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竹科到澳洲藍帶學校的女孩:夢想都是用代價換的,重點是想清楚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麼

從竹科到澳洲藍帶學校的女孩:夢想都是用代價換的,重點是想清楚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麼
Photo Credit:城市故事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覺得不管是不是要在異地深耕,都要先想為什麼而去。人生有很多階段,有時候是不知道要做什麼所以什麼都試試看,有的時候是你試過但看不到前面,所以換走一條路,可是一旦做了決定就認真去闖。

(受訪者:寶妮/墨爾本,文:城市故事集

09年我因為金融海嘯被裁員,就趁機去美國跟澳洲找朋友走一走,發現自己還蠻喜歡澳洲的環境。後來在竹科工作沒有很愉快,連爸媽也知道我不開心,那段時間我一直想到在澳洲時的感覺,可能也是因為不知道路該怎麼走下去,加上我已經29歲,再不去澳洲打工就沒機會了,所以乾脆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

裁員對我來說真的是個轉捩點,我開始明白在公司你即使做得很好,長官也只是摸摸你的頭,一旦產業走下坡,要你走就得走。唸了研究所,並不保證工作就會順利,就算朋友認為你過得不錯,但自己知道事實不是這樣。

在台灣大家的同質性太高,幾乎都在追求一樣的生活,過去一直在念書跟在辦公室工作其實很讓人窒息,就算去花蓮台東,畢竟也還是同文同種的環境。我不斷去思考自己為什麼開心跟不開心,以及自己想要的生活是什麼。

在澳洲打工度假有很多型態,有的人只純粹是為了賺錢,哪裡有錢賺就去哪,但我那時因為受夠城市生活,打定主意要去鄉下,那裡的開闊讓我得到療癒,雖然什麼都不方便,卻也給我機會重新去學習。

很碰巧的,我剛到澳洲接觸到的對象大多是留學生,而不是其他打工度假的人,我發現在澳洲學生是可以透過學校進入這個社會,打工度假的人則多半是抱著短期居留的想法,而我已經感覺到澳洲會是一個我想長住的地方。

我從小學三四年級起就很喜歡看甜點書,去鄉下之後做的也是餐飲業,我覺得我應該要唸個相關的東西為未來做準備,加上墨爾本有很多fine dining、fusion跟brunch的店能發展就一頭栽進去了。

剛開始也是很辛苦,除了體力外(廚房是勞力工作),遇到的問題就是文化跟語言,畢竟澳洲是多元文化交融的地方,亞洲移民很多,但跟我們習慣的美式文化和美式口音很不一樣。因為想要融入這裡,我第一個月就跑去圖書館去借當地文化跟俚語的書。

餐飲業有太多突發狀況,但因為你是外國人,他們的習俗你不知道,人家會把你當成笨蛋。有時候被別人誤會會很委屈。尤其在廚房裡面,大家一忙起來講話都不客氣,一聽就知道是衝著你來,但你沒辦法,因為你是真的不知道,所以私底下請教朋友或著是趕快學起來。比如常常去Google或著有機會去別人店裡吃飯時多觀察,瞭解別人的應對是什麼。這種感覺就像一個外國人來台灣學中文,他一定不會知道機車有別的意思,或者是「不要醬嘛」這種連音。

記得有次有客人跟我要Vegemite bread,但那是很local的東西,當時我根本不曉得它是一種蔬菜發酵的抹醬,因此被罵時只能安慰自己不知道是正常的。

我現在已經拿到藍帶學校三階段的證書,也通過當地實習工作的審核,為了符合當前的政策,還得要再去政府核定下的組織就讀以便拿certificate 4的證書,並且透過工作sponsor才能申請技術移民。

我覺得不管是不是要在異地深耕,都要先想為什麼而去。人生有很多階段,有時候是不知道要做什麼所以什麼都試試看,有的時候是你試過但看不到前面,所以換走一條路,可是一旦做了決定就認真去闖。我想做的事在花蓮台東未必不能做,澳洲說實在也沒有比較先進,但我就是被澳洲召喚了。

離鄉背井舉目無親,人真的要對自己很誠實,你是為了錢嗎?還是為了有「生活」?還是在這裡的這份工作比較能成為你的舞台?夢想都是用代價換的,這是我真心的想法。

全文獲授權轉載,文章來源:城市故事集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