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勢力的未來(上):民眾黨的生存困境、時代力量的迷茫之旅

第三勢力的未來(上):民眾黨的生存困境、時代力量的迷茫之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人都會說民進黨花13年時間就取得執政,但從1986年創黨作為起始點,忽略1950年代以來黨外人士陸續投入的各地選舉與深耕,等於綠營花了50年取得執政、66年取得全面執政。此外,民進黨在拓展勢力的道路上,也有許多今日政黨難以複製的條件......

文:曾國豪

此次九合一大選,民眾黨提名86名議員結果只有當選14席;時代力量提名46名議員結果僅當選6席,成績可謂非常不理想。民眾黨與時代力量作為如今政壇碩果僅存的第三勢力,各自都有自身的難題要去解決,面對藍綠夾殺下的困境,第三勢力還有生存的空間嗎?

未能廣積糧卻急稱王,民眾黨的生存困境

這次2022年大選,民眾黨支持黃珊珊參選台北市長,在這次開票前,朋友問我說,這兩天看到台北市的街頭民調,黃珊珊當選機會不是那麼大,怎麼會這樣。

我的答案,簡單講就是「藍綠歸隊」!

2014年,柯文哲表面上掛無黨籍參選,背後實際上是民進黨在幫他操盤打選戰。

2018年,白綠分裂,民進黨不再禮讓柯文哲推派姚文智參選,但綠營內部還是有幾個重量級的人在柯文哲競選團隊幫忙,因為當時這些人還是期望選後綠白能夠再次合作。

2018年之後,柯文哲逐漸跟綠營友軍漸行漸遠,當初從2014年還在北市府的,不是辭職,就是跑去綠營其他縣市任職。

當然後面還有很多故事可以講啦,比如2018年民進黨大敗,蔡英文急著想跟柯文哲合體挽救她的聲勢,但柯文哲在北門跟蔡英文見面一臉臭臉不給蔡英文面子。

再加上隔年柯文哲上遍各大電視的專訪,頻頻製造聲量,讓綠營紛紛覺得他的野心不止於台北市長。

其他還有柯文哲創黨之後黨內內鬥,搞到一部分綠營友軍被鬥失望離開。所以從2018年之後柯文哲當初還有的那群綠營盟友幾乎快走光了。

柯文哲是當初靠綠營扶上來的,黃珊珊選台北市長,要靠誰扶上來?僅靠尚不足成氣候的民眾黨,成嗎?尤其以台灣藍綠恆大的政治現實來說,最後的結果就是藍綠歸隊被夾殺出局。

以黃珊珊而言,競選市長雖未勝選,卻能在藍綠夾殺下還能獲得34萬張選票贏得25%得票率,實屬不易,甚至在她的拉抬下讓民眾黨在台北市贏得四席議員,這是她個人的成功;反觀柯文哲當了兩屆八年市長,卻未能厚植自身實力助攻黃珊珊贏得勝選,對柯文哲而言,實乃是他個人的挫敗。

柯文哲的野心暴露太快,尤其是把選總統當作目標,早就被綠營盯上。或許2018年那場選戰綠營各種潑髒水的操作惹毛柯文哲,但他還不夠懂得忍耐,作為成功的政治家要懂得忍耐,要懂得「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的道理。

當初2018年選完之後,柯文哲最好的方式是:在北門會見蔡總統給個禮貌式微笑,並且說感謝當初蔡總統給我機會,才有我柯文哲可以服務台北市民的機會。然後默默做完市長後退休,或者回醫院行醫;再不然就是默默做完市長,然後廣結善緣,靜觀其變,在市長任內「高築牆、廣積糧」積蓄實力。

柯文哲就是心直,話太多,藏不住自己想法,太早暴露自己野心。

o1dxp2ka6nzd7srp49l034jlu3h15f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分化分裂出走內訌,時代力量的迷茫之旅

時代力量在2018年尚有16位縣市議員當選,今年這次投入縣市議員選舉,全台僅當選六席,可謂成績非常不理想。

面對這樣的結果,有人把矛頭指向黃國昌,說因為黃國昌幫黃珊珊站台拖累全黨。而時力立委邱顯智、王婉諭更以此發難責難黨中央的不作為。

不能說黃國昌幫黃珊珊站台沒有影響,或多或少都影響,畢竟時力最一開始就是跟民進黨作為盟友,又藉由在太陽花運動後在政壇上站上一席之地。

爾後,因黃國昌當立委期間勇於揭發民進黨執政內的弊端,惹怒民進黨不少人,這段時間更少不了民進黨對時力的各種分化、滲透,造成一批出走潮。

所以說因為黃國昌當初勇於揭弊,想讓時力脫離「小綠」的標籤,會不會得罪民進黨的支持者?多少會吧。

認真說,黃國昌的個人行為影響最大的是南部的嘉義、台南、高雄、屏東這幾個縣市,這些本來就是民進黨大本營的縣市,因黃國昌的行為而落選是可以理解的。

看看台南林易瑩獲得5821票、高雄林于凱獲得9788票,人家在綠營大本營選這麼辛苦,落選後有出來責怪黃國昌嗎?何謂氣度,高下立判。

做民進黨的友軍跟民進黨結盟比較好選,一些重大法案政策互相合作有利時力發展,我當然也知道,但是民進黨這幾年有什麼像樣的法案拿出來,礦業法都在立法院躺多久了,說合作會不會太幽默了。

不跟民進黨合作,如果說拿不到綠的票;那跟民進黨合作,民進黨這幾年執政表現那麼臭,中間選民會怎麼看時力,「唉呦,『黑道治國』的執政黨你們時力挺得下去喔?」

時力選情不佳,大家都想找戰犯這不意外,但如果只是把矛頭指向黃國昌,然後得出一種結論 「黃國昌影響時力成敗」這種檢討也太廉價了,難道時力選情不佳只有黃國昌這個因素嗎?

與其說是黃國昌影響時力成敗,不如更深層的說是時力內部以黃國昌為首的「昌派」,對上以林昶佐為首的「昶派」互相拉扯,那才是最大問題。

當小綠的「昶派」好處是跟民進黨合作,要資源有資源,選上的機會高,但壞處是受制於民進黨。而「昌派」的好處是不再受制民進黨擺佈,但壞處就是跟綠白分裂的柯文哲處境一樣,沒有民進黨的幫助,落選機會高。

要當小綠,小綠現在有基進;要走自己的路砲轟藍綠,現在有柯文哲的民眾黨分食這塊餅。

敗選事小,進退失據還在路線之爭拉扯那對時力來說會更危險。沒有十全十美的路線,哪個路線都有利有弊,但如果只是把敗選原因歸咎於「黃國昌」,那還真是見樹不見林。

時力新北叫戰 黃國昌籲藍綠政二代參選人辯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從黨外運動再到全面執政,以民進黨經驗為師

回過頭來看,不論是民眾黨還是時代力量,創黨至今仍然有許多經驗不足之處尚待學習,而最值得學習效仿的莫過於民進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