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關冷氣當然是愛地球的方法,但想要真正節能減碳你該這樣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節能減碳當然很重要,但是除了自己做環保之外,是不是應該注意真正排碳最多的是誰,才不會杯水車薪。而許多人自認對於氣候變遷的了解,也往往充滿誤解,那究竟,氣候變遷是在發生什麼事,又和住在台灣的你我有什麼關係,就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氣候變遷被視為本世紀人類最大的危機,今年年底聯合國將在巴黎召開聯合國氣候大會,簽署新時代的《巴黎協議》取代《京都議定書》,也使2015年可說是20年來氣候談判最關鍵的一年。然而說到氣候變遷,許多人除了北極熊之外,大部分對氣候變遷的認知僅止於關燈關冷氣以及少開車。

節能減碳當然很重要,但是除了自己做環保之外,是不是應該注意真正排碳最多的是誰,才不會杯水車薪。而許多人自認對於氣候變遷的了解,也往往充滿誤解,那究竟,氣候變遷是在發生什麼事,又和住在台灣的你我有什麼關係,就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極端氣候真的只會出現在災難片嗎?

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台灣面對極端氣候時,脆弱度其實高居全世界第一,遠勝過牙買加、多明尼加、薩爾瓦多等看似脆弱的小國。這份報告主要依據「可能受多重災害威脅的機率」、「受災時可能造成的人口死亡以及經濟損失」、「因應災害能有效減少損失範圍及程度的預防與災害管理措施」等指標進行綜合評估。根據計算,台灣有97%的區域在面臨極端氣候災害時都是嚴重受威脅的地區。

以台灣所在的地理區域而言,每年颱風通過的比率世界第二,近年來極端氣候的趨勢日漸惡化,超級颱風的比例也遽增,也造成台灣旱澇愈趨頻繁;而台灣經濟又是高度發展,遭逢極端氣候時,傷亡及GDP損失也就相對嚴重;此外,台灣在建立應對極端氣候的基礎設施上相當不足,面對瞬間強降雨、缺水導致旱災及未來更多可能的極端氣候時,人口密度極高的台灣其實相當無力。

那極端氣候是怎麼發生的?

極端氣候發生的原因,來自於人類活動大量排出溫室氣體(含GHGs的其他氣體),溫室氣體吸收地表的長波輻射,造成溫室效應導致地球升溫。而地球在20世紀末以來就持續快速升溫,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就指出,21世紀末若地球升溫超過2度C甚至到5-6度C,將使極端氣候嚴重威脅人類。

明知溫室氣體太多不好,但我們卻是世界名列前茅的排碳國家

你們知道嗎,在遭遇極端氣候時最脆弱的台灣,卻是世界名列前茅的排碳國家,也就是極端氣候的最大推手之一。根據經濟部能源局2014年7月發布的最新報告,台灣年總排碳量高達2.5億公噸(全球第23名,約佔全球排碳量1%)、人均年排碳量高達10.8公噸(亞太區第3名,僅次於澳洲及南韓)

於是面對高排碳量和後續可能導致的極端氣候威脅,政府告訴我們:我們要節能減碳,所以要好好關燈關冷氣喔,做好「個人」的節能,才能救地球喔!但,這真的是事實的真相嗎?

政府試圖把解決問題的責任放到個人身上,但實際上,真的是這樣嗎? 就算全部的台灣人一整天都不開燈開冷氣,真的就會讓台灣的排碳量大幅下降?

台灣排碳量大解密

攤開數據,算入各部門的電力消費後,事實上一般民眾的民生排碳量僅佔總排碳量的12%,並且是持續下降,剩下有超過70%的排碳量來自於工業、能源產業(如煉油及石化業)、及運輸部門。

更重要的數據是:就算2300萬台灣人一天都不排碳(即連呼吸也不呼吸),也不抵年排碳量高達1900萬噸的中鋼生產2天的排碳量;更不用說拒絕公布數據,然而被預測年排碳量6700萬噸,佔台灣總排碳量四分之一的台塑集團了。

你可能會問,沒有這些產業,經濟哪會好?

許多台灣人的觀念是,在國家發展和經濟成長的前提下,天文數字般的工業排碳量也許是一種「必要之惡」,許多企業也常常以成本提高將會喪失產業競爭力,並威脅要外移出走,來合理化其過度排碳。

然而回過頭來檢視排放最多二氧化碳的高耗能產業(如造紙、鋼鐵、水泥、石化產業等),以石化業為例,其排碳量最高,並用掉台灣26%的能源,但所創造的GDP卻僅佔全國的4%,附加價值事實上相當低。

此外,許多人也可能會主張石化業是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然而,這個論述成立的前提是石化產業主要為供應內需,但台灣的石化產品有65%是作為外銷;也就是說,台灣的石化產業其實是低附加價值的加工業,我們進口原油大量加工提煉,但多數產品卻都是外銷,台灣除了微薄的利潤外,只留下了大量的碳排放和汙染。

另一種觀念則認為經濟發展和氣候變遷之間是場零和遊戲,相互矛盾而永遠無法找到一個平衡。然而根據國際能源總署公布的數據,2014年全世界在碳排放零成長下,經濟仍然成長3%。此外德國、丹麥、英國等許多國家,在長期來說(1990-2012年) ,皆在減少碳排放的情況下,仍然能夠維持經濟成長。

經濟學家也指出當人均所得超過一定水準時,經濟成長與碳排成長是會脫鉤的,前述的國家也驗證了這個理論;限制碳排放並不等於一夕之間要完全限制工業發展,而是落實世代正義,漸進地自化石燃料撤資,轉投資作技術更新、發展替代產品、積極產業轉型,除了有利減緩全球暖化,更能讓我們面對未來化石燃料逐漸用盡的時刻,不致於感到措手不及

所以,不限制碳排真的會影響我們的經濟發展?

答案應該是肯定的。在今年底的巴黎氣候大會上,即將產生一份新的國際氣候協議(Paris Agreement,暫譯「巴黎協議」),這份協議將於京都議定書到期後,正式取而代之成為新的規約。世界各國將提出2020年後之各國內部的減碳行動與目標,而這些行動目前以碳稅及碳市場機制最多人討論。

台灣雖然未參與此協議,理論上並沒有義務遵守,但各國為了迫使高排碳量的台灣減少碳排放,將可能對台灣實施經貿制裁(就像台灣以前因為販賣虎骨及犀牛角而被美國實施貿易制裁一樣),就算撇開有形的直接制裁,目前國際上許多減碳手段也就形同對台灣的一種無形制裁。

例如碳稅,簡單地說就是生產過程中造成污染較高的產品,會被課予高稅率,按照台灣目前的狀況,產品有可能會因為本身碳足跡過高,或是台灣總排碳量過高而被課以碳稅。碳市場機制,簡單地說就是透過各國彼此碳排額度的交易,來達成減碳的目標。

目前全世界最大也最成功的碳市場機制是歐盟碳市場,雖然目前存在供過於求導致價格暴跌等問題,但今年底預計可能成形的國際多邊市場機制,將可能對台灣企業的競爭力產生巨大的影響,因為台灣企業並不在多邊市場機制中,導致其無法透過碳交易的方式有效減少其碳排。不管哪一種做法,勢必都將大幅減弱台灣企業及產品在國際市場上的影響力。

如果不減少排碳量會怎樣嗎?

許多科學數據都指出:「現在就開始投入調適與減緩氣候變遷,遠比未來遭受極端氣候的災害損失及成本來得划算。」現在開始投入調適與減緩的氣候變遷因應措施,或許在短期來說需要投入鉅額的資金,然而長期來說,比起未來面對極端氣候時,災害可能造成的傷亡、經濟損失,及其所需付出的重建成本、社會成本,實在是划算得太多。

另一方面,現在開始投入產業轉型、轉投資再生能源、發展替代產品,產業轉型與替代能源及產品的發展勢必還需要一段的時間,越早開始做準備,之後台灣可以迎頭趕上得更快。也許短期來說會讓經濟經歷陣痛期,但比起現在什麼都不做,導致未來面對化石燃料耗盡、低附加價值產業持續貶值時,台灣轉型落後所需要付出的巨大社會及經濟成本,還是相得值得的啊。

因此,節能減碳當然很重要,但我們需要的絕對不只是這樣!

看到這裡,許多人心中的疑問應該會是:「那憑我個人的小小力量,能改變什麼?」事實上我們能做的還有很多!作為個人,我們可以調整自己及身邊的人麻木無感的態度,開始積極關注國際氣候談判狀況,了解年底的新氣候協議將會對台灣造成什麼影響,並用手中的選票監督政府提出減碳承諾。

更進一步,我們可以要求企業揭露排碳量,並在2016大選前,積極要求立委及總統候選人,提出台灣因應氣候變遷的調適與減緩策略。唯有大家都開始關注這些問題,上頭有影響力的政客們才會跟著關注;唯有現在開始行動,改變才有可能實現。

很多人以為極端氣候的威脅離我們還很遙遠,但若我們持續冷感並無所作為,在可見的未來,極端氣候發的發生甚至家園淹沒的危機,不會再只隨著災難片下檔而消失,而是即將真實上映。面對氣候變遷這個龐大繁雜的議題,或許我們個人都沒有多大的力量,然而當更多人開始意識到危機的迫切性,並團結起來有所行動,我們相信,改變將會真的發生。

參考資料:
陳吉仲,2014,〈石化產業對台灣的經濟貢獻─兼論台灣石化產業的轉型〉,周桂田(編),《永續之殤─從高雄氣爆解析環境正義與轉型怠惰》,台北市:五南,頁33-39。
台碳排增長 反不利經濟成長
世界經濟數據
世界碳排數據
【2015 Road to Paris】─減碳承諾的第一戰
關注台灣減碳承諾INDC:環保署同學,你遲交2℃的作業了嗎?

監製:TWYCC 趙威翔、Re-lab 吳培弘
繪圖:曾敏雅
內容提供:TWYCC 吳宗懋
製作:台灣青年氣候聯盟Info2Act

本文獲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台灣青年氣候聯盟 (TWYCC)』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