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孕婦避戰亂時興「生育旅行」,為什麼阿根廷成為海外分娩的首選國?

俄羅斯孕婦避戰亂時興「生育旅行」,為什麼阿根廷成為海外分娩的首選國?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根廷早在19世紀末,便已對俄羅斯的移民展開雙臂歡迎,當時有許多遭到迫害、屠殺的俄羅斯猶太人橫渡大西洋,前往阿根廷開展新的生活,另外也有部分的俄羅斯人,於1991年蘇聯解體後抵達阿根廷。也因此,阿根廷相比於美國及其他其他歐洲,在譴責俄羅斯的侵略行徑上顯得較為謹慎。

文:張瑞邦(Tucker Chang)

自去(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許多來自俄羅斯的準父母,選擇飛往阿根廷,希望他們即將出生的孩子,可以順利取得阿根廷公民身份。

據俄羅斯駐阿根廷大使館領事處負責人波林(Georgy Polin)估算,去年一整年,已有2000至2500名俄羅斯公民移居阿根廷,其中諸多民眾是計畫在阿根廷分娩的孕婦。波林更預測,至2023年結束時,赴阿根廷生產的俄羅斯女性,將會突破1萬人。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亦指出,僅在2022年12月,便有超過數百位的俄羅斯婦女,湧入該國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進行「生育旅行」(Birth tourism)。該報預估,由於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港譯「普京」)於2022年9月宣布,欲再徵召數十萬預備役軍人入伍,這恐加劇更多俄羅斯家庭入境阿根廷的趨勢。

遠赴阿根廷生產的莫斯科珠寶設計師切列波維茨卡婭(Polina Cherepovitskaya),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表示:「現在來阿根廷生孩子非常受歡迎,當我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某間醫院產檢時,前面至少有8位俄羅斯婦女,也在等待看診。」

為什麼阿根廷是俄羅斯婦女分娩的首選國?

印度新聞媒體網站《第一郵報》(Firstpost)解釋,阿根廷之所以會成為俄人生育旅遊的優先選擇國,主因在於阿根廷對俄羅斯採免簽政策,且單次最多可停留90天,若想申請延簽或長期居留,程序也相對簡易。

切列波維茨卡婭對此表示,她和她的丈夫在烏俄戰爭爆發後不久,便起身前往阿根廷,現在她們正在辦理成為阿根廷公民所需的行政程序,且由於阿根廷採「屬地主義」(Jus soli),她們剛出生的「阿根廷女兒」,將使整個申請流程變得更為簡要,並使切列波維茨卡婭和丈夫有機會在2年內取得身分。

「戰爭剛爆發時,我就發現自己懷孕了,當我發現俄羅斯的對外邊境逐一關閉時,我知道我們可以前往一個南美洲國家,也就是免簽的阿根廷,只要取得阿根廷護照,就可以為我的孩子開啟更多機會。」切列波維茨卡婭如此說道。

專門為俄國婦女安排生育旅行所需的住宿、住院,以及旅行文件的旅行社業者佩庫羅娃(Eva Pekurova)亦告訴《衛報》,持有阿根廷護照的優勢在於,當前全球有171個國家,給予阿根廷國民免簽待遇,這其中包含歐盟、英國和日本,且要以阿根廷身分獲取美國簽證,也並非難事。

反觀俄羅斯,即使是在烏俄戰爭尚未開打前,俄人能以免簽入境的國家也僅有80國,數量還不及阿根廷的一半,且在克里姆林宮發動攻勢後,諸多歐洲國家甚至直接禁止俄羅斯人入境,就算部分國家仍提供俄人申辦簽證,往往須經歷漫長等待、繁瑣的行政程序,或繳納較高的申請費用。

佩庫羅娃也闡明,在尚未有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肆虐時,她的旅遊公司其實也提供俄羅斯孕婦,前往美國佛羅里達州(State of Florida)大城邁阿密(Miami)進行生育旅行的機會,該城過去曾是生育旅行最受歡迎的地點。

「可惜在COVID-19疫情爆發後,美國關閉邊界、烏俄戰爭所導致的對俄制裁,也使得即將臨盆的俄國婦女,前往美國生產的機會更加渺茫,而相比之下,阿根廷就變得更受歡迎,這也是我們旅行社目前有營運生育旅行的唯一一個國家。」佩庫羅娃這般強調。

佩庫羅娃另提及,其本人過去也是俄人赴阿根廷分娩的一份子,對此她認為:「每個俄羅斯公民,目前都在尋找應對這場戰爭的方式,我選擇給予我的孩子一本阿根廷護照,這等同賦予了他自由。」

《衛報》分析,除了免簽因素外,另一項吸引俄羅斯婦女前往阿根廷的誘因為「醫療保健」,尤其在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無論是私人還是公立醫療機構,多能提供高品質的醫療衛生服務。

同樣專責辦理俄羅斯人前往阿根廷生育、移民事宜的中介機構「Baby.RuArgentina」則轉述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的調查數據表示,阿根廷的平均謀殺率僅為母國俄羅斯的一半,居住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應比生活在莫斯科更為安全。此外,阿根廷並不存在徵兵制,在阿根廷長大的俄裔孩童不用擔心,成年後會像在俄羅斯一樣遭強制徵兵。

阿根廷政府對俄人赴該國分娩的看法為何?

自2005年來,便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定居的馬德里IE商學院(IE Business School in Madrid)財金學系副教授米羅諾夫(Maxim Mironov)認為,阿根廷當局對俄人抱持相當寬容、歡迎的態度,當前沒有任何跡象能看出,該國政府有計畫對俄人施以旅行限制。

「大約從2022年3月開始,我就能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街道上,聽到越來越多的人在講俄語,我覺得,這個拉丁美洲國家,不僅吸引了想要來此生育的女性,更為想逃離戰爭的高科技、新創人才打開了一扇窗。」米羅諾夫如此表示。

《衛報》對此闡明,阿根廷早在19世紀末,便已對俄羅斯的移民展開雙臂歡迎,當時有許多遭到迫害、屠殺的俄羅斯猶太人橫渡大西洋,前往阿根廷開展新的生活,另外也有部分的俄羅斯人,於1991年蘇聯解體後抵達阿根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