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座】管中祥X沈伯洋:談「假新聞」之前必須認知到,所有新聞都是「媒體再現」的結果

【講座】管中祥X沈伯洋:談「假新聞」之前必須認知到,所有新聞都是「媒體再現」的結果
Photo Credit: 卓越新聞電子報 / 陳洧農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件透過媒體的「去脈絡化」和「重新脈絡化」,會產生不同的意義與價值表達,雖然無法斷然說這是假新聞,但它的社會影響卻可能比假新聞更甚。而當我們看見「模糊焦點」甚至是「腦殘」的報導時,也必須意識到背後的結構性因素。

文:陳洧農

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C-LAB所舉辦的講座「假新聞,在過去,也在未來」邀請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管中祥,剖析自有人類以來就存在的假訊息,如何在社群媒體當道的時代,演化出新的面貌來挑撥人心、激化對立;並提出他認為可能的應處之道。

不是新聞的假新聞

近年來,「假新聞」讓許多國家備感困擾,其影響層面之廣,遍及國安、民生、政治、健康。在台灣,假新聞的問題約在「關西機場事件」後開始受到重視,不論是政府機構或社會大眾都備感憂心。

但是,管中祥指出,不實訊息的問題其實由來已久,從我們自小熟讀的「曾參殺人」、「三人成虎」等成語當中都可以看見這個以往被稱為「謠言」的社會現象。

一百多年前,梁啟超在考察了日本等先進國家的報紙後,寫了一篇文章〈論報館有益於國事〉,指出五種報紙的弊病,包括:瑣碎低俗的鄉野雜談;查證不實的報導;挾帶私人恩怨或利益考量的偏頗評論;憑空捏造的新聞;最後是過度簡化的報導。

管中祥說,這些觀察和2018年路透社所指出的假新聞特徵非常相近,可見不論古今中外,都能看見不實訊息的身影。「所以不要過於焦慮,平常心的看待這些事情,因為當你越焦慮,你就越可能被它影響。」

新聞:再現的真實

管中祥認為,在進入「如何處理不實訊息」的探討之前,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認知到所有新聞都是「媒體再現」的結果。

意思是,媒體所傳達的訊息樣貌,牽涉到媒體工作者與其背後的生產機制等因素。人們看到的新聞並不是事件的全貌,而是各種有意或無意的「選擇」和「組合」的結果,被各式各樣的價值觀影響。「在媒體再現真實的過程中,儘管內容沒有不實的成分,也可能充斥著各式各樣的斷章取義。」

這種「選擇與組合的結果」,可能讓一個發言表示支持罷工的受訪者可能在新聞工作者的掐頭去尾之下,變成一個對罷工行動滿腹怨言的人。管中祥說,透過「去脈絡化」和「重新脈絡化」,會產生不同的意義與價值表達,「即便如此我們也無法斷然說這是假新聞,但它的社會影響卻可能比假新聞更甚。」

fakenews_02
Photo Credit: 卓越新聞電子報 / 陳洧農攝
透過媒體對華航機師罷工的報導,管中祥展示媒體如何以「去脈絡化」和「重新脈絡化」建構出新的意義表達

對立的社會:假訊息的可趁之機

你一定聽過一句話叫空穴來風,換句話說,之所以會有風就是因為有空穴;假訊息之所以能夠進來,是因為有裂縫。

管中祥引述中正大學胡元輝教授的研究,指出當代不實訊息的構成要素有五項:政治與商業勢力、網軍與產業鏈、社群媒體普及、失職的媒體系統、主動的閱聽人。

管中祥說,當中的前三項要素在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副教授沈伯洋的研究中,有清楚的剖析,例如2016美國總統大選,俄羅斯網軍操作認知戰的方式便是挑選12個在美國容易引起對立的議題,見縫插針地將對立激化,讓對立的兩方越發痛恨彼此,認為彼此是民粹,進而破壞美國民主的信任基礎。

沈伯洋指出,假訊息能擴散的原因之一是,社會本身已存在對立,甚至是一個撕裂的社會,因此「當有人佔據了訊息的核心,就會讓兩個漩渦越捲越烈、越捲越遠。」

管中祥表示,社群媒體之所以在不實訊息的散佈中扮演重要角色,原因在於「它讓每個人都變成傳播者,不只傳播迅速,而且不受限於傳統媒體守門人概念的要求。」

fakenews_03
Photo Credit: 卓越新聞電子報 / 陳洧農攝

此外,基社群媒體的演算法在進行分眾行銷的過程中,會以人們的使用行為(點讚、刪好友等)為基礎,會把相近的人聚集在一起,形成同溫層。當訊息越貼近閱聽人的意識形態,越容易取信於閱聽人,因此「同溫層往往是行銷的溫床,更是假訊息散播的溫床。」

事實上,除了新聞本身是媒體「選擇」的結果之外,人們在攝取資訊時,也會經歷「選擇性的過程」。意思是,每個人在面對同樣的內容時,不只是認知到的重點不一樣,甚至詮釋的方法也有所不同。這和閱聽人的心理特質還有社會狀態有關。

這一點,能從國人普遍認為公視的新聞可信度最高,但收視率卻奇差的弔詭現象看出端倪。「是沒有我們值得信賴的媒體,還是我們不喜歡看這些值得信賴的媒體?」管中祥說:「因此我們在推廣媒體識讀時,重要的不是要批判媒體,而是要學會批判自己。當一個社會越願意理性的思考,就越可能不受到訊息的影響。」

擺弄恐懼與慾望的不實訊息

管中祥表示,社會越混亂,人們越依賴媒介來了解外在的世界,以尋求穩定性。

例如20年前白曉燕命案發生時,人們每天熱切地追蹤新聞報導,確認槍擊要犯是否逃亡到自家附近;回顧兩年多前,疫情爆發不久時,民眾也特別容易受到訊息影響而產生搶購物資等行為。換言之,社會越混亂,人們就越仰賴訊息,訊息也越能影響人們的行為模式。

紀錄片《戰爭催眠術》提到許多國家在進行軍事擴張或政治擴張時,如何透「宣傳」來達成目的。影片中提到,希特勒的宣傳部長戈培爾以改善經濟為訴求,讓希特勒得以勝選;而為了正當化希特勒的軍事擴張,祭出的大旗便是以「波蘭的攻打」為由的亡國危機。「可以看到發大財跟亡國感是全世界政治人物非常會使用的手段,台灣也不例外。」管中祥說道。

fakenews_04
Photo Credit: 卓越新聞電子報 / 陳洧農攝
談及希特勒的勝選以及侵略行動,管中祥認為箇中緣由值得吾人引以為鑑

戈培爾曾經說:「群眾對抽象的思想只有一知半解,他們對情感訊息有較多的反應,情感宣傳需要擺脫科學和真相的束縛。」也就是說要人們理性地討論抽象事物非常困難;反之,接受訊息時,人們很容易在情感面被觸動,因此挑動情緒的訊息才更容易產生影響力,假訊息亦然。

媒體因何失職?

管中祥表示,媒體一個非常龐雜的組成,受到各式各樣的力量的影響,包括政治立場、財團背景等,而勞動條件也是一個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