abbas, 1571-1629),波斯文的解說也在此時放上了羊皮紙。而在波斯首都陷落於阿富汗的侵略後,摩根圖畫聖經落入了一位住在波斯的猶太人手中,他為這件精美的手抄經典,再次加上了新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