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什麼是「R&B」?看完這篇保證懂

到底什麼是「R&B」?看完這篇保證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年以來在學校上課,常會有同學問我很多問題或是交報告給我,而從這些問題或報告中,其實我都察覺到華文世界對於許多「不熟悉」或「較少見」的音樂類型,有許多偏見或誤解,然後代代傳承下來。尤其是從網路世代開始,那個「知識」的對錯分辨,反而比「知識」的取得管道要來得重要許多。

譬如,我們來看看美國靈魂樂巨擘-雷查爾斯(Ray Charles)在網路上的資料吧!

雷·查爾斯(維基百科)

但看中文的條目解釋實在是太危險了啊,因為英文裡頭根本沒有寫Ray Charles是R&B的「開創者」,中文就寫成這樣了,真是可怕。

同樣的,學校裡的同學也都知道,他的貢獻在於結合了黑人音樂兩大傳統 – 節奏藍調(R&B)與福音詩歌(Gospel),這種風格在六〇年代被冠上新的名詞「靈魂樂」(Soul),而且R&B跟Gospel在傳統上是對立的,因為演出的場合與歌詞內容上的取用不同。請聽我細說分明:

R&B(Rhythm & Blues,台灣翻譯成節奏藍調,香港翻譯成節奏怨曲)這個字,是1948年由Billboard雜誌的編輯Jerry Wexler說出來的(他1953年也加入了Atlantic Records製作唱片),在之前是更具歧視性的Race Music(種族音樂),而Race Music就是R&B音樂,不是Ray Charles創建的,更不是陶喆王力宏周杰倫那種才叫R&B。時至今日我們會將R&B當作一種統稱,那就是從Blues一路發展下來的「黑色」脈絡,所以說,Funk也是R&B、Motown也是R&B、Soul也是R&B,甚至更早的Rock ‘N’ Roll也是R&B的支線(R&B+Country的借用變種,後來又延伸到英國去發展),R&B是一整個的,只是有不同時代的R&B而已。台灣樂界大多會將R&B簡化為那種轉音唱腔,或是一些特定的節奏等,某種程度上來說都算是斷章取義。

而既然R&B來自於藍調(Blues),本來就有一種抒發情感與壓抑的感覺在裡頭,我在上課時常會開玩笑說,藍調類型的音樂,它們的歌詞幾乎都是「Crying Hungry」、「Crying Father」的(XD),也就是一開始沒有什麼叫做「快樂的藍調」。而R&B,也繼承了這點的特色,然後加以延伸,所以R&B的歌詞都很感官、很直接,講男歡女愛、小情小愛,甚至到後來都充滿了情色甚至是性暗示語句等等……當然,在當時以白人為主的美國社會中,自然會覺得黑人很沒水準,都講髒話,都好低俗野蠻之類的,有點像戒嚴時期在台灣的一些省籍情結或是國語與方言的使用禁用等,將語言分成高級與低級。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Jg5Op5W7yw]

然而在黑人社會中,音樂卻的確也存在著「世俗音樂」與「宗教音樂」的隔閡,所謂的「福音詩歌」(Gospel)就是如此。嚴格說來,Gospel不是只指美國黑人基督教教會裡頭的音樂,歐洲、非洲、中東、亞洲都有Gospel音樂,基本上就是指教會裡頭演唱的福音歌曲,但是因為從流行音樂發展史的角度來看,非洲裔美國人的教會中所發展出來的Gospel,的確有非常重要的特色與影響,所以現在大家都會泛指一些歌曲、唱法甚至形式叫做Gospel,即便不是基督徒也會大量地去運用或學習。

而這個特色是什麼呢?就是加入了強烈的藍調吟唱色彩,以及之前介紹過的「藍調/靈魂唱腔」,所以你聽美國黑人唱《Amazing Grace》,跟英國白人唱是截然不同的感覺,因為這原本就是福音詩歌,只是黑人演唱的時候,自然而然地「加了料」,將那個聲音帶入,譬如藍調轉音唱腔、呼喊與回應(Call & Respond)的領唱與和聲法、曲子裡頭所使用的和聲技法與節奏風格,都加了很多藍調的東西,這都不是刻意的、規定的,甚至連牧師在傳道時的激動口吻,彷彿在激勵信眾的那種氣勢,也都是自然的。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VXReRfZCM8]

所以,非洲裔美國人在教會裡頭唱藍調,在世俗裡頭的表演場所(絕對是聲色場所)也唱藍調,但是最大的差別在於-「歌詞」(Lyrics)!

在教會裡頭,你怎麼能唱出男女纏綿時候的感覺呢?你怎能跟上帝抱怨說這期農作物收成太差呢?你怎能說出昨晚我喝醉酒跑去河邊結果摔下去受寒得了感冒呢?你怎能在教會的場合裡頭埋怨你的老闆強迫你加班呢?你怎能在星期天早上,對著前排的女孩表達仰慕愛意呢…….所以在Gospel福音詩歌裡,大多都是聖經的詞句,或者即便是重新創作的也好,都是要表達敬仰上帝、感謝主的「正面能量」才是。

所以黑人常自己笑說,我們在週五晚上唱藍調(或節奏藍調),週日早上唱福音詩歌!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rEsVp5tiDQ]

而也就跟任何人類的社群一樣,在團體裡頭就會出現小團體,也會有觀念不同的人,有的比較開放,有的比較保守。而可以確定的是,因為節奏藍調「表演的場所」跟「歌詞的內容」緣故,就會有比較保守的黑人,覺得那種在聲色場所「上班」的歌手,尤其是女歌手,都是「水性楊花」、「下流淫蕩」、「戲子無情」、「不守婦道」之類的,在教會中就會受到排擠,自然,「R&B」也就是指那些「低級」「沒水準」的音樂了。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