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撲殺政策上路滿六週年之際,勿讓「重啟撲殺」大開動保倒車

零撲殺政策上路滿六週年之際,勿讓「重啟撲殺」大開動保倒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我們邁向「零流浪動物」的過程中難免會出現陣痛期,而陣痛期的大小與長度,端視流浪動物數量是否能有效控制,只有從源頭管理,即搭配寵物登記、繁殖買賣管理、TNVR、嚴查棄養、落實生命教育等多元手段,才能真正達到治本的目的。

因此,事實上,雖然遊蕩犬貓攻擊野生動物的事件偶有所聞,但歸納對原生動物的生存與生態造成威脅與破壞的原因,主要來自於過度開發、污染、氣候變遷等人為因素,如果真要追究造成野生動物瀕危的元凶,當然非人類莫屬,絕不該讓被迫流浪的遊蕩犬貓成為代罪羔羊!

控制流浪動物數量並非只有重啟撲殺一途

零撲殺政策上路滿6週年,不可諱言當年未採取歐洲國家漸進式的作法,在2017年通過法案後,在部分縣市消極、怠惰觀望下,造成遊蕩犬數量在實施零撲殺前後,從2015年的12萬8473隻到2017年的14萬6773隻(+14%),因而衍生諸如人犬衝突、收容所爆籠、第一線人員壓力滿載等問題,但在政府以「源頭減量、改善收容、多元認養」原則,推動各項配套措施,特別是實施「TNVR」計畫,以絕育減緩流浪動物增長之後,到了109年,遊蕩犬數雖略升為15萬5869隻(+6.19%),但此統計數據表示無顯著差異(均落於相互之95%信賴區間),顯示在零撲殺制度實施後,遊蕩犬數量並無大幅增加,目前政府推動的犬隻族群管理工作應有發揮抑制遊蕩犬族群大量擴增效果。

「TNVR」的根本目的是減少流浪動物數量,在零撲殺實施後,成為控制流浪動物數量的主要手段,但「TNVR」要成功,必須達到區域結紮率大於75%並且持續維持,同時,要確保沒有未結紮的外來動物移入繁衍,換句話說,必須要做到地區性密集的絕育行動,才能真正減少流浪動物的整體數量。以新北市動保處長期全面實施遊蕩犬絕育計畫為例,新北市2020年的遊蕩犬隻為1萬1328隻,相較2018年的1萬2202隻已減少了7.71%,並預計2022年能再下降10%(2023年農委會將公布111年全國遊蕩犬隻數量調查推估結果)。再以新北市動物之家幼犬收容數量為例,自2016年至110年,5年間從2099隻暴跌至536隻(-74.5%),足以顯示若能有效實施「TNVR」,確可控制遊蕩動物數量。

當然,「TNVR」只是過渡性措施,要使台灣邁向一個沒有流浪動物的國家,最根本的依然是從源頭管理,然而,「TNVR」的成效並非立竿見影,在大家極力爭取零撲殺並獲得全面實施之後,農委會或各縣市動保單位已不能像過去一樣便宜行事,以撲殺來解決收容滿載問題,而是以源頭管理等提升動物福祉的角度來思考解決方案,在抑制流浪動物數量成長的同時,更可促使有關單位致力於流浪動物的源頭管控。因此,當我們一步步朝向好的方向邁進,就絕對不允許開動保倒車,讓政府相關單位、動保團體6年來的努力付之一炬!

流浪動物入所也能幸福找到遲來之愛

有關零撲殺政策實施後,礙於人力、物力與空間有限,使大量流浪動物進入收容所而引發環境惡劣、犬犬衝突等問題,部分野保人士認為這種形同無期徒刑的收容方式非常不人道,重啟撲殺能夠讓這些流浪動物早日獲得解脫。雖然,過度收容確實衍生上述問題,但是,農委會自103年起推動公立動物收容所轉型為動保教育場所改善工程,同時透過赴美國、英國、德國、日本等國家進行國際考察,企圖參考先進國家收容流浪動物的作法,自2014至2022年投入新台幣17.1億元經費鼓勵各縣市政府將原先被視為鄰避設施的收容所改建或新建為結合醫療、美容、訓練、認養、教育推廣等寵物相關服務的社區資源中心,讓原本「民眾進不去、動物出不來」的窘境,轉變成為「人進得來、動物出得去」的正向循環,截至目前已完成26處動物收容所改建、新建或修繕工程,得以想見,未來流浪動物收容所將不再宛若牢籠,而是等待點燃生命之光的轉繼中途。

以2022年4月4日台灣貓節正式啟用的全台最美動物收容所——台中后里動物之家為例,其整體建築空間以「認養轉運」、「教育宣導」、「觀光休憩」為三大核心理念,在建築設計上,採用圓弧曲線及剪紙藝術柔化冰冷印象;在籠舍安排上,首重採光與通風,並依據犬貓需求規劃不同的空間,如貓咪設有2種收容空間,一種是重隱私的獨立貓屋,一種是提供民眾與貓咪互動的大貓屋;同時建置會議室、視聽教室及犬隻行為訓練教室等功能性設施,讓「教育宣導」、「觀光休憩」的功能得以實現,讓流浪動物收容所不再是過去那陰暗、潮濕、擁擠,等待死亡的地方。

所謂「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倘對接受無期徒刑的囚犯進行調查,詢問他們是否認為與其面對無止盡的刑期,還不如立馬接受死刑比較人道?我想絕大多數的答案是否定的,好死不如歹活,只要活著就有希望,或許哪一天,被收容的流浪動物也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零撲殺」只是個起點,在我們邁向「零流浪動物」的過程中難免會出現陣痛期,而這個陣痛期的大小與長度,端視流浪動物數量是否能有效控制,只有從源頭管理,即搭配寵物登記、繁殖買賣管理、TNVR、嚴查棄養、落實生命教育等多元手段,才能真正達到治本的目的,想以重啟「撲殺」流浪動物來緩解瀕危野生動物受攻擊事件,或解決收容所爆籠問題,僅能收短期治標成效,不啻是讓遭受撲殺的健康動物白白犧牲!

印度聖雄甘地曾說:「一個國家道德進步和偉大程度可用他們對待動物的方式衡量」。台灣實施「零撲殺」政策,和德國、奧地利、瑞士、義大利、土耳其、印度、新加坡等國家擠身實施零撲殺國家之林,代表著國人對於動物保護普世價值的實踐及努力,即便尚未廢除撲殺政策的美國,在許多州不再施行人道撲殺且流浪動物問題趨緩之後,也將「零撲殺」訂為2025年全美收容所目標,代表著全人類對動物保護的觀念已不可同日而語。「零撲殺」政策實施後,雖然在過渡期間衍生了許多問題,我們也應該要呼籲有關當局正視與積極解決,特別是如何改善生態敏感區的流浪動物威脅野生動物問題,但請給「零撲殺」政策一點時間與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