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意題局限在「花草樹木」必流於矯揉造作,理想的學測國寫應該如何出題?

情意題局限在「花草樹木」必流於矯揉造作,理想的學測國寫應該如何出題?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情意題不是不能考,但有許多更寬廣、更切身、更高度的題材值得讓考生抒發情感和意念。如果執意要考「花草樹木」之類誘導考生附庸風雅的題目,就真的不要怪社會大眾歧視文科生——因為你出的考題讓大家以為文科的師生都活在風花雪月的虛幻世界裡!

文:鴻雁

情意題不是不能考,但有許多更寬廣、更切身、更高度的題材值得讓考生抒發情感和意念;反之,局限在「花草樹木」的話,格局就太窄了,最後必流於矯揉造作。

在我看來,有三個命題方向可以思考……

關於今年國寫情意題的題目〈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我已寫了兩篇文章(文章一文章二)批評,還寫了一篇諧謔之作予以諷刺。

當然,光是嬉笑怒罵無濟於事,今天來談談:我心目中理想的情意題應該怎麼出?

一、拓寬取材的範圍

〈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這個題目將取材範圍限縮在「花草樹木」,大幅限制考生的發揮空間,不如改成〈氣味記憶〉,拓寬取材範圍——這一點許多老師早已提及,不再贅述。

不過,也有老師指出,將取材範圍設定在「花草樹木」才能考出鑑別度,也不會出現和模擬考撞題的情形。
針對這一點,我倒是認為:

即使是取材範圍寬的題目,思辨力、感受力強的考生依然可以寫出不同凡響的佳作,仍具有鑑別度。重點是:對於不擅長寫作或感受力較差的學生來說,要是取材面向多元,他再怎麼樣也寫得出一些內容,因而容易建立起寫作信心,不致於放棄國寫。

說到撞題,也不成問題。如果題目好發揮,只要用心,人人都可以寫得出來,那撞題所帶來的衝擊便會大幅降低。

另外,把取材範圍限制在「花草樹木」,考生在短短幾分鐘的構思時間內要連結到真實的經歷,其實不太可能,就連名作家廖玉蕙也坦言自己難以發揮(貼文連結)。那麼,考生為了得分,他們會怎麼做呢?不外乎堆砌一些空洞的詞藻、空泛的名言來撐撐場面,最後寫出外表詩情畫意,實則沒有血肉靈魂的文章。

因此,〈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這類題目,會誘導考生刻意營造矯揉造作的「詩情」;而〈氣味記憶〉反而較容易引導考生寫出「真情」。

二、提高感知的視野

所謂的「情意」,就一定要狹隘到只剩風花雪月的吟詠嗎?既然「少年不識愁滋味」,那也不用勉強年輕學生「強說愁」,世界上還有許多事物是值得他們去「識」的。

好比這三年來牽動國際局勢和百姓日常生活的——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

前年台灣疫情最嚴峻的時刻,我帶孩子深入體會疫情爆發前與爆發後的心情轉折。由於這是所有人的共同經歷,沒有人寫不出來;雖然人人都寫得出來,到遭遇不同、體悟的深淺不同,鑑別度依然存在。有學生寫端午節不能回南部老家,吃不到姨婆包的客家粽子,而爸媽又不會包,這才深刻意識到他們家已失落的傳統——整篇文章滿是失望與無奈,真情流露。

去(2022)年台灣開始採取和病毒共存的政策後,確診已是稀鬆平常的事。我帶學生回顧自己確診的經過或觀察身邊親朋好友確診的情形,寫出個人感受。有孩子發現:當他們全家確診,即使一度手忙腳亂、爸媽不時唉聲嘆氣;但居家隔離的這幾天,他們一家四口相較於以往,反而有更多的時間一起做家事、玩桌遊、聊天,讓他感覺到家庭的氣氛越來越融洽——顛覆讀者對於確診的負面觀感,寫出真切的天倫之情。

除了攸關自身的事物可以引導孩子發揮,也不妨將視野再次提高,針對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寫出個人的直覺感受與體會,不也是一種「情意」的體現嗎?

例如:沒戴好頭巾而遭捕喪命的伊朗女子艾米尼(Mahsa Amini)、為躲避俄軍進攻一個人從烏克蘭前往斯洛伐克的男童哈拉夫(Hassan Al-Khalaf)……等,都是可以抒發情意且有血有肉的具體對象,考生更容易寫出真實的情感。

三、變換書寫的對象

寫作是寫給誰看?

這是寫作之初最重要、也是最應該用心思索的問題。但是為了考試寫作文的考生不會思考這個問題,因為他們千篇一律都是寫給閱卷老師看。然而,一旦他們出了社會,還是抱持著寫給閱卷老師看的心態來寫履歷、企劃、文案、廣告……而從未考慮受眾的話,保證死得很難看;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作文考試可以拿滿級分的學生,出了社會後還要花錢學寫作的原因。

當然,既然是考試,便不可能沒有批改分數的閱卷老師。

不過,出題方式難道不能靈活一點,引導考生根據特定對象,重新設定陳述步驟、語氣、用詞,提高受眾接受度,同時抒發內心的情意呢?

去年,我帶國小中、高年級的學生認識烏俄戰爭,並且請他們寫信給哈拉夫(新聞連結),由於他們和哈拉夫的年紀相近,很能夠同理他的處境,甚至由衷佩服他的勇氣——寫出來的信,不需要矯飾也充滿真摯的情感。

同樣的,高中學生和艾米尼的年紀相差不遠,要同理她的遭遇不難。於是,寫一封給艾米尼的信,比起刻劃做作的「詩情」,不是會更有效激發考生的「真情」嗎?

再說,寫信的對象是一名少女,敘述便可以回歸樸實的文字,那些虛情假意的詞藻以及和現實脫鉤的名言佳句就不用再寫出來了。

以上三點是個人愚見。重點在於:情意題不是不能考,但有許多更寬廣、更切身、更高度的題材值得讓考生抒發情感和意念。如果執意要考「花草樹木」之類誘導考生附庸風雅的題目,就真的不要怪社會大眾歧視文科生——

因為你出的考題讓大家以為文科的師生都活在風花雪月的虛幻世界裡!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