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流浪漢」讓孩子魔鬼變天使?體驗教育,留下的不能只是「害怕」

「一日流浪漢」讓孩子魔鬼變天使?體驗教育,留下的不能只是「害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孩子不乖在哭鬧,有些家長會說:「你再不乖就送你睡公園」,或「叫警察過來管教你」,背後是讓孩子對挨餓遊民生活的恐懼,以及對警察執行公權力的害怕。然而,體驗教育的目標是引發學習者反⾝性的思考力,非為體驗而體驗,反而引發出「為什麼無家者/遊民/街友不找更好的工作?」的想法。

文:張天泰(教育博士、政治工作者)

前些時候,筆者從史英教授看到其一篇文章,討論到網上流傳的自曝文,內容為帶小孩到公園體驗「一日流浪漢」,結果效果神奇,小孩從惡魔變成了天使,史英教授提了他的疑問,筆者同樣關注體驗教育的議題,故為文提供一些教育思考。

因現今台灣有「人生百味」、「芒草心協會」等組織倡議行動關注無家者/遊民/無家者,且媒體也流行關注流浪者體驗營,其目的是希望體驗者,透過參與流浪者體驗營來感受到街頭生活,翻轉社會大眾對街友印象,國外也常報導富商體驗三天的街友生活,真實理解街友的生命處境,才知痛並改正瞧不起街友的錯誤態度。

但如果類似的體驗學習要向下延伸到國小兒童,必須考量這樣的體驗學習能否符合國小兒童的認知發展,並搭配有系統的課程與教學設計,不只是停留在史英在文中,其所提到的「有啊,上次雖然被巡警趕回去,但小民已經學會對我說請、謝謝、還有道歉」淺碟式的禮貌教育。

體驗學習如何跳脫威嚇形式?

首先,無家者/街友/遊民的體驗教育,不是晚上把小孩丟在公園,讓孩子身陷危險就可以達成,因遊民管理可是政府在台灣社福政策面對的嚴肅挑戰。

遊民因素由昔日單一因素(老或身心障礙)轉變為受到多重因素的衝擊影響形成新遊民(失業、破產、家庭暴力等),這也牽涉到遊民對社會產生的複雜性社會問題,諸如:製造髒亂有礙市容、傳染病防治死角、治安問題(金融犯罪、外籍配偶、人頭戶、毒品、酗酒、賭博)、人道問題(無名屍體的處理)、公共安全問題、觀光客和在地居民的眼光,其中治安問題,是讓孩子進行相關體驗學習,最需要注意的嚴肅問題,國內外也均有小學孩童受遊民襲擊的慘痛真實案例。

再者,當孩子不乖在哭鬧,家長常使用的語句是「你再不乖就送你睡公園」或「叫警察過來管教你」等,上述語句的背後主要是心理學行為主義刺激和反應的效果,主要是讓孩子對一人孤單、受凍、挨餓遊民生活的恐懼,以及對警察執行公權力鐵面無私的害怕。

很多家長認為這個做法有效,是因為一說,孩子就會停止不乖或哭鬧的行為,很快達到教育孩子的表面效度,但家長未察覺孩子是因害怕恐懼才停止這些行為,而非真正認知到這些行為不對,而主動自發的停止。所以,當未來出現孩子往後仍重複不乖在哭鬧的行為,然後家長也要繼續配合演出,再次重複同樣的台詞。

真正進行體驗教育必須跳脫威嚇形式、心理學行為主義刺激與反應的單向機械模式,並且是有經過系統性的、更人性化的課程與教學的深度設計,透過食衣住行的課程設計,真正達到體驗教育的長期教育效果,例如當地無家者、遊民、街友共餐,吃一樣的食物,共同參與街頭舉牌、派報等工作,夜訪與露宿於街頭,過一樣的生活,或是參訪街友服務機構,體會街友尋求生活資源的艱困及生活日常。

在體驗學習的過程中,孩子必然會提問,教師不能缺席也必須在旁輔助引導,才能發揮體驗教育的長期教育效果,藉由體驗教育,讓孩子學習以不同角度看待相關人士,從同情到同理,改變過往對街友刻板印象,甚至能積極激發孩子的志向,往後投入關懷有關議題的各種社會創新行動。

屏縣府提供街友快篩試劑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體驗教育」和「多元文化教育」、「反歧視教育」的互動關係

筆者再針對史英的過年故事《聽了吃不下》,一文背後更深層的概念,為「多元文化教育」、「反歧視教育」與「體驗教育」的互動關係做詮釋和說明,史英在文中主要是針對無家者/遊民/街友的體驗教育做出批判性思考,並使用幽默詼諧,婦孺皆懂的文字風格來說明,但如果要更具深度性的帶給讀者教育知識,就必須認識這三個重要的教育概念,包含「多元文化教育」、「反歧視教育」與「體驗教育」的互動關係,這才是無家者/遊民/街友的體驗教育的重要理論基礎。

體驗教育(Experiential Education)是多元文化教育(Multicultural Education)的途徑一種,同時為反歧視教育重要的有效方式,因在反歧視教育(anti-discrimination education )中所謂的「體驗教育」著重於文化體驗,透過體驗(experience)產⽣感受、然後讓體驗者能夠開展同理,多元文化教育的長期教育效果。

其運作的原理,為「體驗」作為打破範疇(category)的跨界的教育型式,而這樣的理論位置正是多元文化概念的基礎,⽽位置造成的觀看視⾓不同,因此若能讓主/客易位,便能開啟學習者從不同視⾓觀看世界,能夠置⾝不同於「習慣」、「理所當然」或主流的霸權位置。

然而,上述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主流看法,可能是社會偏見和歧視的最大問題來源,這也是「體驗教育」正是讓學習者在「位置」轉換的直接⽅式,同時達到「反歧視教育」的教育目標,實踐多元文化教育的重要內涵。

體驗教育的目標是引發學習者反⾝性的思考力,非為體驗而體驗,我們常可以看到去進行各種主題的體驗學習,不論是無家者、遊民、街友、偏鄉弱勢貧童等,因為體驗學習未設計成有系統性的深度課程,成為為體驗而體驗的淺碟式學習,反而造成參與者的既定主流價值、我尊你卑的⾃我優越感,更未真正進入內部的旁觀者心態,帶給體驗學習場域的當地負⾯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