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氣候變遷與COVID-19危機,為什麼我們不能只寄望於科學?

面對氣候變遷與COVID-19危機,為什麼我們不能只寄望於科學?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人寄希望於科學,因為科學是人類唯一的普世價值。我雖然同意這個説法,但我並不認為科學是包治百病的萬能藥,因為科學只負責預測大自然的未來走勢,沒法替普通民眾做出選擇。

文:袁越

在埃及旅遊城市沙姆沙伊赫舉辦的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7)在一片爭吵聲中結束了。以歐盟為代表的「激進派」認為大會的議題設置缺乏雄心,遠遠達不到遏制氣候變遷的最低要求,而以石油輸出國組織和一批中等發達國家為主的「保守派」則認為發展才是硬道理,尤其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還未完全結束的情況下,減排腳步不宜邁得太大。

比起大會上的公開爭吵,更令人擔憂的是公眾的無視。起碼在我的朋友圈裡,這屆大會的熱度遠不如前段時間環保青年潑名畫的系列行為藝術,而後者得到的幾乎都是負面評價。那些本來就對環保無感的人指責這些年輕人是『環保恐怖分子』,光顧著自己出風頭。甚至那些向來支持環保的人也對這種行為產生了反感,認為這些『極端環保主義者』做過了頭,得罪了廣大民眾,反而起到了負面效果。

總之,全球環保運動似乎進入了一個瓶頸期,隧道的盡頭看不到曙光。

我認識的大多數環保領域的從業者都對現狀感到憤怒,他們不能理解為什麼公眾直到今天依然不相信科學,不信任科學家,對即將到來的氣候災難無動於衷。而我認識的其他領域的從業者則大都認為他們已經為環保付出了相當多的努力,但總不能為了保護地球就不讓老百姓好好過日子吧?

在我看來,雙方都有道理,因為自私是人類的天性之一,而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訴求也各不相同。對於大多數普通民眾來説,影響他們生活質量的因素主要是物價、房市、子女教育和公共醫療等等,氣候變遷排在很後面,其影響甚至有可能是正面的,比如那些盛產石油和天然氣的國家完全可以説是在「發氣候災難財」。他們沒有任何理由為了降低二氧化碳排放而去擠公車,或者放棄吃肉的樂趣。

對於專業環保人士來説,他們很清楚地意識到氣候變遷將會導致未來極端天氣頻發、海平面持續上漲、生物多樣性逐步喪失、糧食大幅減產……所有這些變化也許現在還不明顯,但未來肯定都將愈演愈烈。這就是為什麼如今熱衷環保的大都是年輕人的主要原因——他們不但是氣候變遷最大的受害者,甚至從某種程度上説是氣候變遷唯一的受害者。要想説服今天的中老年民眾犧牲自己的個人利益去為後代保護環境,需要很強的道德感召力。

那麼,雙方的矛盾應該如何調解呢?很多人寄希望於科學,因為科學是人類唯一的普世價值。我雖然同意這個説法,但我並不認為科學是包治百病的萬能藥,因為科學只負責預測大自然的未來走勢,沒法替普通民眾做出選擇。

就拿氣候變遷來説,科學所能做的只是告訴你未來可能的升溫幅度、海平面的上升速度、海水的酸化進程、極端天氣的出現頻率和強度,以及糧食產量和生產成本的變化等等這些硬指標。但對於一個住在內陸寒冷地帶的普通農民來説,這些變化很可能都不是事兒,起碼不足以讓他犧牲自己當前的生活質量。科學家沒有權力命令這位農民少開汽車,只是為了保護一頭和他沒有任何關係的北極熊,或者讓距離他的生活圈非常遙遠的海平面少上升那麼一點點。

環保人士肯定會説,雖然海平面上升對這名內陸農民影響不大,但氣候變遷會讓他所處的地方發生嚴重的乾旱或者洪澇災害,減少他的糧食產量,提高種糧成本。換句話説,氣候變遷一定會以某種方式影響到他的生活,而所有這些影響都是有科學依據的。但實際上,即使這位農民真的相信科學,他也有充分的理由不去理會科學家們的警告,因為他很可能相信自己有能力應對乾旱或者洪澇災害,而糧食減產雖然會讓他的收入減少,但環保同樣也是需要付出成本的,他完全可以自主決定哪種行為更划算。

GettyImages-1244797168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一名環保運動人士在COP27會議期間將自己裝扮成北極熊的模樣。

我們常説,一個現代人必須學會分清事實(Fact)和意見(Opinion)。在我看來,科學就是事實,個人選擇就是意見,兩者不一定相符,甚至經常是相反的。

這個問題的另一個經典案例就是古典經濟學和現代經濟學之間的差別。前者把每個人都當做「理性工具人」,假設每個人的選擇都是絕對理性的,但真實生活中的人千奇百怪,每個人都有一萬個理由不按常理出牌,所以古典經濟學在預測經濟走勢時經常出錯,因為這門學問沒有把複雜的人性考慮在內。

在環保領域,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矛盾同樣也屬於這一範疇。前者總喜歡引用科學數據,告訴大家我們都是在同一條船上的氣候難民,如果再不努力減排,每個人都會遭殃。但後者則更喜歡引用歷史數據,指出今天的地球二氧化碳大都是從發達國家排出來的,他們靠這個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現在該輪到發展中國家了。兩種説法都有道理,因為雙方的立場是不同的,對同一個事情完全可以有不同的解讀。

中國的COVID-19清零政策也面臨著同樣的意見分歧。這個政策在我的朋友圈裡遭到了幾乎是一邊倒的嘲笑,但在我的親戚群裡卻得到了老人家們的廣泛支持。在我看來,雙方都有道理,因為每個人對於COVID-19病毒的理解都是不同的,敏感程度也不一樣。即使大家都相信COVID-19的致死率只有千分之一,身體健康的年輕人會拿99.9%説事,而身體狀況不佳老年人會盯著0.1%不放,因為這個數字對於不同狀況的人來説有完全不同的意義和威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