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獨裁者到民選總統:前軍事強人為何能贏得奈及利亞選民的信任?

從獨裁者到民選總統:前軍事強人為何能贏得奈及利亞選民的信任?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國媒體均形容布哈里為前獨裁者或軍事強人,但奈國人自己卻深知布哈里的往績,以及危機當前國家所需要的領導;另一方面,布哈里已經揚棄獨裁思想,他說:「我無法改變過去,卻可以改變現在和未來。」

文:雅德

奈及利亞新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於5月29日正式上任,代表著奈國的新開始。

布哈里在奈及利亞是個家傳戶曉的政治人物。奈國政治的一個特點是軍人參政,自1960年從英國殖民統治獨立以來,其中28年由軍人統治,而且歷經了6屆不同的軍人政府;即使1999年國家重回民主憲政,1999到2007年的總統奧巴桑喬(Olusegun Obasanjo)依然是軍人出身。已屆72歲高齡的布哈里,其30多年的政治生涯也就是從他青年時代在軍隊的日子開始。

布哈里最為人所知的往績,是1983年底通過政變成為軍人政府的元首(Head of State)後,在執政20個月期間實行的鐵腕管治。布哈裡當時對大大小小違規行為包括貪腐採用的鐵腕(War against Indiscipline),在國民當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30年後的今天,這屬於全國的歷史記憶變成他競選總統的一筆可觀的政治資本。

布哈里實行的鐵腕管治,是要全面整頓社會秩序,其中包括嚴厲打擊貪腐;於是,前任政府的貪官污吏都要受到法律制裁,一個個被投進牢獄。當時受到嚴懲的犯罪分子還有持械劫匪、生產或銷售冒牌藥物商等。

不止干犯法律者必須受到懲治,連一般國民在日常生活中,若破壞秩序亦必須接受處分,而處分往往以體罰的形式(比如被棍打和做青蛙跳)即時進行。當時較為普遍而被處分的違規行為包括:不用行人天橋而亂闖馬路、等候公共汽車而不排隊、公務員上班遲到等等。

另外,為改善全國的環境衛生,政府規定每月最後一個週六早上封閉全國道路,即是說人人必須留在家中,首先為自家打掃清洗,然後左鄰右裡合力清潔鄰近的街道。在鄉村地區,不少村民習慣跑到附近的溪流大解,嚴重影響環境衛生,政府因而規定每戶必須設有廁所和浴室,以防止村民在戶外大解。

起初,大家都認為如此種種措施嚴苛;但是,當新政策的成果擺在面前,人們漸漸明白,鐵腕政策好比給病人服用的一劑特效藥,藥劑雖然苦澀卻能夠有效地治癒疾病。布哈里於1985年8月被政變推翻並關進牢獄,他的嚴厲政策也就戛然而止。

30年後的今天,奈及利亞變成個爛攤子。這30年間,無論是軍人或民選政府,都無法扭轉國家在急速下滑的趨勢。奈國政治、經濟和社會各方面的問題數不勝數,其中最關鍵、最嚴重、大家最痛恨的便是貪腐問題。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奈及利亞拉哥斯(Lagos)的一處布哈里(右二)競選海報。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貪腐在奈及利亞根深蒂固,甚至可回溯至英國殖民政府時代。已故奈國著名作家阿切貝(Chinua Achebe)其中一本暢銷小說《再也不得安寧》(No Longer at Ease,或譯《動盪》)便是描述故事主人翁—一個在英國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奈及利亞當殖民政府高級公務員的年輕小夥子—怎樣無法抵抗賄賂的大流,而最終只能夠同流合污。隨著時間推移,貪腐的形式變得多樣化,行賄受賄、裙帶關係、利益輸送等等不一而足。時至今日,奈國人所指的貪腐,主要是指公職人員大規模地挪用公帑,把國家財富轉到私人口袋。

奈及利亞是個既富有又貧窮的國家。富有,因為它有著得天獨厚的先天條件,既是非洲最大石油生產國,又擁有大量其他天然資源,包括天然氣、礦藏和農牧業發展的有利條件。

貧窮,因為大部分國民未能從國家財富中獲益,只能夠過著三餐不保的生活。數十年下來,奈國社會達成的一個共識是,獨立以來很長一段時間,國家領導層只顧謀取私利而罔顧大眾利益,大量國家財富都進了私人口袋,尤其是70年代石油價格漲升之後,國家豐厚的石油收入更加令政客、官員垂涎。

1983年底布哈里領導政變上臺厲打擊貪腐,就是要阻止貪腐繼續侵蝕奈國。可惜,不到兩年他就被推翻。在巴班吉達(Ibrahim Babangida)軍事統治下(1985-1993),貪腐變得體制化,並且進一步惡化。在阿巴查(Sani Abacha)統治年代(1993-1998),估計阿巴查本人就從國庫盜取了30至4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存在歐洲銀行裡;其後的民選政府一直試圖向阿巴查家族追回屬於國家的款項,事情至今仍未完滿解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阿巴查(Sani Abacha),1993到1998年間在位。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上樑不正下樑歪;如果國家元首可以如此明目張膽地盜取國家財富,政府機關和私人企業的情況可想而知。各種貪腐的伎倆已經是眾所周知,無需掩飾,比如各個政府單位的工程合約金額往往是工程公司實際收取金額的倍數,差額就進了有關部門領導的私人口袋。獲委任或通過選舉產生的公職人員,如國會議員、州長、州議會議員、政府成立的各個委員會領導,都是站在挪用公帑的有利位置;擔任公職往往是謀取私利的手段。

數十年來,貪腐問題一直阻礙著奈及利亞的發展;本來應該用於各種發展計畫的國家財富,很大一部分不翼而飛。據估計,1960到1999年間,有近4,000億美元從國庫中被偷去,致使國家發展停滯不前。看看一些影響著國民日常生活的例子,政府連生活必需品如水、電都無法供應國民所需,星斗市民只有自己張羅—如鑽井和用發電機—解決問題,又或者忍耐著缺水缺電。

政府對教育事業的投入極為低微,以至公共教育的素質大為下降,家長普遍認為孩子在公立學校既得不到什麼知識,亦學不到做人的道理;全國大部分城市環境衛生惡劣,垃圾隨處可見,因為根本沒有政府部門負責公共環境衛生。

奈國土地遼闊,但公路網甚為有限兼且陳舊,公路缺乏維修保養,因而出現坑坑窪窪,車程受到延誤,比如本來5小時的路程,得用上7小時才能抵達目的地。

1999年國家重回民主憲政後,雖然歷屆政府都有打擊貪腐的舉措,但是,由於政府本身未能夠與貪腐劃清界線,加上打貪似乎淪為打擊異己的手段,政府肅貪的公信力因而大減,結果是貪腐不降反升。縱容貪腐,即是上任總統喬納森(Goodluck Jonathan)的敗績之一;貪腐已經成為擴展全身的癌細胞,深深危害著奈國的命脈。

與貪腐問題息息相關的是,奈國政府綱紀廢弛,首先是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分立、互相制衡之理想狀態與現實相距甚遠。按奈國人的說法,行政機關把立法和司法機關放進了口袋,意思是立法和司法機關失去獨立性,只能夠做行政機關的附庸。第二,政府各個行政部門,或者高級官員為數不少的越軌行為或失誤,往往不了了之,責任性(Accountability)這個概念在奈及利亞似乎很薄弱。

2015年大選的一個明顯特點,是國民求變之聲不絕於耳;奈國人普遍意識到,只有改變國家領導層,讓國家元首樹立良好的榜樣,並帶領國家進行改革,奈國的重生才有希望。自1999年回復民主政體以來,今年是奈國首次出現政黨交替,國民對新總統有很大的期望。布哈里說:「我要在貪腐了結奈國之前先消滅貪腐」,他這句話很能夠代表奈國人的心聲。貪腐一直象鬼魅纏繞著奈及利亞,阻礙奈國的發展,奈國人已經無法再等待,惟有剷除貪腐,國家才可以健康發展,國民才有希望扭轉命運。

今年是布哈里第四次參選,前三屆的總統競選(2003、2007和2011),他都有參加。眾所周知,多年來奈國的選舉都揮不掉舞弊。今年選舉,一來國民對舞弊的警覺性提高,二來在先進科技的協助下,整個選舉過程的透明度增加,因此,舞弊的情況比前大為改善。布哈里等了12年,奈國人等了更長時間,等待一個把國家納入正軌的機會。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015年總統大選日,一位老婦人在投票前使用指紋辨識機確認投票資格。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布哈里廉潔奉公的往跡、一直強烈反貪的鮮明態度以及私人簡樸的生活,使他深受民眾愛戴。若要在前國家領導當中選出最為清廉的人物,毫無疑問,布哈里是不二之選。外國媒體均形容布哈里為前獨裁者或軍事強人,國外人士可能不明白為什麼「獨裁者」會贏得民眾支持,奈國人自己卻深知布哈里的往績,以及危機當前國家所需要的領導;另一方面,在現今民主憲政的年代,布哈里已經揚棄過去,改為擁抱民主原則。早前他自言已蛻變為民主主義者,他並說:「我無法改變過去,卻可以改變現在和未來。」

布哈里接手的政府可以說是個炙手山芋,上任政府的敗績累累,奈國政治、經濟和社會各方面的問題數不勝數,國家的命途陷入低谷。布哈里在就職演說時即表示國家面對困境,奈國經濟在國庫虛空、石油價格大幅下跌、漏油、外債累累等問題的困擾下變得千瘡百孔,呼籲國民團結一致,共同努力解決各項棘手問題。他指出,眼前急需解決的問題,包括「博科聖地」、尼日河三角洲的情況、電力供應嚴重不足、及年輕人失業;長期來說,則需要改善教育、醫療和基礎建設。

在新總統的帶領下,奈國人對新政府有很大的期望,希望國家可以掃除各種歪風邪氣,踏上健康發展的正途,從而改善國民生活。

(2015年6月3日寫於奈及利亞)

作者的其他奈及利亞第一手觀察: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