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資格賽不賣票就是回饋球迷?足協可以停止繼續「業餘」下去嗎

世界盃資格賽不賣票就是回饋球迷?足協可以停止繼續「業餘」下去嗎
Photo Credit: 中華足球協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足協公告的索票方式是親自到台北市昌吉街足協的總部索票,並且每人只能索取三張,雖然消息是陸續還會開放其他的索票地點,但是這種落伍的索票方式,受到球迷的撻伐;是的,足協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售票。

世界盃足球賽亞洲區資格賽第二輪即將開踢,台灣難得可以躬逢其盛,但是主場賽事的規劃一直無法令人滿意,直到昨天足協公告了索票辦法之後,球迷的不滿達到了高峰;由於時間實在太過緊迫,足協嚴苛的索票條件造成了球迷的困擾。

其實這問題我已經不只提過一次,甚至過去兩個多月,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建議足協應該要採取售票,否則一定會出現票務、場務以及安全維護上的問題,只是現在距離比賽不到兩周(幸好印尼停權還多給我們5天應變),一切的措施都可能造成更多的混亂。

足協公告的索票方式是親自到台北市昌吉街足協的總部索票,並且每人只能索取三張,雖然消息是陸續還會開放其他的索票地點,但是這種落伍的索票方式,受到球迷的撻伐;是的,足協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售票。

足協的考量有兩點:第一,不售票是對球迷的回饋,這是第一個最大的邏輯錯誤,不售票並不會讓球迷感激你,因為花一百元購票跟在上班時間親自跑一趟蘭州市場,我相信大部分人會選擇花錢買票,因為去索票的過程損失的不只是金錢而已。

第二,售票會減少入場人數,這是第二個觀念錯誤,假設我們將票價定為一百元,或許會有一到兩成的人,因為這一百元不想進場,但是免費時有一萬名觀眾進場,售票時有九千名觀眾進場,你認為那一個的球迷力量比較大?當然是那些願意掏腰包來為你加油的觀眾,為了一百元就不想替自己國家加油的,說真的,這個市場放棄也罷。

不售票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首先就是沒有售票的經費,沒經費就沒人手,所以你就只能用土法煉鋼的索票方式,如果將票務委託給售票系統,一般上會抽兩到三成的行政費用,如果票價是一百元的低價,也可能被索到五成左右高額佣金,但是你每張票依舊有五十元的利潤。

這筆錢用來應付場務也已經足夠,而且還少掉球迷各種索票、取票、進場的麻煩,將票務成本轉嫁到球迷身上,相信大家是願意接受的。尤其是中南部的朋友,不管你提供的索票點有多少,肯定是相對不便,但是透過網路或是售票系統商的門市,任何人都可以輕易的購買。

其次,索票額度怎麼定都不合理,訂得太少,大家索票就更為不便;訂得太多,可能形成票卷的浪費。到頭來,不管需求量大或是需求量少的球迷,對你都只會有抱怨,另一個問題是到時雖然也會有現場索票,但是究竟票數有多少不得而知,萬一保留的量過多,沒讓大家先行索取就可惜了。

這可能導致許多人沒有前往球場的意願,萬一保留的量太少,形成當日現場取票的人過多,造成進場混亂,以往已經發生過太多同樣的例子,最後變成開放無票入場,但這麼一來,事前索票的觀眾豈不是笨蛋?售票可以一次解決這些難題。

我一再的強調,售票並不是為了賺錢,第一是養成大家買票看球的習慣,那怕是只要五十元、一百元,讓購票成為一種理所當然的事情,一個運動才有可能蓬勃發展,不要只想討好少部分連這點小錢都不肯花的球迷,俗話說,想討好所有人的下場,往往就是得罪所有人。

另外就是售票可以解決很多制度性的問題,包括區域劃分、人數統計、進出場管控,都可以一次得到解決。如果足協認為永遠只要讓比賽保持在城市聯賽目前一兩百名觀眾的規模,那麼你要怎麼賣票都無所謂,理事長親自坐在門口驗票也無妨,但是口口聲聲希望球迷來塞爆台北田徑場,卻用比小學生園遊會賣消費券還兩光的方式,不僅影響觀眾入場意願,也不會得到任何的感謝。

其實上天給了足協很好的機會,你擺爛了兩個多月沒關係,印尼已經先幫你解套,給了你5天的緩衝期,現在看來是連對泰國的比賽也一樣要採取「業餘中的業餘」方式,只希望接下來還有另外兩場對越南及伊拉克的比賽,足協的人能夠醒醒,別再自己閹割自己。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