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與朋友分手?》:人生有時必須做正確的事,與「有毒朋友」分手就是其中之一

《如何與朋友分手?》:人生有時必須做正確的事,與「有毒朋友」分手就是其中之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人生中,有時你必須做正確的事,而這真的很難,與朋友分手就是其中之一,但你選擇的觀點可以徹底改變你的恐懼或憂慮。從前,如果人們的婚姻沒有維持50年以上,我們就會認定婚姻失敗,如今隨著觀念不斷演進,情況不再如此。相同的道理,與朋友分手也是一樣的。

文:艾琳.法爾科納(Erin Falconer)

這是一條困難的路。當你體認到某人在你的生活中不再適合時,你仍然要去思考,一開始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你身邊。

摩爾和這個人有很多的冒險經歷和美好時光,她覺得要跟這位朋友分手很困難,這是可以理解的。「我想著,『我能不能保有這些回憶,但我的生活中不要再出現你嗎?這要怎麼辦呢?我是否必須把一切都扔掉呢?我們去邁阿密、去牙買加旅行,所有的那些歡樂時光—我是不是要把它們扔掉?』然後我意識到,不用,這些記憶仍然是美好的,那是我生命中的一段美好時光。」

有毒朋友並非每次都很難相處,否則他們也不會出現在你的生活中了,特別是如果惡質的人有一些自我覺察,她會用魅力或讚美來彌補她的惡毒行為。莎夏.唐有一位大學朋友,就遊走於惡劣和慷慨之間。

「她以前會走在我前面,對我說非常不好的話,但事後她又會送我禮物,或為我做午餐,然後送到我工作的地方。這種情形是有毒的,我發現自己利用這段友誼來換取好東西,比如,我是大學生,我沒有錢,而你送了我衣服和東西。」莎夏.唐用一封電子郵件結束了這段關係,說出自己無法接受她的一些行為。「我記得她回信求我,說別這樣、別這樣、別這樣。我還記得,後來我沒有回信,而我感到非常自由。」

有時你被一個朋友甩了,但後來發覺雙方其實都有想結束的念頭。伊莉絲.羅南20歲出頭時,被一位朋友甩掉,但她一直不知道原因。「回想起來,我們有一種奇怪的依賴關係,我的作用幾乎像是她的男朋友,例如我會修理東西,我會把事情搞定。她沒有任何解釋就把我甩了,這實在太傷人了,因為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也不知道我是如何傷到她,所以我一直無法釋懷。」

羅南試圖向這位朋友要求解釋,但從未收到,儘管她們的社交圈重疊,而且偶爾還會看到對方。「回想起來,我很高興,因為她其實在耗損我的心力。」

在人生中,有時你必須做正確的事,而這真的很難,與朋友分手就是其中之一,但你選擇的觀點可以徹底改變你的恐懼或憂慮。從前,如果人們的婚姻沒有維持50年以上,我們就會認定婚姻失敗,如今隨著觀念不斷演進,情況不再如此。

相同的道理,與朋友分手也是一樣的。如果一段友誼結束了,你把它視為失敗或浪費時間,你就沒有抓到重點,還會對你們雙方造成很大的傷害。請開始把關係結束視為已經走到盡頭,而不是徹底的失敗。當你明知這段友誼沒有作用也無法修復,卻選擇繼續維持,這才是唯一的失敗。因為如果你選擇結束,反而能保留與那個人在一起的所有美好時光,並從這個分手的經驗中記取教訓與重點。

分手的劇本

我知道談分手很難開口,所以我提供了一些劇本。當然,你可以自行設計這些內容,但我希望以下內容有助於你打草稿。

〔情境一〕:你的派對老夥伴每天晚上都會出去玩,而你卻得在家帶小孩。她每週傳三次簡訊,說你像個黃臉婆,什麼時候才出來玩啊?當你們聚在一起時,以往的樂趣不見了,你們對這段友誼有不同的期望。此時,你可以這樣說:

我必須說點相當難開口的事,我們兩人現在的處境大不相同了,想當年曾經一起玩得那麼開心!我想先說清楚,我不是批評你仍然出去玩樂,但我現在就是沒辦法,而且我不想因此感到難過。老實說,我可能一個月只有一個晚上能出去玩,即便如此,我也想在九點前上床睡覺!我覺得,與其老是我在說「不行」,還不如希望你有一個會跟你說「可以」的朋友,我希望你能理解。

〔情境二〕:你有個一拍即合的新朋友,但對方竟然支持你不能接受的政治主張,誰知道她哪天會不會去負責那些工作?你們是在課堂上認識的,所以過了一段時間才看出她的政治傾向,但在此之前,你們已經每週兩次一起吃午餐了。此時,你可以這樣說:

我必須跟你說一件對我來說有點困難的事。拜這門課所賜,我們一起談論了很多書,直到最近才真正接觸到彼此的政治傾向。而當我們這麼做的時候,我意識到我們有不同的觀點。這並不是說,我認為不同立場的人不能當朋友,我也確實在努力實踐這個想法。不過,關於你的政治忠誠,有些事讓我覺得很難受,而我只是覺得,不應該假裝這對我來說無所謂,我希望你能理解。

〔情境三〕:她在陷害你,你發現她原本可以對潛在雇主說你的好話,但她沒有這麼做。也許你一直想知道她是不是在嫉妒你?你可以嘗試以下方法:

我知道我最近一直在迴避你,我想讓你知道原因,那就是:我聽說了你對皮耶說的話。當然,你可以自由地說出任何你想說的話或感受,但這使我意識到,這種關係並不是我想像的那樣。事實上,它讓我想起了為什麼我和你在一起時會覺得不舒服,這種情況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不想成為只會躲避的人,所以我想讓你知道,這對我來說並不適合,我們也不必假裝這對我們兩人都很好。

〔情境四〕:你被冤枉了,儘管努力試過,但你無法或不想放下:

我想和你談談一直讓我很難受的事。你知道的,○○那件事發生時,我們大吵了一架,我沒有興趣重提此事。我知道你真誠地道歉了,也一直在努力讓這段友誼維持下去。我希望你知道,我聽到了你的道歉,也很感激你,並真心接受了你的道歉。

我還希望你知道,我也試圖找尋一個我們可以向前邁進的平衡。遺憾的是,我就是做不到,也許我就是不願意,但不管原因是什麼,我認為我不應該繼續嘗試用方法來粉飾這種情況,並繼續感到內疚;或在情況沒有維持良好的時候,覺得自己很失敗,這對我而言是不公平的。

或者是讓你覺得內疚、讓你浪費時間來解決事情,這樣對你也不公平。出於尊重我們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以及我對你和這段關係的強烈情感,我覺得我們雙方最好還是分開。我不確定給彼此一些喘息空間能否讓我們重修舊好,但我知道,不這樣做肯定完蛋。我希望你了解,並尊重我的決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如何與朋友分手?清爽到不可思議的友情整理術》,大好書屋出版

作者:艾琳.法爾科納(Erin Falconer)
譯者:黃庭敏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你是否想過,你此刻擁有的上百位臉友、LINE友、IG好友,或是三天兩頭就找你吐苦水卻鮮少關心你的朋友,真的都是你該維持下去的友情嗎?這本書不是要你大砍通訊錄,而是帶你克服人際斷捨離的心理障礙,從友誼的枷鎖中解脫,日子過得更清爽暢快!

★★★★★ 美國亞馬遜4.5顆星 ★★★★★讀者一致好評:「從頭到尾讀起來都很有趣」、「一拿起來讀就停不下來」

根據牛津大學演化生物學家的研究,一個人可以維持的朋友圈極限為150人,其中50人可稱為朋友,15人可尋求協助,而真正的摯友,只有5人左右。

社群媒體鼓吹我們擁有大量的「朋友」,但是,你真的需要與那麼多人「加好友」嗎?在時間與心力都有限的情況下,你得知道哪些關係對自己有意義,而哪些關係只是在磨損你!在友情的圈圈裡,要勇於做出選擇,別讓生活中充滿心累的朋友。

未命名
Photo Credit: 大好書屋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