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眾「和死神搶父母」搶購倍拉維,官方公布近6萬人「在院病歿」國際質疑數據真實性

中國民眾「和死神搶父母」搶購倍拉維,官方公布近6萬人「在院病歿」國際質疑數據真實性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中國都在和死神搶父母」成為最近中國網路流傳的一句令人辛酸的話。倍拉維儘管因價格談判破裂未能納入中國醫保用藥,目前僅是臨時醫保用藥,但不少中國民眾為了搶救家中染疫老人,不得不延續先前搶食物、搶退燒藥的傳統,透過各種非正規管道搶購數量極其稀少的倍拉維,成為最新一輪的自救行動。

和死神搶父母,中國民眾為染疫老人家瘋搶倍拉維

(中央社)中國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蔓延,高齡人口成為奪命高危族群。在治療藥物倍拉維(Paxlovid)嚴重缺貨且不納入醫保下,不少民眾「和死神搶父母」,以各種方式搶購倍拉維,甚至化整為零挾帶進口。

《美國之音》(VOA)中文網報導,「全中國都在和死神搶父母」成為最近中國網路流傳的一句令人辛酸的話。而主角則是輝瑞(Pfizer)出品的COVID-19治療藥物倍拉維。

倍拉維儘管因價格談判破裂未能納入中國醫保用藥,目前僅是臨時醫保用藥,但不少中國民眾為了搶救家中染疫老人,不得不延續先前搶食物、搶退燒藥的傳統,透過各種非正規管道搶購數量極其稀少的倍拉維,成為最新一輪的自救行動。

因工作經常到海外出差的上海溫先生表示,他和一群海外朋友最近常在電報(Telegram)群組聊天,熱烈討論如何為中國國內親朋好友買藥寄藥。而他透過海外友人取得一些倍拉維,已全數寄給國內許多家裡有重症病人的朋友。

溫先生說,自己雖然沒有大規模的調查數據,但就他所見,已有不少服用倍拉維後恢復健康的例子,「基本上哪個階段都有效,而且吃了之後真的就是立竿見影。前一天都差不多下不了床那種,第二天能行動自如了」。所以大家才會瘋搶,就是「跟死神賽跑,跟時間賽跑」,搶救這些老人家。

他表示,在中國流通的倍拉維有幾種管道:一是自美國原廠正規進口到中國,但目前只在北京、上海流通,其他城市沒有看到;二是從海外各種管道輸往港澳再轉售到中國;三是輝瑞授權他廠生產的倍拉維仿製藥。

住在美國加州的黃小姐則表示,她在微信上的幾個海外華人群組裡,最近一直討論的就是如何在美國買到倍拉維,且安全寄回中國國內。而在中國,服用過倍拉維的民眾都認為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大家在著急下,還是會「買起來,屯出來」。

黃小姐說,身邊的朋友都在想盡方法往中國國內寄倍拉維而不被退或被沒收。方法是先買到藥。然後買點保健品,把封口很小心地打開,再把藥剪成數小粒混在保健品內,再把封口封上,同時再買點感冒藥一同寄回去,「救命的藥都弄得跟做賊一樣」。

她表示,在微信群裡,群友們都會討論哪家郵寄比較可靠,或成功率比較高。

住在安徽的前檢察院職員沈良慶,一個月前全家都被感染,如今已經康復。他表示,自己不太理解為什麼倍拉維不能被納入中國醫保體系,這個藥在美國、在西方國家本來就不便宜。但從患者角度來說,哪怕是自費也肯定願意反用,更何況是父母,「砸鍋賣鐵我也願意」。

沈良慶說,中國過去3年的「動態清零」已花費大量金錢,現在卻拒絕把倍拉維納入醫保,令人費解。

住在湖南鄉間的居民陳燕慧認為,就她所觀察,農村的醫療方法基本上還是把COVID-19當感冒對待,沒有什麼可行的有效的治療方案,就是在診所和醫院吊點滴,沒有任何的藥,包括特效藥也不存在。而將特效藥納入醫保,應該是政府的責任。

疫情下中國人搶購免疫球蛋白,患者面臨斷藥危機

(中央社)COVID-19疫情下,中國民眾搶藥一波波,最近因瘋搶免疫球蛋白,加上重症患者增多,導致此藥缺貨,對於每月都需要注射免疫球蛋白的原發性免疫缺陷患者來說,他們正在面臨斷藥危機。

靜脈注射免疫球蛋白也稱丙種球蛋白或簡稱免疫球蛋白,原本用於治療原發性免疫球蛋白缺乏症、繼發性免疫球蛋白缺陷病、自身免疫性疾病等3大類疾病,多用於兒童和血液疾病。在COVID-19治療中,主要用於患者因染疫或者激素類藥物壓制帶來自身免疫力下降,臨床多應用於重症階段。

綜合《財新網》和《澎湃新聞》報導,最近因遭搶購以及重症患者需求增加,醫藥市場上的免疫球蛋白面臨缺貨,同時,也有「黃牛」將免疫球蛋白炒至高價售賣。如果短缺狀況持續,原發性免疫缺陷病患者將陷入困境,因為這是他們的續命藥。

一名原發性免疫缺陷病患者說,免疫球蛋白的半衰期為16-24天,越往後拖,其體內的免疫球蛋白量越少,「到後面就算是在病毒和細菌裡面裸奔了」。

這名患者注意到,大約在去(2022)年12月26日已經開始傳出免疫球蛋白不足、價格上漲的消息,當時價格漲到了每支人民幣800元(新台幣3600元),「到年底的時候已經感覺是全國性的了,元旦過後就突然爆發」。元旦後價格飆升至2000元以上,現在問到的最高價甚至有5000元一支。

另一名鄭州市民同樣是在去年12月下旬發現問遍當地三甲醫院都無法取得免疫球蛋白。一家醫院表示,現在醫院的免疫球蛋白只給生命垂危的人用,「我說我們孩子才是免疫球蛋白的第一適應症」,這位母親今年1月嘗試在黃牛手裡以每支1800元的價格買了6支免疫球蛋白,但她依然擔心下個月該怎麼辦。

報導說,目前,全國各地的大部分原發性免疫缺陷類患者都已經無法正常使用免疫球蛋白。由於運輸條件的要求,病友之間跨省互助難度也很大。

浙江一家三級醫院血液科醫生說,「丙球本身屬於高價自費,醫院不會儲備很多」。山東一名COVID-19重症患者家屬說,她在1月4日被醫生告知需要對家屬注射免疫球蛋白,但「醫院說他們自己也沒有,讓我們自己找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