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糞,陰謀論,絕不妥協──前眾議院議長、美國極右派祖師爺金瑞契

潑糞,陰謀論,絕不妥協──前眾議院議長、美國極右派祖師爺金瑞契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瑞契會在議事廳根本沒人的冷門時段上台發言,讓媒體可以拍攝他痛罵民主黨人的獨白,並指控民主黨人不愛國、「反美國」,在傳播「共產黨的文宣」——這在美國政治極為罕見,議長勃然大怒,說「這是我在國會32年來看過最低級的事」,這也使得金瑞契成功登上頭條,對此金瑞契相當沾沾自喜,向媒體說「我成名了!」

1月7日凌晨,麥卡錫(Kevin McCarthy)終於當選美國眾議院議長——約20位的極右派議員,整整「卡」了麥卡錫、「卡」了共和黨主流15輪,締造164年來的新紀錄,並且要到了許多重要的讓步,包含「一名議員就可以發動罷黜議長」、「提高債限的同時必須刪減支出」、「增加極右派的委員會席次」等等。

少數極右派議員能夠有這麼大的影響力,直接原因當然是眾議院的選舉規則,要求議長當選人獲得絕對多數支持,加上共和黨雖然取得多數席次,但幾乎只是恰好過半。

但是,我們不能忘記,幾年之前麥卡錫已經算是美國政壇的右派,這個現象背後隱含的問題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新一個世代的右派,未必真的在價值觀上更「保守」,但在政治手法比上一個世代更極端,而幾年前的右派,現在已經被新的右派看作太過「軟弱」的叛徒。

更進一步說,這一群敢於「卡死」黨內主流派的議員,當然也都不吝於「卡」民主黨主政的白宮(他們這次所爭取到的債限措施,不久的將來一定會影響聯邦政府運作),同時也都是選舉的陰謀論者,都主張拜登(Joe Biden)的勝選並不正當;他們也都是用詞最惡毒的一群人,經常對政敵潑糞,比如波伯特(Lauren Boebert)就曾經說民主黨籍的穆斯林議員屬於「伊斯蘭聖戰組織」。

不常關心美國政治的人,可能會以為這個趨勢是從川普(Donald Trump)才開始,但實際上,這個向極端手段傾斜的故事,早在三、四十年前已展開。

而其中一個關鍵人物,一個重要的「創新者」,就是前眾議院議長金瑞契(Newt Gingrich)。

美國政治,如同任何國家的政治,當然從來不曾溫良恭儉讓,但很長一段時間,政治人物會嘗試尋求跨黨派共識,也很少指著政敵的鼻子高喊「叛徒!」,至少在公開場合會表現得溫和有禮——而金瑞契正是打破這個常規的代表性人物。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