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獨裁者到民選總統:前軍事強人為何能贏得奈及利亞選民的信任?

從獨裁者到民選總統:前軍事強人為何能贏得奈及利亞選民的信任?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國媒體均形容布哈里為前獨裁者或軍事強人,但奈國人自己卻深知布哈里的往績,以及危機當前國家所需要的領導;另一方面,布哈里已經揚棄獨裁思想,他說:「我無法改變過去,卻可以改變現在和未來。」

文:雅德

奈及利亞新總統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於5月29日正式上任,代表著奈國的新開始。

布哈里在奈及利亞是個家傳戶曉的政治人物。奈國政治的一個特點是軍人參政,自1960年從英國殖民統治獨立以來,其中28年由軍人統治,而且歷經了6屆不同的軍人政府;即使1999年國家重回民主憲政,1999到2007年的總統奧巴桑喬(Olusegun Obasanjo)依然是軍人出身。已屆72歲高齡的布哈里,其30多年的政治生涯也就是從他青年時代在軍隊的日子開始。

布哈里最為人所知的往績,是1983年底通過政變成為軍人政府的元首(Head of State)後,在執政20個月期間實行的鐵腕管治。布哈裡當時對大大小小違規行為包括貪腐採用的鐵腕(War against Indiscipline),在國民當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30年後的今天,這屬於全國的歷史記憶變成他競選總統的一筆可觀的政治資本。

布哈里實行的鐵腕管治,是要全面整頓社會秩序,其中包括嚴厲打擊貪腐;於是,前任政府的貪官污吏都要受到法律制裁,一個個被投進牢獄。當時受到嚴懲的犯罪分子還有持械劫匪、生產或銷售冒牌藥物商等。

不止干犯法律者必須受到懲治,連一般國民在日常生活中,若破壞秩序亦必須接受處分,而處分往往以體罰的形式(比如被棍打和做青蛙跳)即時進行。當時較為普遍而被處分的違規行為包括:不用行人天橋而亂闖馬路、等候公共汽車而不排隊、公務員上班遲到等等。

另外,為改善全國的環境衛生,政府規定每月最後一個週六早上封閉全國道路,即是說人人必須留在家中,首先為自家打掃清洗,然後左鄰右裡合力清潔鄰近的街道。在鄉村地區,不少村民習慣跑到附近的溪流大解,嚴重影響環境衛生,政府因而規定每戶必須設有廁所和浴室,以防止村民在戶外大解。

起初,大家都認為如此種種措施嚴苛;但是,當新政策的成果擺在面前,人們漸漸明白,鐵腕政策好比給病人服用的一劑特效藥,藥劑雖然苦澀卻能夠有效地治癒疾病。布哈里於1985年8月被政變推翻並關進牢獄,他的嚴厲政策也就戛然而止。

30年後的今天,奈及利亞變成個爛攤子。這30年間,無論是軍人或民選政府,都無法扭轉國家在急速下滑的趨勢。奈國政治、經濟和社會各方面的問題數不勝數,其中最關鍵、最嚴重、大家最痛恨的便是貪腐問題。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奈及利亞拉哥斯(Lagos)的一處布哈里(右二)競選海報。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貪腐在奈及利亞根深蒂固,甚至可回溯至英國殖民政府時代。已故奈國著名作家阿切貝(Chinua Achebe)其中一本暢銷小說《再也不得安寧》(No Longer at Ease,或譯《動盪》)便是描述故事主人翁—一個在英國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奈及利亞當殖民政府高級公務員的年輕小夥子—怎樣無法抵抗賄賂的大流,而最終只能夠同流合污。隨著時間推移,貪腐的形式變得多樣化,行賄受賄、裙帶關係、利益輸送等等不一而足。時至今日,奈國人所指的貪腐,主要是指公職人員大規模地挪用公帑,把國家財富轉到私人口袋。

奈及利亞是個既富有又貧窮的國家。富有,因為它有著得天獨厚的先天條件,既是非洲最大石油生產國,又擁有大量其他天然資源,包括天然氣、礦藏和農牧業發展的有利條件。

貧窮,因為大部分國民未能從國家財富中獲益,只能夠過著三餐不保的生活。數十年下來,奈國社會達成的一個共識是,獨立以來很長一段時間,國家領導層只顧謀取私利而罔顧大眾利益,大量國家財富都進了私人口袋,尤其是70年代石油價格漲升之後,國家豐厚的石油收入更加令政客、官員垂涎。

1983年底布哈里領導政變上臺厲打擊貪腐,就是要阻止貪腐繼續侵蝕奈國。可惜,不到兩年他就被推翻。在巴班吉達(Ibrahim Babangida)軍事統治下(1985-1993),貪腐變得體制化,並且進一步惡化。在阿巴查(Sani Abacha)統治年代(1993-1998),估計阿巴查本人就從國庫盜取了30至4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存在歐洲銀行裡;其後的民選政府一直試圖向阿巴查家族追回屬於國家的款項,事情至今仍未完滿解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阿巴查(Sani Abacha),1993到1998年間在位。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上樑不正下樑歪;如果國家元首可以如此明目張膽地盜取國家財富,政府機關和私人企業的情況可想而知。各種貪腐的伎倆已經是眾所周知,無需掩飾,比如各個政府單位的工程合約金額往往是工程公司實際收取金額的倍數,差額就進了有關部門領導的私人口袋。獲委任或通過選舉產生的公職人員,如國會議員、州長、州議會議員、政府成立的各個委員會領導,都是站在挪用公帑的有利位置;擔任公職往往是謀取私利的手段。

數十年來,貪腐問題一直阻礙著奈及利亞的發展;本來應該用於各種發展計畫的國家財富,很大一部分不翼而飛。據估計,1960到1999年間,有近4,000億美元從國庫中被偷去,致使國家發展停滯不前。看看一些影響著國民日常生活的例子,政府連生活必需品如水、電都無法供應國民所需,星斗市民只有自己張羅—如鑽井和用發電機—解決問題,又或者忍耐著缺水缺電。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