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法律、國安困局,大批在台港人「二次移民」到西方國家

身陷法律、國安困局,大批在台港人「二次移民」到西方國家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身是香港人的政大公行系教授蘇偉業表示,港人用「移民」的邏輯理解台灣制度,加上過去十幾年來赴台投資移民的港人,住滿一年後申請「定居」通常一兩周就獲批,形成了港人的合理期望。但他說台灣根本不是這麼想,制度上沿用「居留」、「定居」兩階段,兩者沒有必然關係,造成巨大期望落差。

隨著台灣收緊相關移民政策,大批在台港人「二次移民」到西方國家,《BBC中文》訪問多名當事人和學者,了解他們移居台灣的困難,並結構背後的政治角力。

陽光明媚的冬日下午,台中一群香港人相約聚餐,他們席間談論的不是台灣新生活的點滴,而是互相交代何時離開台灣。

座上五人是2019年後移居台灣認識的,當中只有一人成功取得台灣身分證,另外三人已申請BNO簽證也就是「英國國民(海外)簽證」,凖備「二次移民」到英國,還有一人正在考慮。

「在這邊認識的香港人,這一年都走得七七八八了。」農曆新年後將離開台灣的湯小姐黯然道。「或許這就是台灣政府想見到的結果吧。」

他們大部分是「投資移民」,根據《香港澳門居民進入台灣地區及居留定居許可辦法》,港人投資新台幣600萬以上、經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審查通過,就可申請在台「居留」,居留滿一年可申請「定居」入籍,即取得身分證和護照。

湯小姐在香港是鋼琴老師,2019年「8・31太子站事件」後決心移民台灣,2020年10月獲批居留後移居台中,投資當地一家西餐廳,一年多後符合資格可申請定居,她卻在2022年中決定終止營運,正在處理關店撤資手續,辦完就去英國。

「我連申請定居都覺得費事了,因為看到太多香港人被移民署玩死。既然台灣政府不歡迎我們,我也不想拖下去了。」她對《BBC中文》說。

可「居留」但不可「定居」?

香港

Photo Credit: Getty Images / BBC News

香港政局動蕩引發移民潮,自2020年7月1日以來,香港居民經機場離港的淨移出數目超過40萬人。

2019年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2020年北京主導制定並推動實施《國安法》,引發大規模移民潮,不少人選擇到同文同種、地理上最近香港、移民成本較低的台灣。

根據台灣內政部移民署統計,2019年來台居留港人有5858人、定居1474人;2020年居留1萬0813人、定居1576人;2021年居留1萬1173人、定居1685人。

從上述數字可見,儘管過去三年來台居留人數倍增,獲批定居(取得身分證)的人數仍維持在每年千餘名的水平。《BBC中文》向台灣陸委會查詢港澳居民在台定居人數是否有固定名額,當局不予置評。

「收到居留申請,(政府)已經知道一年後會有多少人申請定居,那你為什麼在批居留證的時候不先控制數量呢?如果早知道一年後都無法定居拿身分證,我們自己會重新評估,可能當初就不選擇來。」三個月前已「二次移民」到英國的阿詠說。

現年39歲的她本身任職設計師,2020年初獲批投資移民後,賣掉香港的資產,到台灣設立網店售賣日用品和自家設計的文創產品。

她帶同3歲和5歲的小孩一起居留,計劃一年多後拿到定居身分,再申請丈夫依親團聚。她說台灣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期間封關,丈夫無法入境探望,她在異鄉經營生意的同時獨力照顧年幼子女,「一個人處理所有事,我覺得自己老了十年,雖然很辛苦但知道自己為了什麼而捱,死撐下去」。

她撐到2021年9月遞交定居申請,以為很快有結果,怎料超過半年音訊全無,每次向台灣移民署詢問審批進度都沒有明確答覆。「他們做事很官僚,每個職員的講法都不同,有的說現在就是要等那麼久,你自己想清楚吧。那到底審批機制是什麼?我哪裡做錯了?為何會拖那麼久?其實你不批沒關係,講清楚就好,但現在連一個理由都不給。」

她說在等待過程中陷入自我質疑、憤怒、委屈、沮喪,曾在子女面前情緒崩潰,她意識到是時候結束漫長的煎熬,遂於2022年3月取消定居申請並回到香港,半年後舉家搬到英國諾丁漢。

「我這輩子講起都可能會哭,那種壓力外人很難體會。」她回想過去兩年的經歷時忍不住激動落淚。「我以前好喜歡台灣,拿畢生積蓄來過新生活,最後看清楚這個地方的真面目,好像發了一場惡夢。」

「移民」是錯誤理解

本身是香港人的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教授蘇偉業向《BBC中文》分析,一般港人對「移民」台灣的認知,與台灣政府設計的制度之間有極大落差。「香港人以為來台灣跟去英國、加拿大一樣,你讓我來就表示給我移民,但其實來台灣不是移民,你是來設籍——因為未『台獨』、未修憲,法律上你也是國民,只不過是沒有戶籍。」

根據中華民國《憲法》第4條,「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變更之」。過去的中華民國體制視香港華籍居民為「國民」、「僑胞」,可申請「華僑身份證明書」,設籍及移居條件非常寬鬆。

1997年台灣趕在香港主權移交前三讀通過的《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簡稱《港澳條例》),香港定位不再是僑區,港人從「海外華僑」變成「港澳居民」,但憲法上仍是「中華民國國民」,移居台灣者不用經過「外國人」的「歸化」程序,只需「定居」取得戶籍,拿到身分證也不用放棄香港身分,因為法律上本來就不承認。

蘇偉業移居台灣20年,他指台灣移民署的實際做法和「九七」前差別不大,港人來台灣基本上等於華僑來設籍,只是政府設了很多關卡讓人無法工作、享受福利、投票。「他在行政上分了投資、專業、就學等等的類別讓你進來,你填這張表格進來,就用這個方式決定未來定居的問題。那些分類很細也很不透明,連移民署職員也搞不清楚。」

他表示,港人用「移民」的邏輯理解台灣制度,加上過去十幾年來赴台投資移民的港人,住滿一年後申請「定居」通常一兩周就獲批,形成了港人的合理期望(legitimate expectation)。但他說台灣根本不是這麼想,制度上沿用「居留」、「定居」兩階段,兩者沒有必然關係,造成巨大期望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