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圓》「Meta/元」對談四:對權力的承認與逃脫

《方圓》「Meta/元」對談四:對權力的承認與逃脫
圖片來源:香港文學生活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媒體總是希望能追逐演算法,來吸引更多人觀看。但另一方面,其實大眾正在抗衡這件事。比如說,我以方文山作招徠,但事實上可以是「無人理你」的。所以權力其實也是來自大眾的討論和關注。當我們想像,權力是可以令到演算達到最高效能,但事實上那可能是一場意外加意外加意外的偶然。而當你參與的時候,其實你也成為了被演算法所計算的一部分。

上回:

虛擬與現實的之間或之外──「Meta/元」的多重性

時間:2022年9月7日
地點:香港文學生活館
主持:朗天(作家、文化評論及策劃,兼職執教大學,近作有《反復:易經新寫》。下稱「朗」。)
與談人:
紅眼(專欄作家,影評人。《藝文青》總編輯。寫電影、電視劇、流行文化。寫小說。下稱「紅」。)
李卓風(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國際學院,主修新媒體及影視劇本創作;現職編劇。下稱「李」。)
袁兆昌(香港作家、編輯、寫作班導師。下稱「袁」。)
洛楓(創作及評論人,曾獲中文文學雙年獎、香港書獎、藝術家年獎、城市當代舞蹈達人獎。下稱「洛」。)

朗:所以我們說來說去的,不就是布迪爾(Pierre Bourdieu)的那套symbolic power嗎?最後是由symbolic power和power field來決定。正如我們所談到杜象的個案,為甚麼放在博物館會是他的作品與別不同呢?因為當中牽涉了權力。不論你是meta與否,權力場決定了一切。確是有點「灰」。所以meta背後的力量,就是一隻看不見的手。

李:同時,後設是不是種演算法的追逐呢?

朗:所以後設的力量,是用演算法的方式來造成的,那我們不就變成了一串數字嗎?

紅:可能大家都會覺得自己的力量可以去騎劫或者掌握那個演算法。而如果你想成為在virtual world很成功的idol,必須要很懂得計算。

袁:媒體總是希望能追逐演算法,來吸引更多人觀看。但另一方面,其實大眾正在抗衡這件事。比如說,我以方文山作招徠,但事實上可以是「無人理你」的。所以權力其實也是來自大眾的討論和關注。當我們想像,權力是可以令到演算達到最高效能,但事實上那可能是一場意外加意外加意外的偶然。而當你參與的時候,其實你也成為了被演算法所計算的一部分。

紅:這樣想會不會有點一廂情願?當然你的諗法是當我們一起討論某一論題或事情的時候,就會令到背後的演算法改變,甚至成為演算法。但我對這個看法有些保留。正如《明日戰記》背後也反映了有一龐大的權力在背後運作,這種權力之所以看似不存在,可能就是因為它是大到你所不能想像的。或NFT本身,何嘗不是一種權力?

Screenshot_2022-10-10_at_4_29_54_PM
圖片來源:電影《明日戰記》劇照

朗:如果這樣看的話,會不會太「灰」?因為人到最後,作為自由意志,你在如此龐大的權力架構之下,你彷彿只能順著這一洪流,最多便是稍為逃離一下。

紅: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回到單機game。最近看了一宗新聞,不知真假,但無論如何有趣的是,畢.彼特(Brad Pitt)說他想早點退休,因為家中那部Saturn遊戲機還有很多小時候買的舊遊戲未有機會「打爆」。

李:這就是我剛剛所說的,很多人從MMRPG過渡到想重新回到單機遊戲的階段。

紅:他們想要的不是virtual,而是reality。

洛:為甚麼會這樣呢?

李:我想是因為我們最後發現,MMRPG是個剝削的世界。

紅:需要不斷貨金的世界,其實比現實更加現實。

李:我想以後的元宇宙或者meta也會是這樣的。我為甚麼要提及到MMRPG,是因為它的潮流已經過去了,最少這一期。而未來可以想像的元宇宙,最少是Facebook的meta,可能也會將這個潮流重複一次。很多人會從熱衷到疲怠。可能會是這樣。就像洛楓老師和阿昌所談到的,有些人或許會逃到文學,有些人或許會逃到單機game,又或者去運動。我想現在的社會其實還是頗為碎片化的。

紅:雖然說是碎片化,但大家也是殊途同歸,都是為了逃離權力。以前的時候會覺得,真話不能當面說,要在ICQ講。現在反過來,我們不會在WhatsApp的群組中講真話,只有再見面的時候才會講。我們不會再想在網絡上留低任何線索。現在你在Facebook發表任何言論,都很容易被人「cap圖」。

洛:這個論點很有趣,令我想到,如果真是要在social media寫評論的話,你夠膽秉著評論的良心來發言嗎?網上的那些謾罵,太可怕了。

紅:例如某些男團,簡直是完全不能得罪的。尤其是他們的「粉絲」,你可能只是輕輕說了一句。真的很誇張,十分「小粉紅」。

李:但我想當中我們總是存在逃離權力的傾向,所以我並不是太悲觀。只是現在的權力形式,可能從以往的大政府結構轉到數碼化。可能演算法會在未來成為巨型的元宇宙,但我總相信逃離的傾向會一直存在。

紅:其實剛剛談到的男團也是個好例子。當你想逃離某些事情而投入另一些事情時,後者卻反過來成為另一種權力結構。

相關文章:對談五:邊界的釐定與拆除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