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螺大橋通車70年:曾是亞洲最長橋樑,肩負連結台灣公路與台糖鐵路網絡的使命

西螺大橋通車70年:曾是亞洲最長橋樑,肩負連結台灣公路與台糖鐵路網絡的使命
西螺大橋雲林西螺端。|Photo Credit: Fcuk1203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螺大橋串聯南北公路,繁榮彰化與雲林的地方產業經濟,連結台糖鐵路交織的網絡,強化南北平行預備線的國防功能。西螺大橋貫通後,台糖鐵路串聯中南部火車客運,同時連結彰化溪湖、雲林虎尾與各地糖廠,讓原物料互通有無,大量產製砂糖、糖蜜與相關產品,更結合高雄港的輸運功能,開拓台糖外銷市場。

1953年1月西螺大橋通車,順暢彰化、雲林公路交通,節省南來北往時間,大大提升運輸效益;不僅成為當時台灣最長的橋梁,也是遠東第一大橋。此外,西螺大橋架設鐵軌,讓台糖鐵路連成系統,交織路線四通八達,提高產業經濟價值,更兼具戰時軍事輸運的功能。

濁水溪是台灣最長河川,它的下游形成彰化縣、雲林縣天然界線,卻長期阻隔兩縣交通往來。日治時期,台灣鐵路縱貫線在1908年通車,暢通客貨運輸,縮短南來北往時間,成為交通大動脈。公路的機動性大,從北到南幹線寬闊、支線交錯,唯獨濁水溪下游缺乏橋梁連結,致使台中前往雲林斗南,得先繞往南投集集、竹山,再經斗六至斗南,距離99公里。

倘若有橋梁跨越濁水溪,便可從台中順勢南下,經彰化、西螺直達斗南,距離縮短為58公里,節省乘車往返時間。再者,濁水溪兩側民眾要前往對岸,在枯水期必須涉溪而過,或者利用上游便橋通行,當雨水來臨時,從南岸雲林西螺出發,必須搭車繞道80公里,才能抵達對岸彰化溪州。西螺與溪州近在咫尺,卻受阻兩公里寬的河道,若能建造橋梁,西螺、溪州便可直接往返,省去舟車勞頓的時間。

然而,打造兩公里公路橋梁並非易事,著實考驗當時的營造技術,在資源應用也是一大挑戰。1937年,台灣總督府歷經多方評估,決定投入濁水溪橋梁興建工程,至1941年完成32座水泥橋墩,當準備投入橋身建造工程,太平洋戰爭隨之而起,打造橋身的鋼鐵被迫轉為軍事用途,大橋興建工程未竟全功。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接收台灣,以復原產業活動與推動地方建設為要務。此時,彰化、雲林輿論提議重啟大橋工程,便捷兩縣交通往來,復甦地方產業經濟。行政長官公署聯繫中國大陸遼寧鞍山鋼鐵廠提供原料,也設法向日本、英國、美國購買鋼鐵。不久後,二二八事件爆發,全台灣社會動盪;之後,又受到國共戰爭的波及,始終無法獲得鋼鐵而延遲大橋興築工程。

1949年底,兩岸情勢丕變,中央政府決定遷台。值此之際,彰化、雲林接續向台灣省參議會(下稱參議會)請願,希望早日重新啟動大橋工程,繁榮地方經濟。翌年3月,參議會召開第一屆第八次會議,李副議長萬居建議台灣省政府(下稱省政府)尋求美援,提撥專款用以興築大橋,串連南北公路交通,避免已完工的橋墩遭到破壞,或無預警發生意外事故而得不償失。省政府交通處與公路局考察後,認為大橋雖然已經完成橋墩,但原設計預估需要7000多噸鋼鐵,加上工程費用龐大,決定邀請橋梁專家與專業工程人士討論、評估,同時接洽美國提供援助,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啟動大橋建置作業。

台灣積極聯繫美國,終於排除萬難,獲得美方答應提供鋼鐵。原本,預計1950年秋季鋼鐵運抵後即可施作,未料6月韓戰爆發,美國因應戰場需求,暫緩鋼鐵輸出台灣,再次延遲興建工程。儘管如此,彰化、雲林持續力爭,希望省政府設法建造大橋,解決多年來的問題。中央政府為繁榮地方經濟,便捷公路交通網絡,同時考量戰時南北運輸不能只依賴縱貫鐵路,必須有其他運輸方式輔助,極力爭取美國支援。韓戰爆發後,美國意識台灣在亞洲的重要地位,經中央政府多方接洽後,決定協助落實大橋興建工程。隨即,省政府成立西螺橋工程委員會,籌劃橋梁搭建藍圖,決定橋上鋪設鐵軌,提供台糖火車行駛。

1952年4月、11月,兩批鋼鐵原料先後從美國運抵台灣,由台灣機械公司、重機械廠以及台灣工礦公司承攬建造工程。台灣工程師擁有滿腔熱忱,態度沉著堅毅,在美國、日本、菲律賓技術人員協助下全力以赴,落實打樁、排架、裝梁、鉚釘、油漆以及橋面鋪設等多項作業(圖1)。在此期間,裝梁工程最為艱鉅,必須縝密計量天文、氣象、地震、工具等條件,方能施作,避免錯誤。台灣工程人員群策群力,克服各種困難,展現人定勝天的魄力,讓大橋興建工程提早於12月25日完成,前後僅花七個月時間,讓各國專業人士驚嘆不已。

圖7
Photo Credit: 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提供
圖1:西螺大橋鋪設路面工程。

大橋全長1939公尺,寬7.32公尺,以鋼鐵為架、水泥為墩,採華倫式桁架橋設計,橋型壯麗。總工程費計新台幣1,410萬元,省政府撥款310萬元,其餘款項以美援基金墊付。至於大橋命名,彰化、雲林各有看法,前者以彰雲大橋、溪西大橋為名,後者堅持採用西螺大橋。對此,中央政府認為台灣向美國爭取援助,雙方往來信函使用「SILO BRIDGE」,最後拍板定案命名西螺大橋。

1953年1月28日西螺大橋舉行通車典禮,全台各地歡欣鼓舞,一同慶賀這座各界望穿秋水、被譽為遠東第一公路長橋的啟用。台灣郵政管理局為了慶祝西螺大橋落成,刻發一枚紀念郵戳交給西螺郵局,在通車當日加蓋所有郵件,作為紀念(圖2)。在這一天,西螺鎮湧進大量人潮,把大街小巷擠得水洩不通,許多牆面還貼上「大橋一通,南北一家」的祝賀標語。

圖10
Photo Credit: 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提供
圖2:西螺大橋通車紀念郵戳。

通車典禮在西螺國民中學大禮堂舉行,行政院院長陳誠、省政府主席吳國楨、美國駐華公使藍欽(Karl Rankin)、美國共同安全總署中國分署署署長施幹克(Hubert G. Schenck),以及美國軍事援華顧問團團長蔡斯(Williams C.Chase)將軍等上百名賓客親蒞會場,象徵中美合作的新契機。緊接著,中外嘉賓前往西螺大橋出席剪綵、揭牌儀式,隨後台糖客車與公車、汽車魚貫入場,成為鐵公路並進的奇觀,橋上與橋下觀禮民眾相互揮手致意,共同見證歷史性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