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半導體產業在未來三年仍保有優勢,應留意對「無差異化」成熟製程廠商所帶來的挑戰

台灣半導體產業在未來三年仍保有優勢,應留意對「無差異化」成熟製程廠商所帶來的挑戰
半導體晶片示意圖。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於去年7月發表〈在急速繁榮之後,晶片製造商是否會遭遇超大型的蕭條?〉一文,我們當然不樂見《經濟學人》所說的大幅蕭條發生,但這些「較無差異化」的成熟製程廠商極可能將迎來史上不容易應對的價格戰,也可能將面對營收與市占率的保衛戰,甚至得縮衣節食或調整組織規模以因應嚴酷的考驗。

文:林良陽(高雄師範大學事業經營學系副教授)

今(2023)年1月16日韓國《朝鮮日報》罕見地在其社論發表「台灣TSMC超繁榮,而韓國晶片開始停滞」一文,內容討論韓國與台灣半導體產業的消長。該文特別提及,與前年相比較,三星電子去年合併財報營業收入雖然增加了8%,但其營業利潤卻減少了16%。

此外,今年1月9日韓國《中央日報》也以專文特別報導了三星電子去年第四季營業利潤大幅下滑,比前年同期减少69%,並進一步討論台、美、日、韓晶片競爭的可能變化,進而產生對韓國不利的巨大憂心。

這兩家報社都是韓國最重要的報業集團,此番不約而同地相繼提出評論其來有自。主要原因是半導體產業占韓國整體出口額的20%,是推動該國經濟成長的重要引擎,如果半導體產業開始衰退,則其經濟發展將遭受重大衝擊。

另一方面,我國的半導體產業則是另一番新景象。儘管因俄烏戰爭、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中美科技貿易戰等複雜因素交纏難解之下,使得全球半導體產品的相關需求,在去年下半年開始快速下降,影響了世界各大廠商,甚至迫使這些大廠採取裁員措施以度過寒冬。但總體來說,台灣多數廠商依然保有亮眼的成績。

舉例來說,台積電去年合併營收為2.25兆元、年增42.6%,營業利益為1.12兆元、年增72.51%,此外,毛利率59.56%、營益率49.53%、每股盈餘39.2元,都創下歷史新高。聯電去年營收2787.05億元、年增30.84%,稅後純益871.98億元、年增 56.3%,每股純益7.09元,獲利創新高,表現極為亮眼。而IC設計廠商聯發科也不惶多讓,去年營收也是創新高約5487.96億元,年增11.2%,首度超過5000億元大關。

此外,我國行政院主計總處於今年1月4日發布的《國情統計通報》指出,去年1至11月我國積體電路出口總值達1692億美元,逐年上升且穩定成長,已超越前年的全年總值,較前年同期增加20.3%,占整體出口總值比重為38.1%。

上述各項數據在在顯示,相較於韓國,過去一年我國半導體產業確實有較為良好的表現。也因此之故,我國各大媒體皆爭相報導,洋溢著歡欣鼓舞、喜慶豐年的美好景象。

在驚滔駭浪的政經情勢以及詭譎多變的市場環境下,我國廠商依然能屢創佳績,著實令人敬佩。這是這些企業多年辛勤耕耘與戮力經營下所產生的不易成果,我們以這些優秀國內廠商的優異表現為榮且引以為傲。若市場未有重大變化,預期在未來至少三年,我國半導體整體產業應都可保有此等優勢。

儘管如此,半導體產業的未來發展仍存有一些挑戰,以下是筆者對成熟製程廠商的現況與發展提出的幾點觀察,應該值得關注。

應留意對「無差異化」成熟製程廠商所帶來的挑戰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於去年7月發表〈After a turbocharged boom, are chipmakers in for a supersized bust?〉(在急速繁榮之後,晶片製造商是否會遭遇超大型的蕭條?) 一文,該篇專文指出,在這幾年間各國業者所增設的新晶圓廠中,2020及2021年全球共有34座新廠動工,預定2022年至2024年還有58座新廠將動工。

雖然說想要投入與實際建廠間可能會有些許落差,但基於地緣政治與美中角力產生不可預期變化的憂慮,導致保護主義的興起以及供應鏈區域化的發展,許多國家思考籌設晶圓廠已無可避免。

要實現一座具競爭力且可穩健獲利的晶圓廠,是有很高進入障礙的。上述廠商中,有的可能會因沒有充足的資金奧援,無法持續建廠而停滯;有的可能會因市場需求下降,基於理性思考而延遲建廠;有的可能會因經驗不足、人才不夠而失敗;有的可能會因缺乏深度的核心能力,導致競爭力較薄弱,而退出市場;但,最終可能依然會有一些足以擾亂市場,甚或影響市場的挑戰者出線。

筆者雖沒有《經濟學人》該篇文章那麼的悲觀,但一座運作順利且成熟的12吋晶圓廠其產量是驚人的。在全球半導體廠商大幅擴廠或建廠的情況下,我國政府與相關廠商應立即思考與探究如何面對日後產生晶片超額供給的可能影響。其中,遭受最直接影響者,應該就是以「較無差異化」的成熟製程為主要營運範疇的廠商。

本文所稱的「差異性」,並非指「有差異」或「無差異」 的二選一選項,而是指程度上的深淺差異,「較無差異化者」將可能面對更多挑戰。

我們當然不樂見《經濟學人》所說的大幅蕭條發生,但這些「較無差異化」的成熟製程廠商極可能將迎來史上不容易應對的價格戰,也可能將面對營收與市占率的保衛戰,甚至得縮衣節食或調整組織規模以因應嚴酷的考驗。

地緣政治升溫 半導體成兵家必爭策略產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特殊製程的創新

事實上,不同廠商或多或少對差異化這議題應該都有所關注,只是其結果可能不盡相同。慶幸的是,我國相關廠商近年發展方向,紛紛都已經投入較具差異性的特殊製程創新,而且有些廠商都已經有具體可見的成效。

特殊製程並不是如主流的晶片發展方式一樣,以持續追求尺寸的進一步微縮為目標,而是巧妙地運用或整合不同技術與新材料,以生產獨特性能的晶片,並據以應用在特定用途的元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