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寫人性的人》:二十世紀美國人稱為「種族」的分類,根本毫無遺傳根據

《改寫人性的人》:二十世紀美國人稱為「種族」的分類,根本毫無遺傳根據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鮑亞士來到世上時,剛好是一八四八年歐洲一系列革命失敗、專制政權重新掌權的時代。如今已屆中年的他,在第二祖國感受到了類似的變化,但不是因為他的猶太人身分,而是因為他是德國人。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美國的兩大歐洲移民社群(一個是不列顛群島移民,一個是德意志移民)漸漸發現他們是這場國際戰爭中的敵對陣營。

文:查爾斯・金(Charles King)

一九一一年對鮑亞士來說是大豐收。他靠著寫信和拓展人脈讓人類學系有了更穩固的財務根基。迪靈頓委員會讓他得以完成他做過最大規模的統計研究。他出版了由史密森尼學會資助的《美國印第安語手冊》,學會也向他承諾會繼續提供研究資金。《原始人的心靈》雖然銷售不佳,卻是他跨出學術圈的第一次大膽嘗試。

到了他五十三歲生日的那年夏天,他終於成為自巴芬島之行以來他就夢想成為的公共知識分子。他在《手冊》第一冊的序中寫道:「因此我們認為,人類的所有分類必定多少是人為的,根據的是特定的觀點。」現在他已經是他致力於拆解的人種分類的公認專家。各方邀約不斷,請他就種族問題發表論文或發表演說。

幾年前,他應杜波依斯之邀,前往亞特蘭大大學發表了一篇激勵人心的畢業演說,呼籲美國人放棄種族階序的舊思想。如今,他跟杜波依斯在倫敦的第一屆世界種族大會上再度同台。會場聚集了全世界的學術權威,領域涵蓋「跨種族經濟學」到「促進跨種族友誼的正面建言」等無所不包。

鮑亞士在演講中直言:「人種固定不變的假設已經不可信,」再次重提他在迪靈頓委員會報告中的結論。無論是公開演講或寫給大眾看的文章,他絕不會放過重申理念的機會。鮑亞士所說的話意味著,我們對種族的看法本身就是歷史的產物,是一群人試圖合理化自己一心想相信的事,例如他們比其他族群更高等、更優秀、更進步。歐洲人用種族解釋自己的優越感和成就感。種族概念是透過文化想像,而不是生物上的宿命而存在。

然而放眼四周,鮑亞士所在的國家似乎正往跟他的科學看法相反的方向前進。迪靈頓委員會投入將近一百萬美金出版了四十一卷的最終報告,而且多半不顧鮑亞士在獻詞中所說的話。迪靈漢、洛奇和帕西及國會的其他同事多半都堅定反對移民,也在報告中重申他們的理念。委員會的結論重新確立了種族區分的力量和意義。

報告上明言,在移民問題上,委員會「認為沿用布魯門巴赫的分類是合理的,美國人透過學校地理課的薰陶也最熟悉,亦即……白色、黃色、黑色、棕色和紅色人種。」一八八○年之後抵達的人多半是第一種人,但不幸的是他們來自「發展和進步程度較低的歐洲國家。」其同化的速度「相較於更早的非英語種族還要慢,」而且「以一個種族等級來說遠比過去的種族智力低」,「本質上不像」之前從不列顛群島和德意志領土來的移民。他們來到美國主要是想享受美國提供的好處,而不是對大眾福祉有所貢獻,因此對美國總是無法全心全意,對新國家的忠誠度很可疑,對尚未開化的故國念念不忘。

鮑亞士當然也是移民,但根據迪靈漢委員會的看法,他所屬的群體至少最接近一般人所能想像的模範少數族群,由事業有成、融入社會的德語人士組成。委員會極力指出德裔人士與新一波的義大利、波蘭和猶太移民的不同。即使東歐和南歐移民暴增,德意志移民仍是美國最大的非盎格魯-撒克遜群體,甚至是四十八個州中將近一半的州最大的群體。

過去十幾年,德裔美國人幾乎在國內各大公共領域成為領袖。他們打進學術圈和州律師公會,編報紙,耕耘從賓州到達科他州的田地,在菁英學院和鄉村學校教書,對路德教派、福音教派和羅馬天主教信徒佈道。即使是說德語的猶太人(至少仍遵守教規的那些),他們上的猶太教堂的建築和裝潢(長椅、高壇、彩繪玻璃)也強調自己與基督教鄰人的連結。

但沒想到迪靈漢委員會把報告交給國會過後短短幾年,鮑亞士發現自己陷入完全意想不到的處境,感到非常震驚——他所屬的社群成了美國人最害怕甚至討厭的少數族群。鮑亞士來到世上時,剛好是一八四八年歐洲一系列革命失敗、專制政權重新掌權的時代。如今已屆中年的他,在第二祖國感受到了類似的變化,但不是因為他的猶太人身分,而是因為他是德國人。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美國的兩大歐洲移民社群(一個是不列顛群島移民,一個是德意志移民)漸漸發現他們是這場國際戰爭中的敵對陣營。

一九一四年八月,德國對比利時展開猛烈攻擊,引起協約國支持者的撻伐。於是,德裔美國人呼籲大家冷靜,給予衝突雙方表達意見的公平機會。隔年,德國海軍加強在大西洋上對潛艇的攻擊,更在同年五月擊沉盧西塔尼亞號,將近一千兩百名乘客罹難,包括美國人,雙方的衝突升到最高。輿論隨之轉向,認為德國人是對美國安全的直接威脅。德國企業面臨非正式抵制。貝多芬和華格納從大型管弦樂演出中被除名。歌德和席勒的雕像遭人潑漆。各大報章雜誌的漫畫把德國人畫成叛徒和故作文明的野蠻人,伺機破壞工廠或在水庫裡下毒。

美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一九一五年十二月在國情咨文中提出警告:美國公民身份再也不是忠誠的保證。「在其他國旗下出生,但受到我國寬厚的歸化法歡迎」的間諜和破壞分子,可能利用這點來掩蓋其恐怖行動。

隔年夏天,替德國工作的間諜炸毀了紐澤西澤西市的黑湯姆大型軍火庫。方圓一哩內的建築物都被夷平,窗戶碎片最遠飛到曼哈頓,自由女神像布滿砲彈碎片。約六十萬沒有公民身份的德國人被迫到聯邦政府登記,並禁止前往碼頭、坐火車旅行或住在哥倫比亞特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