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成粉》成釜山國際電影節話題作,「當偶像成了罪犯」24歲導演拍下粉絲掙扎心境

紀錄片《成粉》成釜山國際電影節話題作,「當偶像成了罪犯」24歲導演拍下粉絲掙扎心境
Photo Credit: 吳洗娟提供 via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鄭俊英事件因牽連韓星勝利的夜店性犯罪醜聞,廣受韓國社會及喜愛韓流的海外粉絲關注,也造成許多歌迷放棄支持鄭俊英,今年24歲的電影系學生吳洗娟就是其中之一。「(消息爆出後)大概過了一個月,我才有辦法跟周邊的人談起過去喜愛的偶像成了罪犯這件事」,吳洗娟說,沒想到周邊許多人建議她將這個經歷拍成電影。

(中央社)影歌藝三棲的韓國歌手鄭俊英在2019年傳出偷拍並散播性愛影片醜聞,之後更爆出下藥性侵女性、在與藝人朋友的聊天室中發表詆毀女性的不雅言論,最終遭判刑入獄,在演藝圈消聲匿跡,但在大批脫飯(不再支持藝人)潮中,仍有粉絲選擇留下守候。

鄭俊英事件因牽連韓星勝利的夜店性犯罪醜聞,廣受韓國社會及喜愛韓流的海外粉絲關注,也造成許多歌迷放棄支持鄭俊英,今年24歲的電影系學生吳洗娟就是其中之一。

選擇離開及留下的人

吳洗娟拍攝的紀錄片《成粉》(「成功的粉絲」的簡稱)主要以多段訪談組成,受訪者都是吳洗娟身邊的同學、追星同伴、職場同事,共同點是都擁有一段「失敗的」追星經歷,因支持的偶像犯下罪行,決定割捨長久以來的情感、同時也被罪惡感折磨,反覆自問過去對偶像的支持是否助長犯罪。

「脫飯」說來容易,實際上卻很難,對長期追星的粉絲而言,追星代表的不只是對偶像的喜愛,而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日常、是鼓勵自己努力生活的動力、是與志同道合好友的美好回憶。

吳洗娟從國中時期就是鄭俊英的歌迷,第一次去粉絲見面會、第一次搭KTX(韓國高鐵)、第一次為了參加簽名會等活動到處奔波都是為了他,甚至以粉絲身分上過綜藝節目,這些讓她被稱為「成功的粉絲」的輝煌過去,卻在一夕之間成了黑歷史,第一次去法院,也是為了過去曾深深喜愛的這個人。

吳洗娟接受《中央社》專訪時坦言,「我們並不求偶像為我們做什麼,只要他們過好自己的生活,我們就很幸福了,但連這樣的期盼都無法實現,不覺得很令人悲傷嗎?」

「(消息爆出後)大概過了一個月,我才有辦法跟周邊的人談起過去喜愛的偶像成了罪犯這件事」,吳洗娟說,沒想到周邊許多人建議她將這個經歷拍成電影,「我才開始想如果拍成電影可以講什麼樣的故事」,除了像她一樣失望離開的粉絲,在以女性為主的粉絲族群中,為什麼還有人願意支持犯下迫害女性罪行的偶像,吳洗娟的好奇心讓當時才20歲出頭的她毅然決然休學,投入從未接觸過的紀錄片拍攝工作。

從粉絲文化看社會現象

「看著這些仍支持偶像的粉絲,我經常聯想到韓國政治人物的支持者」,無論是從隱藏在檯面下、默默支持偶像的藝人粉絲,還是至今仍每個週末在首爾市內舉行活動的前總統朴槿惠等政治人物的支持者身上,都能感受到韓國社會對支持對象的偶像化及粉絲文化(fandom)現象。

「從某個角度來看,他們都是在偶像犯罪後仍不放棄支持的人」,吳洗娟說,在深入接觸政治人物的支持者後,她的想法從原本的無法理解變成「也是有可能這樣」,她坦言,這種感情很難用言詞、有條理的說明,「於是我決定直接將我看到的一切透過電影展現給觀眾」,「也許正因為無法說明,才是人心、是愛、是粉絲的真心」。

吳洗娟也觀察到,韓國社會對待男女藝人的標準非常不同,吳洗娟指出,對於不久前爆出酒駕的年輕女演員,網友留言不止針對「酒駕」的犯罪事實,還有對「年輕女性不該喝那麼多酒」等道德上的批判。

「我們的社會很容易就能討厭一名女性」,吳洗娟提到不久前曾看過一項關於大眾最討厭的男、女藝人調查,「上榜的男性大多是因性暴力、酒駕等犯罪行為形象不佳,但討厭女藝人的原因卻是『她太吵了』、『長得很醜』,這些微不足道的理由」。

翻轉追星族負面印象

1
Photo Credit: 吳洗娟提供 via 中央社
吳洗娟在紀錄片中訪問多名同學、追星同伴、職場同事,共同點是都擁有一段「失敗的」追星經歷。

韓流近年在國際愈發受到關注,但對於支持韓流發展的基礎「粉絲」,人們甚少深入討論,對粉絲文化不熟悉的一般人對追星族常有「花大錢追著偶像跑」、「盲目支持、護航偶像」等負面看法,但在看了《成粉》中對於粉絲對偶像的感情、反思與掙扎後,改變過去偏見的觀眾大有人在。

除了鄭俊英外,電影中幾乎沒提到其他藝人的姓名,也沒有詳細說明他們的背景與犯罪事實,但「同在追星文化圈的人一聽就會知道」。吳洗娟也曾煩惱是否要多著墨藝人背景,最後決定聚焦粉絲心聲。

「沒想到電影放映後比預想的更具話題性」,吳洗娟憑藉《成粉》在2021年獲釜山獨立電影節評審特別獎,也成為2022年釜山國際電影節放映的話題作品之一,吸引不少不追星的一般觀眾觀看,「的確有人認為內容不太好理解,但也有觀眾表示因為這部電影改變對追星族的偏見,甚至感到很抱歉」。

反覆看過上百次《成粉》的吳洗娟也反省了過去對海外粉絲的偏見,電影中一段訪談提到「不知道海外粉絲是怎麼想的,但我們韓國粉絲不這樣認為」,就海外粉絲仍支持犯罪偶像的想法表示不認同。「電影完成之後我也反省了很多,我過去所接觸到的海外粉絲並不能代表整體」,吳洗娟表示若《成粉》有機會在台灣上映,也希望跟台灣觀眾聊聊對韓國藝人的看法。

成功的粉絲

1
Photo Credit: 吳洗娟提供 via 中央社
韓國歌手鄭俊英因涉嫌偷拍、散布性愛影片、下藥性侵等罪名,遭判刑入獄,吳洗娟也因此第一次到法院旁聽。

吳洗娟在電影拍攝期間曾前往演唱會現場拍攝正在等待藝人的粉絲背影,「那時候看著這些粉絲的背影,我都很心疼他們,現在那麼懇切地等待著的那個人,不知道哪天會讓他們受傷,就像我一樣」。

花了近一年時間都沒能決定電影結尾的吳洗娟,在一次次編輯、重播這些畫面的過程中逐漸改變了想法,「我重新開始思考追星就是什麼」,吳洗娟說,可以跟偶像合照、可以得到簽名固然很好,「但像他們現在一樣追星就很幸福,過了好幾年後還能大方的說出『我喜歡這個人』,本身就是成功的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