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固自由陣營關係與強化防衛,2023年是展現「岸田外交」的關鍵時刻

鞏固自由陣營關係與強化防衛,2023年是展現「岸田外交」的關鍵時刻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在進入2023年後,持續將外交與防衛強化等納入優先課題。首相岸田文雄除了將造訪歐美各國外,也將展現身為G7輪值主席的決心,與美國總統拜登的會談,更是象徵日本在東亞作為自由陣營的基石角色。

文:鄭仲嵐

「或許對身為議長國相比,這(美日)是更有重要意義的會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1月4日前往中部三重縣的伊勢神宮進行新年參拜後,召開記者會表達將於13日於華盛頓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進行會談,目標在強化美日同盟外,也將就防衛、資訊、經濟等交換各種意見。岸田也於記者會上強調美日領袖會見的重要。

與此同時,包括日美兩國的外交部長與國防部長層級會議的「2+2會談」也將於11日召開,針對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台海局勢與北韓發射彈道飛彈等議題進行近一步磋商。國防部長層級則是會再另外單獨舉辦會談,顯現當下日本對於國防政策的看重。這也是繼2021年5月後,兩國領袖再度當面會談。

G7議長國的主動性

日本今(2023)年作為七大工業國峰會G7的主辦國,從年初起岸田文雄就開始展開一連串的訪問行程。除了美國外,岸田還將先依序訪問法國、義大利、英國與加拿大,除了鞏固G7成員國間的信任外,也採取相對主動的態勢。特別是G7主辦城市廣島,除了是岸田的故鄉外,也是核武受害城市,屆時訴求「無核武」理念將更明確。

此外,日本也從開春1月起的2年間,將擔任聯合國安理會的非常任理事國。睽違6年再度擔任此要職,日本也將在安理會的改革上作出更多訴求。除了「基於國際法支配的秩序」外,外務大臣林芳正也預計在12日前往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就此議題討論俄羅斯侵略下始終停滯不前的安理會機制,可說今年是展現「岸田外交」的重點時刻。

在中俄間的平衡性

然而,相較之下,日本對於鄰近的中國與俄國的嫌隙則是持續加深。外相林芳正原先預計於2022年12月底造訪北京會見當時外交部長王毅,但後來行程遭到更動,林芳正先去歐美等國拜會後,才會預計於1月底前往北京。不久後,王毅職位遭到更動,由新部長秦剛上任,兩人何時會面,至今仍未定案。

先前中日兩國在2019年,習近平與時任首相安倍晉三在大阪G20峰會見面後,直到2022年11月17日,才在泰國曼谷進行面對面會談。兩方雖然持續同意「構築安定關係」,但岸田也就中國海警船在釣魚台附近海域的活動、以及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訪台時在沖繩與那國島經濟海域試射飛彈等表達深刻憂慮。

中日兩國雖然協調設置熱線電話、定期舉辦外長與防長「2+2會談」等,但在目前局勢下,雙方都還未達成一定信任,日本在美中間如何取得平衡成為一大困難。

而在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下,日本也與自由陣營國家對俄祭出制裁,並且持續援助烏克蘭各項物資。烏克蘭不僅對此大為感激外,​​烏國總統辦公室主任葉爾馬克(Andriy Yermak),甚至還在1月4日會見日本駐烏大使松田邦紀時,親自邀請岸田文雄訪烏。

反之,日本與俄羅斯關係則是陷入冷凍,除了俄國軍艦與軍機開始頻繁穿梭位於北海道南方的津輕海峽外,也開始與中國開始聯合軍演。而過去一度要簽署協議,分階段和平轉讓的北海道北方四島領土問題,俄國外交副部長魯丹科(Andrey Rudenko),在3日接受《塔斯通訊社》採訪時,更直言日本是「非友好國」,已不可能談和平協議,兩國關係持續緊張。

強化防衛的先制性

因此,為了要因應將來可能擴大的台海衝突、以及俄羅斯與北韓的軍事威脅,日本也大動作決定在2023年起逐年增加防衛費用,預計在未來五年內調整到比現今多出1.5倍的43兆日圓(約3286億美元),岸田也在4日表示將會跟美國協商「如何根本強化防衛能力」,白宮也對此發表聲明相當歡迎。

特別是在防衛部署上,位於沖繩縣南部的八重山群島未來將是日本部署防衛戰力的重點。日本防衛省先前在2日發表聲明表示,從2022年12月中旬起,中國海軍「遼寧」號航母,至少17日至31日間的兩週,在沖大東島和北大東島附近海域進行至少約320次的艦載戰鬥機和艦載直升機起降訓練,直到新年元旦後才返航。

防衛省評估中國行動範圍持續擴大,認為是要強化遠洋作戰能力。日本的航空自衛隊戰機除了數度緊急起飛外,海上自衛隊護衛艦「有明」號也在這段期間持續監視。尤其是中國軍方偵察型無人機「WZ-7」,更是首度於1日到2日間,在沖繩本島和宮古島間的航線上穿梭,讓日本高度重視。

為了防範該地區衝突,日本修改安保相關的三項文件外,更將持續強化將來打擊敵人的先制性,在敵軍準備發動攻擊前就率先打擊敵方基地。其中,日本也將在2023年陸續在距離台灣最近的與那國島設置飛彈部隊、並逐年編列預算擴建基地。未來一旦台海擦槍走火,與那國島也將成為防禦的最前線。

內政改革的積極性

然而,歸根結底,岸田文雄在2023年也面臨相當大的內政壓力。其中後疫情時代的經濟振興仍是重中之重。在4日的記者會上,岸田也表達將會調漲基本工資的決心。由於能源費用高漲、通貨膨脹等因素,讓日本行業工會表示將力爭「5%」調薪幅度,而岸田也稱將會全力配合「通貨膨脹率」以上的調漲幅度。

另外則是少子化的對策,岸田在記者會上稱這是「異次元」般的挑戰,並稱將會就兒童養育補助、產後補助、托育政策、學童教育方針與產後休假等作出更嚴格的要求與改革,並承諾6月前推出具體方針。只是從前首相菅義偉時期就成立的「兒童家庭廳」,現在仍未有具體作為,未來如何推動方針仍是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