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移工自辦「海洋音樂祭」:「原以為是大家搬樂器找空地演出,沒想到是小型音樂祭的規模」

印尼移工自辦「海洋音樂祭」:「原以為是大家搬樂器找空地演出,沒想到是小型音樂祭的規模」
FMF活動現場的熱鬧氣氛。Photo Credit:Elok Faiqoh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台灣的印尼移工總數約有24餘萬人,約佔全體移工的34%。過去二十年來,印尼移工、新住民或留學生間組樂團或創作的風氣相當興盛。從2009年開始,即有企業舉辦的常態性樂團選秀比賽,新冠肺炎疫情前,每年皆有印尼明星受邀來台商演,在這些演唱會上也幾乎都有移工樂團擔綱暖場表演。 第一屆Formosa Music Fest(FMF)除了是在台喜愛非主流音樂類型的印尼社群間的重要嘗試,同時也彰顯了樂人、樂迷與各合作社群間彼此分工、合作的團結精神。第一次上台表演的Elan說道:「我雖然還沒有自己的創作,最多只是翻唱印尼樂團的歌,但我還是很開心,因為音樂讓我認識了很多可以互相學習的人,我也希望FMF可以一直辦下去。」

撰文:吳庭寬攝影:吳庭寬、 Elok Faiqoh、梁偉樂、鄭百騰照片提供:台灣人權促進會

2023年元旦,由在台印尼移工社群獨立籌辦的第一屆Formosa Music Fest(FMF)在高雄旗津豐收廣場盛大舉辦。活動由8組民謠、流行搖滾、雷鬼、龐克、金屬等音樂類型的印尼樂團接力演出,主辦單位也邀請了高雄在地的萬事樂團共襄盛舉。除了音樂表演,現場還有非政府組織設攤,呼籲社會大眾關注移工權益,此外亦有陳列音樂、移工議題相關書籍、雜誌的書攤,供民眾翻閱。

有別於以往由政府部門、企業或民間機構主導,針對移工舉辦的大型展演或選秀活動,FMF工作團隊由一群在台工作、就學的印尼樂人、樂迷組成,同時與「台灣印尼金屬頭」(Indonesian Metalhead Taiwan)、「Slank樂團粉絲後援會」(Slank Fans Club)等十二個印尼移工社群合作。這群來自北、中、南各縣市的音樂同好,去年7月在台南「府城吵鬧大叔」活動上初次聚首,一拍即合下興起自辦音樂活動的念頭。一開始成員們只是計畫在公園辦一個小型的不插電音樂會,往後幾個月大家利用休假日碰面,反覆討論對這個活動的想像,後來慢慢發展成涵括多種音樂類型的小規模音樂節。

活動前一晚適逢跨年夜,旗津早已擠滿從各地來觀賞跨年煙火或參加跨年派對的遊客,這當中也包括從外縣市來參加FMF的樂迷,有些人帶著帳篷、睡袋,在海灘上紮營,有些人則是包著紗籠,在涼亭一路等到天亮。活動當天一大早,旗津的印尼移工同鄉會Bolo Dhewe成員,從宿舍帶來掃具,在活動前把廣場整個打掃了一遍,並協助廠商搭台。

mpark_news-2023-01-13_19-23-27_678219-20
Photo Credit:吳庭寬攝影
FMF工作人員在舞台上架設活動背板。

FMF由伊斯蘭教士聯合會高雄支會(PCINU ranting Kaohsiung)的「Jamming Hadroh」鼓隊揭開序幕,以吟唱宗教歌曲為活動祈福。爾後由高雄岡山的廠工Elan、屏東東港漁工Ang Wang接力演唱。時近中午,旗津老街上開始湧現人潮,作為旗津重要地標的豐收廣場,也有許多遊客駐足。而舞台上,接著由去年剛成立的流行搖滾樂團Fake Shine 、雷鬼樂團Lidah Jawa、Mejikuhibiniu慢慢炒熱氣氛。

Lidah Jawa最早在2014年於印尼楠榜(Lampung)成軍,2022年由兩位來台工作的原始團員與其他同好重組樂團。Lidah Jawa意指「爪哇的舌頭」,這個名稱標誌了團員們的族群身份。自19世紀初荷殖時期開始施行的移住政策(Transmigrasi),將人民自人口壓力較大的爪哇島,移往其他島嶼定居,或補充移居地的產業勞動力。Lidah Jawa的原鄉楠榜省,位在蘇門答臘島南端,至今約有六成以上人口來自爪哇移民與其後裔。

而Mejikuhibiniu樂團團員分佈在台北、桃園、台南等地,在印尼時,大夥兒分別在不同的樂團擔任樂手,並且經常在表演活動上相見,後來大家相繼來到台灣後,重新碰頭,才一起組成樂團。Mejikuhibiniu取名自印尼文「紅橙黃綠藍靛紫」的縮寫,希望以多元的彩色,傳遞雷鬼不分種族、宗教、世代的和平精神。

mpark_news-2023-01-14_17-45-01_457828-20
Photo Credit:Elok Faiqoh攝影
Mejikuhibiniu樂團演出與樂迷。

後半段節目,由舞台經驗豐富的JUBAH HITAM(黑袍樂隊)、SOUTHERN RIOT(南部鬧事團)接續上台。專攻金屬蕊與重金屬風格的黑袍樂隊於2019年成立,成員主要由嘉義的工廠工人與留學生組成。過去兩年間,黑袍樂隊已發表了7首單曲,並在Spotify、Apple Music等串流平台上架,這些作品透過金屬與電子樂的結合,探討信仰與自我的靈性。此外,黑袍樂隊也積極利用工作之餘參與音樂活動,與本地樂人交流切磋,例如去年10月參與了在台北舉辦的金屬樂盛事「台灣死亡音樂節」(Taiwan Death Fest)。

而上個月甫受邀在高雄流行音樂中心舉辦之「米克生活-東南熱浪篇」演出的SOUTHERN RIOT(南部鬧事團),是一個由高屏印尼移工組成、歌頌勞動與團結精神的音樂集合。這群原本只是不定期在公園聚會的音樂同好,因為參與第十屆移工大遊行而組團。他們當天演唱了反映時政的創作〈瘋狂世界〉(Dunia Menggila)與為移工大遊行而做的〈來自印尼移工的情歌〉(Lagu Cinta dari BMI),後者加入「亂七八糟」中文歌詞,讓台下觀眾不分國籍都可跟著唱和,搭配金屬、龐克特有衝撞(moshing)場景,充分展現音樂的渲染力。

mpark_news-2023-01-14_20-28-33_733761
Photo Credit:梁偉樂攝影
SOUTHERN RIOT(南部鬧事團)演出自己創作的雷鬼歌曲。

活動最後由高雄在地的萬事樂團(The Bansu)擔綱閉幕演出。萬事樂團是原本高雄左營建業新村藝術空間「萬事屋」的音樂部門,以實驗搖滾、民謠、搖擺、龐克等類型為創作風格。這次是萬事樂團第一次參與移工主辦的活動,彼此都很盡興,主唱柏彥提到,希望未來能夠再次參與這樣「亂七八糟」的音樂節!

除了音樂演出,活動現場也有非政府組織設攤,供民眾連署,呼籲政府保障外籍漁工於遠洋漁船使用加密Wi-Fi網路的權利。這個倡議方案由東港印尼海員同鄉聯誼會(FOSPI)、台灣人權促進會、高雄海星海員中心 (Stella Maris Kaohsiung)、全球勞工正義—國際勞工權利論壇(GLJ-ILRF)與憫研顧問(HRC)合作推出,希望社會各界共同響應,為外籍船員建立更友善的勞動環境。(連署網址請點此)自90年代即在台灣漁船上工作的Ang Wang,在FMF現場演唱自己的創作〈東港〉(Dermaga Tongkang),這首歌描寫一位長時間在海上捕魚的同鄉,返回港口後,迎來愛人另結新歡的消息。這不僅反映了各個世代討海人的無奈際遇,也呼應了這項針對遠洋漁船Wi-Fi設施的倡議。

mpark_news-2023-01-14_20-29-45_233131
Photo Credit:台灣人權促進會提供
由數個非政府組織發起的遠洋漁船Wi-Fi倡議,工作人員向民眾說明倡議理念,現場亦可連署響應。
mpark_news-2023-01-14_20-33-37_360565-20
Photo Credit:吳庭寬攝影
由FMF合作單位Trans/Voices Project擺設的書攤,除了供民眾現場翻閱,還可索送限量製作的小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