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後我們還需要學習嗎?AI革命,教育變天

日後我們還需要學習嗎?AI革命,教育變天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生努力學習,怎也不及AI,她/他學來幹甚麼?畢業後,社會也不特別需要她/他的技能(筆者當然明白學習有其自足價值),這會使一般人無法自處,難以找到努力的意義。

除了少數天分極高的精英,未來社會還需要人類皓首窮經做研究——特別在文史哲及社會科學等領域-還需要苦學多年才略有所成的專家學者嗎?其他資質更平庸的人,又怎樣在社會作貢獻?科幻小說中,大多數人變成可有可無的微塵,那個兩極分化、前路越來越窄的世界還距離我們多遠?

時間是站在AI一方,而非平庸的大多數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早前發布《教育中的人工智能:可持續發展的挑戰和機遇》的報告,指出人機協作的未來教育形式將對教師角色產生深遠影響。紅杉資本、阿里巴巴前高層車品覺直言:「人工智能對人類最大的威脅,在於過度依賴機器智能之後,機器變得聰明,人類同時卻疏於思考,或許終有一天會被機器所利用。」

台灣清大生命科學系助理教授黃貞祥 Gene Ng在面書就提到,因為AI的興起,去年底教育界已發現AI比絕大多數30年前的阿宅學生都還會寫作文,以後那些能夠靠人腦生存的作文,鐵定是那種作文老師看起來亂七八糟、拿自己生命經驗作文章,以及言之有很多物的,作文老師的公式一定會被淘汰,因為AI都比作文老師更強大!因此,未來的作文課可能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讓人有更多真實生命經驗的體驗,否則AI帶來的海嘯肯定很可怕。

但筆者相信,時間是站在AI,而非平庸的大多數那一方,只要人類沒有及時製定應變方案,情況將會一個階段比上一個階段更壞。初時人類拿自己生命經驗作文章,還有市場,但AI勝在會不斷進化,集天下絕頂武功於一身,模擬人類真情實感的傑作早晚會出現,而且輕易廣泛流傳,學習能力有上限的人腦憑甚麼與之匹敵?

一般人議價能力會持續降低

馬斯克前年在AI Day宣佈人形機器人企劃Tesla Bot後,去年向外展示「Optimus」原型機。該公司工程人員指該款機器人能夠在未來數年內真正完成研發,並改變整個經濟模式-馬斯克曾表示,這將為社會派發「全民基本收入」舖路。但最值得留意的是,Tesla Bot將可協助人類處理危險、重複與無聊的任務。所謂協作,不一定全面取替,但無可避免地使人的重要性降低,大企業更加不需要依賴勞工,一般人議價能力持續降低,後果會如何?

別以為受威脅者限於知識水平較低的領域。筆者跟一位研究政經理論的學者朋友談論AI於學術領域的影響,他也認為未來環境很不樂觀。《生活中的程式》專頁介紹,有一些AI可以「論文進去後直接幫你分段條列式抓出重點方便閱讀跟報告」,有一些「自動比較不同文獻的立論、爭點、共識、結論」,也有「圖像化每篇論文的引用來源、作者、相關文獻」,以及「把論文看不懂的地方標註起來,給你相對應的解釋」,在未來某一天,會否出現人和汽車鬥快無得再鬥的局面?

ChatGPT的啟示

去年風頭最大,甫推出即成全球熱話的,無疑是OpenAI的ChatGPT。美國有大學教授懷疑學生用ChatGPT幫手寫功課,拿去給ChatGPT detector考查,發現有99.9%的機會是AI「創造」出來。這件事意義深遠:縱使學識淵博,但學生懷疑使詐,還是要靠AI 辨真偽。請槍/作弊容易,人肉搜尋真相困難,雙方的付出與收穫毫不對等,唯有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Arvind Narayanan便指出,ChatGPT能帶來潛在的危險,除非你已經知道正確答案,否則很難判斷它什麼時候是錯。

GettyImages-1245391728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ChatGPT不單可代做功課,還可寫程式、模仿名人寫文章、創作故事,大學教授亦可用來寫課程大綱、講義甚至學術論文。AI肯定越變越強,將一般吸收和學習能力有限的人比下去。如果大學生甚或教授級人馬懂得利用更強大的AI把「功課/論文」改頭換面,掩AI耳目,評審者是否也要加碼,改用更厲害的偵查機器去找出可能造假的證據?在AI「軍備」競賽下,一般人很可能關心AI的判決多於作品內容,正如VAR興起,球證的執法水平變得次要,權威慢慢衰落。

AI橫行的世界中,還學習來幹甚麼?

一旦出現突破性技術,任何優秀作品都不容易證明自己由天然的人腦產生,而且,天然成分往往視乎定義,有不同程度之分。當AI科技進化下去,除了少數尖端科學、高難度創作,以及學習和IT科技有關的知識,學其他東西的意義,便不再像現在那麼容易獲肯定:反正都不會勝過AI,人腦的貢獻又有何珍貴之處?大多數情況下,人腦出品都有這樣那樣的缺點和不足,天然的意義和價值何在?科技發展超乎尋常,越來越多人變得可有可無,內在於社會的價值信仰體系,連帶不同專業的社會功能,都會受到前所未見的衝擊。

大學作為一個機構,特別是文史哲和社科部門,受到的壓力可能特別大。學生努力學習,怎也不及AI,她/他學來幹甚麼?畢業後,社會也不特別需要她/他的技能(筆者當然明白學習有其自足價值),這會使一般人無法自處,難以找到努力的意義。所以車品覺的擔心很有道理,但人類疏於思考,可能不是因為思想懶惰,而是找不到長期下苦功,但出來的成績始終遠遠不如AI的理由。

另一方面,當任何一門學問都自動跟全世界頂尖的人才較高下,大學又研究來做甚麼?除了每個國家自身的戰略考慮和需要,其他部門的知識都可和世上那批一流學府掛鈎,利用翻譯程式,學習和研究無疆界,政府又何必撥大筆公帑去保留「低增值」的教研部門?又或者,大學可以收縮各個學科,每個部門只聘用少量學術界精英,把資源用於聘請IT精英,管理知識再生產的工作,再將課程開放給所有人。而利用網上學習形式,學生甚至不用考大學,便可從世界各地的大學學者身上取經。問題是,這樣的世界還學習來幹甚麼?幹麼不沉浸在VR的世界,自取其樂,為所欲為?如要生兒育女,妳/你又期望子女如何在這樣的世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