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日本和韓國都把書法當自己的文化傳統包裝,台灣中小學的書法教育又去哪了?

當日本和韓國都把書法當自己的文化傳統包裝,台灣中小學的書法教育又去哪了?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書,茶,劍,花」為宋代時候的顯學,這樣復興傳統文化的意識,在台灣有了許多私人團體與企業爭相學習,這就是古人所稱的「四藝」。到了現代,變成有錢人的休閒娛樂之一,我們讓富裕家庭的孩子付昂貴的學費來學習,品味生活,但這應該不是富裕孩子或是其父母的專利。

中國已經在今年全面恢復書法教育,韓國早已有了「書藝」,日本成就「書道」,那台灣中小學的書法義務教育去哪了呢?

最近上華視文化教育電視的節目,討論一些創作的事與歷程。不論是主持人與藝術總監等,都覺得「書畫」是一件很酷的事,因為實在太冷門,很少有人在做,也幾乎快要沒有人做,在已經極為冷門的藝術產業中有更加是冷門中的冷門。

「書,茶,劍,花」為宋代時候的顯學,這樣復興傳統文化的意識,在台灣有了許多私人團體與企業爭相學習,這就是古人所稱的「四藝」。到了現代,變成有錢人的休閒娛樂之一,我們讓富裕家庭的孩子付昂貴的學費來學習,品味生活,但這應該不是富裕孩子或是其父母的專利。

記得以前上公立小學時,還有天天寫書法課,但不知道從哪年開始之後,就再也沒有這樣的課程了。現在小學就要上英文,與國際接軌,但在與國際接軌之前,我想我們還不能忘記我們是誰,一個拋棄自己文化的民族,是不會得到其他民族的尊敬的。

台灣書法家的質疑,現今還有誰在乎傳統文化?

當日本、韓國和中國都開始包裝「書法」,相繼成為他們國家的正統文化時,台灣反而刪除小學書法教育。除了台灣的實驗學校中的私校,以及加入業餘區域書法協會的小學中學老師們,在美術課中加入了書法課之外,越來越少人接觸書畫的藝術,好像拿起毛筆,感覺就是古人在做的事。

20150605 calligraphy04

但比我們更先進的日本或更強的其他亞州國家,已然先把書法當作一個傳統的根基,學書法不會是一件「可笑」的事,是「為國家感到驕傲的」文化。

一個國家的文化風格的確需要靠「完美的包裝行銷」才能打出品牌,台灣人普遍對於「書墨」與「東方媒材」等不了解,也造成許多好笑的誤會。台灣人真的都非常可愛,隨和有禮,但有時我仍然會想,如果我們台灣人的民族性向韓國人一樣好強爭勝,對台灣自身文化認同感強烈,會不會比較不容易輕易被打敗?

崇洋媚外已經不是稀奇的事了,撇開大陸不談,許多名人都從國外紅回來台灣,才能受到重視,在文化界亦然。繞一圈回來實在對韓國人真沒什麼好感,他們總是自己說毛筆是他們發明的,漢字是他們高級的文字,更多時候我們在外地展出,歐洲人都覺得我寫的是日本字!到底是韓國還是日本還是中國,通常都是日韓在爭,中國保持沈默,台灣人感覺是往哪邊倒都可以,與世無爭。

這種事情,若是沒有靠教育部來重新發起課程,只會一直消弭下去,直到我們什麼也不必跟別人爭,但當他們翻漢字字典查詢如何書寫「高級」的漢字,竟然是我們平常用的字,這不是很弔詭嗎?是我們自行放棄?還是那真的也不算是我們台灣人的一部分?

20150605 calligraphy03

藝術家表現國家精髓,事事強調「日本正統」「韓國正統」,我們的「台灣正統」意識在哪裡?

最根本的癥結出在於教育部不重視,不覺得這是一項必須被保存的文化,大眾的文化認同感又極低,書法還未能像韓國,中國與日本一樣被當成普遍民眾修身養性與娛樂的節目,在與日本書法家和韓國書法家交流間,明顯可以感覺到他們非常堅持他們的作品所表現的國家精髓,俱有蘊涵在其中的國家文化正統性。

台灣經歷這麼多國家的殖民,移民,我們的書法風格當然和其他國家大有不同,但最令人感到富有價值的地方是:其他國家的書法家,全都必須要靠「查閱漢字字典」,才有辦法書寫文字,而我們使用的文字,恰恰好跟他們的「字典裡」的文字是一模一樣的,台灣和香港是亞州唯二仍保留正統漢字的地方。這同時也是他們覺得奇特的地方,因為他們不管怎麼樣,都在模仿我們。

女書法家董陽孜感嘆書法式微,毛筆被3C取代,應想辦法轉型保存老文化

之前女書法家董陽孜曾在中時新聞上號召大家重拾毛筆。因為有鑒於書法式微多年,在藝術界根本就是濱海一粒老貝殼那樣不被重視。在畫廊博覽會裡,多的是油畫與抽象畫,少有幾個藝術家的書法作品被展出。所以他感嘆「書法藝術式微。她形容書法線條宛若無聲樂章,邀請民眾前來欣賞,如果覺得好看,請回家重拾毛筆,再一次體會這歷史悠久的黑白藝術。」他也認為毛筆已經完全被取代,而教育部不支持是式微原因之一。

20150605 calligraphy02

只要有一成的人去思考這個傳統文化的價值,並告訴你身邊的人,這個一成,就不會只是一成

市面上有許多書法教育團體與數量稀少的雜誌在推廣,但都僅限於圈內人,其實也未能深入校園,從根本作解決,仍然停留在於老年人的休憩娛樂之中,書法作為老年的休憩娛樂固然好,但孩子更要理解,才不會造成世代斷層。

真的讓我開始了在私校教學的時候,才真正感受到這其實也帶著一點使命感。我們需要有一個開始,只要有一成的人去思考這個傳統文化的價值,並告訴你身邊的人,這個一成,就不會只是一成。我們需要這社會中的每一個父母,都能在上補習班之餘同時也告訴孩子,我們的國家文化同等重要,絕對不會因為有哪一個科目比較優先而調課,不用「嘲笑」的心態看待我們這些作文化的人,不用「看笑話」的心情去看待出國展覽的藝術家。因為普遍的大眾都認為,傳統文化其實也沒那麼重要,不懂作文化的人在堅持些什麼。

很多人第一反應通常是事不關己,顧好自己的薪水便可,誰還管什麼文化願景。

是的,很多人與你一樣都在奔波,不管你身處在什麼地方做什麼樣的職業,都有無奈,也有渴望。但在每個人所有煩惱的事情當中,偶爾也會想要為個小願望而努力,我們因為在國外看到了這些現象,覺得這個小願望這並非不得不,而是一個心甘情願的選擇。

看到韓國人的做法後,我開始只用台製商品,只看台灣偶像劇,開始學習台語。你以前最討厭的可能就是你最珍貴的也最能發揮的。身為文化人,我願意為文化努力,而這樣的努力,也需要大家的幫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鄭少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