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ron Swartz逝世十年,世界更形封閉

Aaron Swartz逝世十年,世界更形封閉
Photo Credit: Sage Ross, 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1年1月6日,隸屬MIT麻省理工的警察和美國特工逮捕Aaron,指控他於較早前闖入一個配線間,並使用MIT的網絡大量下載學術期刊網站JSTOR的論文,其後聯邦檢控官控告Aaron「不誠實使用電腦」等多項罪名,Aaron面臨一百萬美元罰款及35年監禁。控辯雙方經歷年多談判,Aaron始終拒絕以罪犯之名接受半年刑期,最後走上輕生之路。

上週三(1月11日),是Aaron Swartz的十週年忌辰。2013年1月11日,Aaron在其寓所輕生,終年僅26歲。

有理想有魄力的天才

相對於Steve Jobs、Mark Zuckerberg等名人,Aaron算是名不經傳,台港媒體更幾乎不曾介紹過他的事蹟,甚麼富豪榜更絕不可能看到他的名字,然而在支持自由、開放、創造的黑客(不是駭客)心目中,他的貢獻與地位恐怕遠超各大互聯網企業的創辦人,哪怕是Apple和Google。

那並不代表Aaron的創業成就乏善可陳。事實上,他創辦了Infogami,後來與Reddit合併後退出(Reddit相當於香港高登、台灣PTT,當然規模要大非常多),年紀輕輕就完成了矽谷式成功創業家的週期。Aaron其後成為Internet Archive Opening Library計劃的主要工程人員,而Infogami的軟件也用來支持這計畫。此外,他共同制定了初始的RSS標準和技術人廣泛使用的Markdown語言。與其說Aaron不擅長賺錢,不如說他志不在此,只一心追求以軟件、倡議及寫作抗爭,建設開放的互聯網。

開放的互聯網,體現在幾個層面:開放的代碼、開放的協議(protocol)與開放的資訊,Aaron三者都有涉獵。比如說,在開放源碼方面,Aaron聯合開發了web.py Python web app框架、Tor2web、DeadDrop等自由軟件。假如Aaron尚在人世,今天很可能會是區塊鏈的中堅份子。

Aaron參與設計的RSS,在互聯網初期是極為重要的協議,既讓用戶追蹤各種網站的更新,也反過來讓網站向關注者發布資訊。很可惜,劣幣驅逐良幣,封閉打敗開放,隨著Facebook冒起與最大RSS閱讀器Google Reader關閉,RSS日漸被邊沿化,使用者越來越少。號稱「Don’t be evil」的Google終止Reader服務,可說是歷來最糟糕的決定,不但理念上辜負了開放標準,商業上也成就了Facebook,種下禍根。

至於開放資訊,Aaron在至今20週年的Creative Commons(創用CC、共享創意)成立初期,協助設計相關技術框架。而RSS作為開放標準,除了促進訊息發布與統整,也用於標示網頁比如相應授權等元資料;透過RSS,互聯網用戶除了能掌握自己的訊息源,還能篩選出開放內容,再按照授權的細節進一步混合使用。

All censorship should be deplored.

——Aaron Swartz

GettyImages-1451267147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惠普知識路上最痛一章

2008年,Aaron從PACER(Public Access to Court Electronic Records)下載二百多萬份法律文件並公開,挑戰PACER對公共文件收取每頁8美分的不合理做法。事件引來FBI注意,調查後決定不作檢控。

然而,對開放資訊的持續堅持,最終把Aaron逼上絕路。

2011年1月6日,隸屬MIT麻省理工的警察和美國特工逮捕Aaron,指控他於較早前闖入一個配線間,並使用MIT的網絡大量下載學術期刊網站JSTOR的論文,其後聯邦檢控官控告Aaron「不誠實使用電腦」等多項罪名,Aaron面臨一百萬美元罰款及35年監禁。控辯雙方經歷年多談判,Aaron始終拒絕以罪犯之名接受半年刑期,最後走上輕生之路。

Aaron深信惠普知識,抗爭行動有違法律這點並無懸念,但檢控官高度維護體制既得利益,漠視違法達義背後的動機和精神,扭盡六壬妖魔化有理想有天份的年輕人,堅持扣上重罪犯之名,不使其受重判誓不罷休,此等司法人員自以為正義凜然,實際上助紂為虐,對不起法律,也對不起社會。

Aaron死後聯邦政府撤銷控罪,他的行動得到輿論認可,獲Internet Society追封進Internet Hall of Fame之餘,社會亦於每年的Aaron Swartz Day紀念,然而Aaron的未竟之志繼續被束之高閣,互聯網並沒有變得開放。

過去十多年,中國單向鎖網,美國反過來限制中國互聯網企業,微信、Facebook等巨無霸平台把大部分「互聯網」用戶困在幾個網站,iPhone把更廣泛的人口困在由單一公司把關的App Store,種種現象,都顯示互聯網比十年前更加封閉。

GettyImages-159546617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積非成是的論文機制

除了以上大趨勢,最近還發生了一起跟十年前JSTOR論文下載行動息息相關得事件。

去年11月3日,全球最大的影子圖書館Z-Library網站被美國政府封鎖。雖然過往體制已經多番嘗試整頓Z-Library,但這次美國政府一次過封鎖140多個域名和對應的鏡像網站,並且拘捕兩名俄羅斯籍經營者,公眾視這一天視為Z-Library的末日。事件清楚說明封閉生態中以保護知識產權為旗號的傳統企業,依然主導全球知識流動。

不過,所謂末日只是對「正常人」而言,封殺大量域名只是意味著不能用大眾最習慣最熟悉的方法,即以Safari、Chrome等瀏覽器,輸入(https://)z-lib.org等網址瀏覽Z-Library。堅決突破圍牆的人總能找到方法,比如以Tor瀏覽器連上bookszlib….onion(把完整地址貼出來可能會導致我的週報被服務供應商屏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