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學入學共通考試「父母扭蛋」入題,貧富差距、階級對立加劇考生相對剝奪感

日本大學入學共通考試「父母扭蛋」入題,貧富差距、階級對立加劇考生相對剝奪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父母扭蛋」這個詞,表面上是人不能選擇自己的父母,或是生長的家庭,但實際上這個詞是年輕人不滿自己的父母或出生,對社會感到不公義,覺得不管自己再怎麼努力,就是輸在起跑點。韓國對於這種社會階級有一個詞叫做「土湯匙」,「土湯匙」就是相對於含著金湯匙、銀湯匙出生的底層家庭,有錢人家的孩子一出生就含著金湯匙和銀湯匙,自己一出生就只有「土湯匙」,直接吃土。「父母扭蛋」講的就是這種中低階層的民眾不平衡的心理,「土湯匙」們很不爽含著金湯匙、銀湯匙出生的中上階級。而這件事,是怎麼在日本造成迴響?

文:張郁婕(CHANG, Yu-Chieh)

上個週末是日本的大學入學共通考試(共通テスト),大家可以想像成是台灣的學測——考生們參加完考試後,看看自己的考試分數有機會上哪些大學,就拿這個考試的成績去申請某某大學的某某科系,接著再去參加某某大學某某科系的第二階段考試。而關於日本共通考試,站上已經寫過很多篇文章。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此篇文章,【閒聊】從《東大特訓班2》看日本大學考試制度

至於今天要聊的不是共通考試,而是這屆考題在兩個考科都出了會讓考生聯想到網路用語「父母扭蛋/轉蛋(親ガチャ)」。

父母扭蛋是什麼?

「父母扭蛋/轉蛋」或各種「XX扭蛋/轉蛋」字面上的意思都是一樣的——人生就像扭蛋,上天配給你什麼樣的父母、子女、同事⋯⋯都是命運,我們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父母、子女、同事⋯⋯。

但這只是字面上的意思,扭蛋/轉蛋系列的每一個詞,背後其實隱含的概念各有不同。而扭蛋/轉蛋系列當中,最有名的就是「父母扭蛋/轉蛋」。

(以下統一使用「扭蛋」一詞,對不起了~轉蛋)

「父母扭蛋」這個詞,表面上是人不能選擇自己的父母,或是生長的家庭,但實際上這個詞是年輕人不滿自己的父母或出生,對社會感到不公義,覺得不管自己再怎麼努力,就是輸在起跑點。

「土湯匙」們的逆襲

韓國對於這種社會階級有一個詞叫做「土湯匙」,「土湯匙」就是相對於含著金湯匙、銀湯匙出生的底層家庭,有錢人家的孩子一出生就含著金湯匙和銀湯匙,自己一出生就只有「土湯匙」,直接吃土。

「父母扭蛋」講的就是這種中低階層的民眾不平衡的心理,「土湯匙」們很不爽含著金湯匙、銀湯匙出生的中上階級。「父母扭蛋」會成為網路用語或是一種社會現象,反映的正是社會貧富差距擴大、階級對立日益嚴重的狀況。

同場加映:子女扭蛋

至於和「父母扭蛋」看似很類似的「子女扭蛋」,背後則是不同的語境——「子女扭蛋(子ガチャ)」。

「子女扭蛋」字面上是父母不能選擇孩子,但「子女扭蛋」的「中獎」是指,父母覺得孩子長大後的發展,很平凡或是超乎預期,意即「子女不要太糟就好」;「沒抽中」則是孩子表現不如預期。

所以批判「子女扭蛋」說法的其中一個論點是,孩子不能選擇自己的父母就算了,父母抱怨自己的孩子「沒有想像中那麼好」,是不是一種在卸責的做法,千錯萬錯都是孩子天生資質不夠好的錯,而不是自己沒有認真照顧孩子?總之,同樣是「XX扭蛋」的照樣寫短語,但每個詞彙之間彼此要討論的問題差很大。

2023年共通考試考題

回到共通考試。這次的共通考試,一共有兩個考科出現和「父母扭蛋」有關的題目。一個是社會科的「倫理、政治・經濟」,另一個則是社會科的「現代社會」,兩題都是題組題。(社會科細分成10個考科,可以任選0-2科來考)

「倫理、政治・經濟」的題幹

「倫理、政治・經濟」關於「父母扭蛋」的題目是從134-138頁的第四大題,共有四個小題。

題目的一開始,是G學生和H學生在對話。G學生看到一棟豪宅,就和H同學說:「生在這個家裡的孩子運氣也太好了吧~有夠不公平的」。H學生則是覺得,生在哪個家庭或是哪個國家,不是自己可以選的,不管是在哪個環境長大的孩子,要能在社會上出人頭地,還是要看個人的努力。

G學生和H學生的對話還有很長。總之兩個人就是在辯論,關於一個人成功與否,生在哪一個家庭的「運氣好壞」和「個人努力」之間該如何評價才好?命運好壞造成社會階級上的差異,又該如何補足?出生比較差的人,就算和出身好的人花一樣的多的努力,是否也只能在金湯匙、銀湯匙的後面,各種追趕跑跳蹦?

回答完3個小題的問題後,G同學和H同學跑去找倫理科的老師討論這個問題。G和H的論點是第四小題填空題的題目。

正解是,G認為如果沒有辦法消除運氣好壞的差異,這個社會就會變成大家都是以每個人的出身好壞作為評價的標準,這個社會也就沒有辦法互相尊重彼此;H則是認為,不論出身好壞,如果一部分的個人努力變成填補運氣好壞,連努力的部分都被當成是「運氣好」,就沒有辦法好好評價認真努力的人努力的多少,這個社會也沒有辦法互相尊重彼此。

對話的最後,倫理科老師覺得兩個人的重點都是想要打造一個互相尊重的社會,建議2人可以朝著如何打造一個不會輕視運氣好壞與努力差異的社會去思考。

「現代社會」的題幹

「現代社會」關於「父母扭蛋」的題目是從36-41頁的第五大題,共有三個小題。

題目一開始是在學習社會分化(日文:格差社會)概念的林同學,在新聞上看到「兒童貧困」(子どもの貧困)這個關鍵字,而決定以此作為報告主題。林同學在第一小題整理了「絕對貧困」與「相對貧困」的概念與日本近年兒童貧困的相關數據,要找出選項中最適當的敘述。

第二小題林同學跑去訪問了一堆專家,整理了相對貧困的背景、問題(生活在經濟弱勢的家庭的孩子,受教育的機會不均等、也容易在社會上出現孤立的傾向)、解決方式與相關法律,要考生選出最適合填空的答案(這題填空的題目和選項有陷阱)。

第三小題林同學在課堂上發表完報告後,和藤田同學、老師討論要如何解決兒童貧困的問題。藤田覺得應該要解決經濟不平等的問題,政府應該要發揮所得再分配的功能;林同學則認為,應該要由政府和地方民間共同合力先解決因為貧困問題而起的其他社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