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防疫大轉彎是受「白紙運動」影響,還是「被動破防」別無選擇?

中國防疫大轉彎是受「白紙運動」影響,還是「被動破防」別無選擇?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華社》發布長文解釋中國在短時間內政策大轉彎是出於「科學決策」,文中也罕見提到去年11月底民眾對於政策的不滿。 《聯合早報》對此刊文稱,此文實際上是間接承認「白紙運動」逼中國政府改變抗疫思路。不過也有專家認為,宣佈解封是因為疫情失控別無選擇。

文:德國之聲中文網(綜合報導)

在實施嚴格疫情防控三年後,中國政府於1月8日將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感染正式調整為「乙類乙管」,不再對感染者實行隔離措施、不再進行社區全員核酸篩查,取消入境人員核酸檢測。《新華社》於同日刊登了題為〈中國戰『疫』進入新階段——我國因時因勢改善疫情防控措施紀實〉萬字長文,稱疫情防控進入新階段是「因時因勢科學決策」。

防疫是「硬戰」

該文章稱,隨著病毒的演變,傳播速度快的特點越來越突出,病毒致病力減弱的特點也越來越明顯,防疫猶如一場「硬戰」:一面是Omicron隱匿傳播、免疫逃逸能力不斷增強,快速識別、追蹤、診斷和隔離的難度增加;一面是新冠疫情三年的持續影響,疲憊、焦慮、緊張等複雜情緒開始蔓延,防疫成本日益加大。

文中提到,兩場改變政策方向的關鍵會議,分別是11月10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和12月6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在常務委員會會議的隔天,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隨即提出「改善防疫二十條」,當時的報告指出:「考慮到病毒致病性下降、我國疫苗接種率較高、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等,有必要繼續推進防疫政策措施的改善調整。」而在政治局會議的次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了「新十條」,進一步放寬疫情限制。

《聯合早報》:官媒承認放開受「白紙運動」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新華社》的文章也提及了引發各地民眾響應的「白紙運動」:「2022年11月下旬,一些群眾反映部分地區『靜默』管理、『層層加碼』等防控問題,引起高度關注。」文章也寫道:「14億多人口的中國,不同人會有不同訴求,對同一件事也會有不同看法,廣泛凝聚共識、科學決策,成為防控策略調整的關鍵。」

對此,新加坡媒體《聯合早報》引述學者指出,《新華社》的文章等於間接承認「白紙運動」倒逼中國政府改變抗疫思路,並反映了「過去長時間清零僅是『緩兵之計』,官方之前並沒有過渡到後清零時代的清晰規劃。」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學者覃夢奇向《聯合早報》表示,官媒發布的長文間接承認烏魯木齊大火加速促使清零政策走入歷史,讓執政黨轉向民眾提出的防疫鬆綁訴求。

美媒《華爾街日報》先前也報導,中國防疫政策大轉彎鬆綁,是因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二十大後收到許多令他震驚的訊號,包括出口數字下降及「白紙運動」,讓他得知「動態清零」已是社會經濟動蕩的根源。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2月1日與來訪的歐盟高峰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會晤後,據一名歐盟高層官員透露,米歇爾在會晤中問及有關防疫限制和近期的抗議活動。習近平對抗議活動作出解釋稱,人們在經歷三年的新冠疫情後感到沮喪,抗議主要人群是大學生或年輕人。

政治、經濟、社會多重原因

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學者陸曦則認為,中國早在前年就傳出防疫層層加碼的亂象,近期又突然大幅放開,有可能讓民眾感到公共政策不可預測,進而失去人民對政府的信任。

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鄧聿文向《德國之聲》表示,白紙運動對於中國改變清零是有一定影響的。他指出:「中國會改變抗疫的思路其實有兩個因素:除了去年11月底的抗議之外,還有另一個因素就是經濟。去年11月經濟再度下滑,當時又正好爆發了『白紙運動』,所以這應該是兩個因素疊加在一起的結果。」

《華爾街日報》在「習近平放棄動態清零的來龍去脈」一文中指出政治、經濟、社會多個層面的壓力對防疫政策改變的影響。從經濟層面看,「實施封控讓中國付出了高昂代價,國內出口和零售銷售大大減少,地方財政捉襟見肘,部分民眾被逼到幾乎崩潰的地步」,從社會和政治層面看,鄭州富士康員工抗議並與警察發生衝突,「這些抗議活動一定程度上是為了反對嚴格的防疫措施。富士康創始人郭台銘(Terry Gou)警告稱,動態清零管控措施對中國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地位構成威脅」;「去年11月26日和27日,中國一些經濟發達的大城市爆發了抗議活動。一些抗議者直言不諱地批評習近平和中共,上述官員和顧問說,這種罕見的民憤表達,引起了習近平和他核心圈子成員的警惕。」

其他看法:解封是因為別無選擇

不過,關於中國政府為何突然開放也有另一種看法。長期關注中國防疫,曾呼籲中國改變「清零」策略的德國傳染病學家、微生物學家凱庫勒(Alexander Kekulé)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表示:中國政府決定放開的真正原因在於Omicron已經在中國蔓延開了

他指出:「所謂的政策改變不是中國政府主動的,而是對認識到疫情已經失控的回應,他們已經別無選擇。」凱庫勒補充:「北京會毫不猶豫地阻止任何形式的示威,並控制網路上的言論,所以我認為這不是真正的原因。」

世界衞生組織的公共衞生緊急計劃執行主任瑞安(Mike Ryan)也曾在去年12月中旬表示,早在中國解除嚴格的防疫措施之前,新冠病毒就已在該國「密集傳播」,因此他認為「中國病例爆炸性增長並不是因為取消了新冠限制」。不過,他對於中國政府轉變政策持肯定態度:「我相信中國當局已經從戰略上決定,對他們來說,這(清零政策)不再是最好的選擇。」

© 2023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