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生的寫作能力,正以雪崩的速度在崩壞」,身為教師這樣的發言既不科學也不道德

「台灣學生的寫作能力,正以雪崩的速度在崩壞」,身為教師這樣的發言既不科學也不道德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並沒有全盤否定中國古典語文,只是必須反思中國古典語文要在什麼比例和架構下教授和薰陶,才是必較健全的做法,也才能夠體現而不是壓抑台灣多元語種和多元文化的歷史與現實。只是對於那些大中國主義者而言,多元語言與文化只有在以中國為骨幹的框架裡才有意義,才會被認可。

寫作(課)之所以重要甚至必要,是因為寫作是一種靈魂或生命技術,透過寫作感受、記錄、梳理和想像自己的生命歷程的點滴。除了更正語法和文法錯誤——那其實不是寫作最重要的一環,更不是全部是——之外,寫作老師理想的角色不是提供標準答案,更不應該論斷成敗。

生命即是寫作,理想的寫作老師像是靈魂的導師或半個精神分析師,願意傾聽和理解學生寫作的困境,引導他們自己安排具有積極意義的閱讀與寫作,學習不要輕忽任何一個使用文字表達的機會,即便只是一篇簡單的訊息或周記。

老師與其埋怨責怪學生寫作能力崩壞,倒不和學生一起想像和實踐充滿更多可能的寫作課!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