阪急不能收支付寶,金管會站得住腳嗎?

阪急不能收支付寶,金管會站得住腳嗎?
Photo Credit:st3001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st3001CC BY SA 2.0

發生在網路的事情,金管會沒看懂,一但落了地,瞬間驚慌失措了起來。

昨日(1/23)晚間,多家媒體均報導金管會針對統一阪急百貨日前推出之「支付寶」付費服務,有違法之虞,應立即停止。讓我們先回顧一則2012年3月的新聞:

兩岸支付通 把台廠商機變大

文中提到:「金管會委員葉銀華以『園林借景』比喻玉山銀的支付通,可使台灣企業不必自己到大陸開拓市場,就可以透過平台做生意,降低到大陸設店的成本及風險,讓台灣產品設計、製造與生產都留在台灣,使經濟成長更有滲透性,『就像孫悟空的分身,散布到大陸市場打天下。』」

如果大陸消費者到台灣網站購物,可使用支付寶進行支付,何以陸客在台灣百貨公司使用支付寶付款,就觸及違反電子票證法的議題?銀行局的理由是,大陸消費者在台灣網站購物後,可用「支付寶帳戶」付帳,交易行為發生地在「大陸」,帳戶扣款地也是「大陸」,不歸台灣管。

原來對金管會而言,在台灣網站購物,交易行為發生地在「大陸」。

接下來讓我們進入重點,一條一條來釐清議題。金管會指稱阪急百貨接受支付寶違法所援引的法規為「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甚麼是電子票證?依據該條例第3條的定義,「電子票證:指以電子、磁力或光學形式儲存金錢價值,並含有資料儲存或計算功能之晶片、卡片、憑證或其他形式之債據,作為多用途支付使用之工具。」

請問長官,支付寶是電子票證嗎?在預先儲值再進行消費的情境下,是電子票證,但支付寶更多的交易是預先綁定信用卡或借記卡,再以即時扣款的方式進行消費,跟據報載,1月23日阪急共有3筆支付寶交易產生,金管會是否能確認其中均為儲值形式消費?

國內上至政府機關,下至媒體諸公,常有這個錯誤認知,把第三方支付直接當成儲值支付。

這次統一阪急使用的支付寶「當面付」功能中,消費者的手機無須連網,僅需打開支付寶錢包app,出示一組動態變化的條碼讓店員掃描,再由收銀機將資訊經網路傳回境外的支付寶伺服器,進行帳務處理,如果這些交易並非儲值,金管會如何主張違法?金管會於民國99年曾發函給經濟部,針對第三方支付業務進行解釋:

金管銀票字第09900374990號函:第三方支付服務係基於買賣雙方之實際交易後,透過銀行支付體系所為之代收轉付,並無涉及銀行法第 29 條所定吸收大眾資金之疑慮,故係屬一般商業交易支付形態,尚無制(訂)定金融法規納入金融監理之必要。

根據此函文,支付寶在陸客與阪急百貨間擔任實質消費後的代收轉付角色,再經銀行體系將款項由大陸清算回台灣的行為,應視為一般商業交易支付型態之一環。

再者,銀行局將統一阪急視為支付寶在台灣的特約商店,同時把負責技術及款項中介的藍新科技公司,一起貼上違反電子票證共犯的標籤,更是大大的謬誤。陸客使用支付寶付款後,帳單顯示的收款人其實是藍新科技,阪急本身應該沒有與支付寶簽訂特約商店合約。要依此做為統一阪急的違法事實,是有疑義的。

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第30條,針對違反該條例第十八條第二項、第十九條第二項規定,或非經主管機關核准簽訂該條例所規定之特約機構者,其行為負責人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藍新科技有協助支付寶吸收統一阪急為特約商店的事實,則有視為共犯的空間,但本案實際之特約商店為藍新科技,金管會似有擴大法條詮釋之嫌。

依照玉山銀行「兩岸支付通」與支付寶合作的產品架構,大陸消費者上台灣網路商店購物,使用支付寶付款,受款人將顯示為玉山銀行。據此,若藍新科技在當面付一案有擔任共犯之疑慮,則玉山銀行同屬幫助支付寶吸收台灣特約商店的共犯角色,金管會怎可獨厚銀行而打擊非金融業者?

藍新科技這次的角色,在跨境匯兌的部分,有較多可議之處。該公司應該是利用經濟部基於「資料處理服務業者受託處理跨境網路交易評鑑要點」所授予的雙向網路交易代結匯許可,來承做此業務,但經濟部所授予的業務範圍僅限於網路交易,是否適用於統一阪急百貨這種實體消費,目前國內業界有不同見解。

一說主張該交易是透過行動網路或網際網路將資訊傳遞至後端伺服器進行清算,應屬網路交易之範疇,另一說則主張交易本身為面對面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不應以網路交易解釋之。筆者的觀點較偏向後者,實體交易與網路交易不可混為一談,以行動網路技術進行的,實屬支付業務本身,因此可稱之為「網路支付」,但絕非「網路交易」。

即便該公司擁有的跨境網路交易代結匯資格無法適用於本案中,則其接受支付寶交付款項後,將款項經由銀行體系轉匯回到台灣交給統一阪急的行為,將回歸到銀行法及外匯相關法規的適法性討論。由於大陸匯出方已由支付寶依規定進行結匯,只要藍新科技在中轉過程中有如實將款項進行結匯申報程序,此部分應無違法疑慮。

最近國內業者正與金管會及經濟部針對第三方支付專法進行溝通,實體部分的交易更是重點議題,在這節骨眼上,支付寶硬生生落地開業,當局只能以威脅加勸導的手段要求業者停止業務,正凸顯台灣金融監理當局對新型態支付業務的無知,更遑論如何提供本土業者與外來競爭者一戰的助力。雖然統一阪急與藍新科技已經表示「尊重」相關主管單位的意見,先將支付寶功能下線,但還是要期待,何時政府單位能仔細針對相關問題進行實務面的深入了解,而非邀集一群學者一起高談闊論後草草了事。

相關新聞: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economy』文章 更多『John Wu』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