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田文雄與小馬可仕會面,專家:日本發揮替美國強化與菲戰略合作的地位

岸田文雄與小馬可仕會面,專家:日本發揮替美國強化與菲戰略合作的地位
2月9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接待來訪的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相岸田文雄2月9日與菲總統小馬可仕會面,聯合聲明稱菲方可能接受日方提供的國防裝備和技術,和允許自衛隊可迅速至菲進行災害救援、人道支持的行動。專家認為,日本在區域戰略合作上發揮了替美國「補位」的角色。

文:向凌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月9日與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在日本首相官邸舉行會談,雙方希望深化安全保障合作。專家認為,日菲是共享戰略利益的國家,日本透過與菲律賓的戰略夥伴關係,可以發揮輸出美日同盟影響力的關鍵角色。

日本替美國「補位」強化與菲律賓戰略合作

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2月8日開始5天的訪日行程,這是他於去年6月就任後首度訪日。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月9日下午與小馬可仕在官邸舉行會談,雙方擬同意優化為災害救援、人道支持派遣自衛隊時的手續。考慮到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加強軍事活動的中國,雙方的會談也涉及深化安全保障合作。

岸田與小馬可仕在會談後的聯合聲明中提及,菲律賓可能接受由日本提供的警戒管制雷達等國防裝備和技術。有關日本提供菲律賓沿岸警備隊的大型巡邏船的據點設立,菲律賓感謝日本提供支持。此外,日本與菲律賓軍方為了增加演訓、訪問,兩國政府同意將協商成立新架構。

根據菲律賓的規定,他國部隊在其國內活動時需要經過複雜的手續,通過簽署優化手續的備忘錄,日本今後可迅速派遣自衛隊。此次日菲兩國把派遣目的限定為災害救援和人道支持,但將以備忘錄為契機,力爭增加兩國間的聯合訓練。

小馬可仕在出訪日本幾天前,與來訪馬尼拉的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簽署了《加強防務合作協議》(EDCA),將美軍能夠使用的菲律賓軍事基地數量從目前的5個增加到9個,其中包括與台灣距離很近的基地,這將對北京攻台計劃具有重要的震懾作用。該協議被視為美國有意加強在菲律賓的軍事部署,應對中國在南中國海咄咄逼人的活動。

台灣文藻外語大學東南亞學系教授顧長永表示,菲律賓與中國一直有領土爭議,加上中國近期在南中國海的挑釁活動激增,使菲律賓的壓力更大。

他對美國之音說:「在南沙群島一部分也非常靠近菲律賓的巴拉望島的外海那邊,非常非常接近它了,離菲律賓其實很近了,只有大概一百多海浬的位置了,他們(中國)把那個島嶼也擴大了,也填土造陸,也有一些軍事設施在那裡建立了,同時也驅逐了菲律賓的漁船,所以當然會引發菲律賓的抗議。」

小馬可仕在訪日前透露,他希望加強與日本合作,以確保南海的通行自由。他說:「我到日本的訪問至關重要,是更大外交政策事務的一部分,以建立更緊密的政治關係、更強大的國防及安全合作,以及持久的經濟夥伴關係。」

曾經長駐東南亞的台灣師範大學東亞學系助理教授黃自強認為,菲律賓的軍事與防務實力無法在南中國海主權爭議上與中國一較長短,因此菲律賓與日本強化防務合作就是基於現實的國家利益考慮,而日本也相對的間接扮演擴大美日同盟的抗中角色。他指出,小馬可仕與菲國前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的親中色彩不同,十分強調菲律賓在南中國海的主權,透過日本的協助能積極提升菲國海巡艦艇防務實力。

他說:「2014年,日本放寬武器出口禁令,允許向其他國家轉讓非致命性的防禦裝備。同時,日本國際協力機構和日本海上保安廳的合作項目包括對海岸警衛隊官員進行國際海事法、民事執法和國際海事戰略方面的培訓。這將使東南亞國家能夠保持對中國入侵的威懾,同時對危機升級的危險保持敏銳度。換句話而言,面對中國在東海灰色地帶戰術的挑戰,日本的經驗和能力正在發揮作用,以增強東南亞的海上安全能力。」

蔡裕明表示,在二戰結束之後,日本就長期為東南亞地區提供技術與發展援助,以外交與經濟強化與東協國家關係與合作,並以財政和技術支持東協國家解決氣候變化和自然災害的問題,因此日本一直是東南亞國家重要又信任的貿易和投資夥伴,與菲律賓、越南和印尼的合作關係尤其良好。

GettyImages-1246733987
Photo Credit: GettyImages
菲律賓總統小馬可仕(左)與美國防部長奧斯丁(右)

東南亞國家避免選邊與日美中均維持經貿合作

《共同社》2月9日報導,岸田文雄在與小馬可仕的會談中表達強化經濟支持的意願,並磋商連接菲國首都馬尼拉的通勤鐵路建設項目,以及為實現去碳化的能源領域合作。

日本《讀賣新聞》2月9日報導,日本將提供資金援助菲律賓整備基礎建設,對於菲國的鐵路計劃提供約3700億日元借款(約新台幣850億元),在2023年度之前將投資菲國約6000億日元(約新台幣1378億元)。

東南亞研究者黃自強博士表示,包括菲律賓在內,與日本關係密切的東南亞國家多半是新興民主國家,經濟發展仍屬開發中,在美中貿易戰的影響下十分困擾,因為這些國家仍希望與中國和美、日都維持良好的經貿往來。

他說:「日本一直是菲律賓的重要貿易夥伴,也是其重要的出口市場與進口的來源國之一,這次小馬可仕赴日本訪問,經貿議題也是其中的重點。印尼總統佐科威去年訪日期間,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同意提供印尼貸款,作為興建基礎設施與災害防治等用途。岸田文雄去年亦訪問越南,日本與越南在經貿方面互動暢旺,雙邊貿易持續成長。」

黃自強表示,東南亞國家不願意捲入美中強權的零和遊戲博弈,希望摒除國際政治經濟局勢的政治風險因子,讓「政治歸政治,貿易歸貿易」。特別是東南亞位置鄰近中國,所以菲律賓也希望先擱置與中國在南中國海的主權爭議,爭取更多經濟合作的機會。

在訪問日本之前,小馬可仕1月初曾經訪問中國。這是小馬可仕上任以來第一次出訪非東協國家,同時他也成為中國2023年正式放棄動態清零政策後,第一位入境到訪的外國元首。小馬可仕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強調,菲律賓奉行「獨立的」外交政策。菲中雙方簽署了一份包含14項協議的聯合聲明,中國承諾對菲國投資228億美元(約新台幣6862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