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被中共支配的七十年》推薦序:如何理解中共統治下的新疆民族政治?

《新疆:被中共支配的七十年》推薦序:如何理解中共統治下的新疆民族政治?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解放」、給予「自治」,到以「扶貧」為名的大規模拘禁,中共的新疆政策為何愈發嚴苛?當中共強化「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使新疆成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維吾爾人成為中華民族一員的真相,竟是「文化的種族滅絕」!?

文:侍建宇(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安所副研究員)

【推薦序】如何理解中共統治下的新疆民族政治?

《新疆:被中共支配的七十年》這本書依據時序先後,摘要式的回顧中國解放軍開進新疆之後,所有關於治理新疆的重要階段,以及相關事件。過去幾年由於「新疆再教育營」的問題,新疆在國際媒體的能見度開始大幅增加。但是對於大部分人來說,新疆民族政治發展的來龍去脈其實難以理解。對不熟悉現代新疆的讀者來說,這是一本容易入手的入門讀物。

此處釐清幾個關鍵詞彙與爭議的湧動,可能有助於讀者更能掌握新疆民族政治的遞嬗。

一、「東突厥斯坦」vs「新疆」沿革與政治認同

「東突厥斯坦」是從「他稱」轉為「自稱」的詞彙,最終成為一個民族政治認同與動員的概念,這應該是本書〈序章〉與〈第一章〉的主要內涵。這個詞彙的出現伊始應該是西方傳教士奉乾隆皇帝指令前往當地測繪地圖,測繪的內容後來為法國耶穌會錢德明神父(Joseph Marie Amiot)發表,塔里木盆地開始被西方人稱為「東突厥斯坦」。

「東突厥斯坦」做為「他稱」,在19世紀前曾經出現過多個不同的名稱,像是「南突厥斯坦」、「小布哈拉」、「中國突厥斯坦」。由於俄羅斯帝國主義西擴,19世紀中葉設立突厥斯坦總督,「突厥斯坦」成為俄羅斯帝國現實行政區劃名稱。也因此,當時歐洲也開始將突厥斯坦分開稱為「中國突厥斯坦」和「俄屬突厥斯坦」,或東、西突厥斯坦。20世紀初期蘇聯「十月革命」後,突厥斯坦總督管轄的區域轉變成「突厥斯坦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

之後進行「民族識別」,又將突厥斯坦打散建立多個加盟共和國,才有了哈薩克、烏茲別克、吉爾吉斯、土庫曼、塔吉克。歐洲冒險家與考古學家使用不同名稱,像是Chinese Turkestan、East Turkestan、Chinese Central Asia、Serindia、或Sinkiang描述現在所謂的新疆地區。東、西突厥斯坦稱謂最初與民族認同並沒有直接關係,反而與帝國擴張企圖下的視野有關。一方面區分大清帝國與沙俄帝國與這個地理區域的政治關係,同時也增強理解並伺機向這個地方擴張。

中國官方「新疆」的正式出現,可以追溯到清代乾隆朝,當時稱為「準部與回部」、「西域新疆」、「天山南、北路」。伊犁將軍松筠編成「伊犁總統事略」,後為道光皇帝欽定為「新疆事略」,新疆才正式沿用成為專稱。19世紀中葉浩罕人阿古伯在新疆建立「哲德沙爾汗國」,維吾爾語的「哲德沙爾」通常是指塔里木盆地七個綠洲城市;那就是喀什、英吉沙爾、葉爾羌、和闐、阿克蘇、庫車和烏什。

《大英百科全書》稱阿古伯的政權為「喀什葛爾王國」(Kingdom of Kashgaria)。19世紀下半葉清末的海防與塞防之爭,爭論國防應當偏重大陸東南沿海的海洋防禦,還是偏重西北內陸的陸上防禦。對接當時亞洲大陸內部英俄的國爭霸的地緣政治,牽扯到大清帝國結構重組的問題。左宗棠「收復」新疆後,新疆建省的目的就是要恐固現代中國對新疆的直接控制。

被中共定義成「疆獨運動」的開端,被海外流亡維吾爾精英視為成功建國的例證,那就是「東突厥斯坦伊斯蘭共和國(1933-34,簡稱東突國)」、以及「東突厥斯坦共和國(中共錯譽為「三區革命」1944-49)」的出現。這兩個短暫的政權都使用了「東突厥斯坦」一詞,於是將「他稱」轉為「自稱」的政治認同標記,成為後來「維吾爾復國運動」的認同象徵。

相對於第一個東突國發韌於新疆西南的喀什與和闐,糾結在軍閥派系與民族菁英的利益分配問題上,第二個「三區革命」出現在新疆東北的伊犁、塔城與阿勒泰。主事者約略分為「堅持獨立」與「妥協自治」兩派,前者以阿合買提江為首,奢望最後能夠建造一個以「突厥族」為主體的國家,但是後者以為獨立的目標太過理想,夾雜着維吾爾、蒙古、哈薩克、吉爾吉斯等等不同族群革命精英的利益與爭執,所以願意與中國妥協獲得較多的自治空間,其中以麥斯武德與艾沙為代表。

蘇聯主導、利用、並終結第二次東突厥斯坦建國運動的檔案史料已被公開確認。蘇聯總領事促成東突國與國民黨協議成立聯合政府,對於獨立派來說,只好政治上虛與委蛇。然而隨着國際情勢逆轉,蘇聯不再需要東突國牽制中國,主要領袖人物從哈薩克阿拉木圖搭機前往北京參與政治協商會議途中,據報導飛機墜毀全部罹難。儘管所謂親蘇聯的東突分子仍然想要在中共的「自治區」設計下,爭取權限,但是第二次東突國的理想在冷戰國際氛圍下逐漸煙消雲散,也埋下延續至今,東突厥斯坦建國運動壯志未酬身先死的圖騰想像。

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自治」

「新疆自治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天山維吾爾自治區」、「維吾爾斯坦共和國」、「新疆維吾爾斯坦共和國」、「維吾爾自治區共和國」,不同的名稱都代表著不同的政治內涵與想像。最後中共願意的名稱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當然也意涵著很浮面的妥協,保留了維吾爾作為當地主體民族的族稱,以及「自治」的字眼。至於自治權限的本質則在這本書的〈第二章〉到〈第四章〉進行描述。

中共理解的民族自治的首要工作應該是政治清洗。成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同時,中共也開始了工商業國有化與農業集體化的發展,再加上之後的反右派鬥爭和大躍進,在新疆的脈絡下,等於是開始對當地少數民族菁英進行清洗,讓願意批判「地方民族主義」的菁英被留下來,同時開始大量移入漢人進入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